【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乌丙安先生追思会:在线参与网址(2018年7月16日周一上午9时)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卫才华]艺术性与神圣性:太行山说书人的民俗认同研究
  作者:卫才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3-21 | 点击数:1373
 

摘要:艺术性与神圣性之间的互动关系是说唱曲艺传承的重要原因。太行山说书人通过一系列神圣性要素的构建,长期保持了说唱行业紧密的内部传承关系,并通过旧时的妙庄王、三皇等信仰,强化了艺人间的身份认同与行业规矩,绵延着盲艺人特有的生存智慧和文化感受。“神书”介于民间仪式生活和鼓书说唱之间,是传统时期和当下都非常有市场的说唱曲艺形式。太行山说书人在仪式信仰、礼俗生活,以及代际传承过程中表现出独特的社会互动意义和价值。

关键词:太行山;说书;民俗;神书

作者简介:卫才华,山西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山西太原030006)。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太行山说书人的生活史与礼俗社会互动研究”(项目编号:15BSH006)的阶段性成果。


  在长期曲艺传承中,说书研究得到很大的关注。民俗学、俗文学、历史学、音乐学、社会学等各学科,都围绕着民间讲唱的方方面面,做出了很有意义的成果,主要有以下特点:

  (一)从文学史层面,以讲唱文学为焦点,探讨说书与俗文学的生成机制。这些研究关注唐宋至元明清话本小说,特别是话本与历史演义小说、公案侠义小说之间的文体生成关系,也涉及鼓词、扬州评话、苏州弹词、敦煌变文、民间宝卷等不同俗文学体裁的研究。(二)从曲艺艺术层面,着力于对说唱艺术的发展历史、艺术特点、唱腔唱词等资料的搜集和记录。这些研究充分搜集整理了大量民间音乐、曲谱和唱词,较少梳理艺人与民俗生活的关系。(三)从社会史、文化史层面,将说书作为特殊的文艺活动,剖析说书背后宏大的历史特征和社会文化意义。近年来,一些学者对民间说唱曲艺等进行调查,更加重视对音乐人与社会史关系的探究。如对河南马街书会、山东胡集书会的调研也引起很多学者的兴趣。

  综合来看,这些研究深度探析了说唱曲艺丰富的人文内涵,但总体上忽视了对当下说书人仪式参与、信仰传说等生活特征的关注。另外,现在对说书人的研究大都集中在陕北、河南、山东等地。太行山一带丰富活泼的说唱传统和艺人群体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这里的太行山说书人以晋东南泽州、阳城、沁水、陵川、高平等地为主要范围,这些说书人以盲艺人居多,常年在一些以说书艺人为骨干的小型说唱团、歌舞团、八音乐团活动演出。具体调研中,我们不单以鼓书、钢板书、三弦书、四弦书、道情、琴书等曲种门类作区别,而是以说书人为核心,因为他们往往精通多种说唱艺术,很难用艺术类别来区分,所以这里用“说书人”为主要概念。说书人是一个以说唱谋生的、师承谱系非常清晰的艺人群体。在太行山区村庄里,说书人大都是男性盲艺人,为了谋生,多从事曲艺说唱,常常处于社会底层和边缘。说书人有时被尊称为“说书先生”,有时候叫“瞎子说书”,他们自称为“说书的”,其他乐器伴奏艺人被称为“弦师”“琴师”“弹弦的”。这里统称为“说书人”,既包括明眼人,也包括盲艺人。

  这里的“艺术性”是指说书人说唱曲艺的艺术特点,比如“神书”“口愿书”等特殊的文艺形式,既具有艺术表现特质,又是一种特殊的民俗文化现象。“神圣性”源于宗教学、哲学的分析范畴,涉及信仰神圣与世俗的精神追求问题,借用此概念,这里特指说书人区别于一般艺术所突出的文化感和仪式感,这种精神特质的延续,增强了说书人群体传承的意义和价值。

  德国哲学家、现代哲学人类学创始人之一舍勒说:“在神身上,人描述了自己。”因为,“人的生成与神的生成从一开始就是互为依存的”。艺术或文化中所陈述的神圣性这一事实表明,神性之于人性乃是一种生存价值论的设定或象征。这一设定或象征标识出人之存在的全部可能性和丰富性。艺术与宗教的文化哲学启发我们,人需要神圣性与艺术性的语境,来思考一种无限可能性和丰富性的生存哲理。这里集中讨论太行山说书人曲艺讲唱中“神圣性”的构建,思考这一传统如何为说书人这样一个充满苦难的艺人群体,找到文化传承的依据和意义。正是这种千百年的传唱,让这样的曲艺人扎根太行,并在政府公共文化建设和乡村民俗生活中,找到合理传承的路径。这种充满智慧的传承经验,是值得尊重和反思的。其中讲述的“神圣性”,让人们愿意以民俗的态度沿袭自己生活的过去和当下,形成一种深入人心的传统,因此神圣性使得说书人涉及更为广泛的礼俗生活,极富生命力,它与仪式的“生活审美”相连,与日常生活中“非常”意义的价值表述,紧密联系在一起。所以我们需要认真辨析说书人何以具有“神圣性”讲述传统,它通过哪些具体的仪式细节、历史讲述,根植于民众生活中,成为具有文化意义的一部分。

一、说书源起的神圣性:妙庄王、三皇会与东方朔

  说书源起的神圣性,讨论说书从何而来,为什么会讲?这种追溯反映了历史进程中说书人话语的深刻变迁。太行山区泽州四弦书的起源据说和妙庄王有关。妙庄王,也叫苗庄王,从戏文《三皇姑出家》看,苗庄王应该指的是妙庄王,和观音信仰相关。泽州四弦书艺人认为祖辈传下的敬书主要是敬庄王爷。据老艺人讲,妙庄王有三个女儿,三女儿书清是位盲人,庄王会拉弦,不仅教女儿拉弦还gei女儿做腿板。所以,说书人供的是书清娘娘,由于她是庄王的三女儿,所以也叫书清皇姑。通过故事情节看,“书清皇姑”的三女儿形象应该就是戏文中的“三皇姑”。

  民间传说都有大香山三皇姑出家的故事,三皇姑就是妙庄王的三女儿妙善公主,后来成为民间崇祀的观音。三皇姑出家和前面泽州四弦书艺人所讲的书清皇姑的故事,情节相似。说明了庄王和妙善传说以及鼓书说唱的内在关联。三皇姑就是观音,相关的故事在各类剧种中都有,有的叫《观音得道》《观音》,豫剧中又称为《大香山》。《搜神记》中视观音为神。记曰:“妙庄王有三女,长妙音、次妙缘、三妙善,妙善即观音大士。王令赘婿不从,逐之御花园,居之白雀寺,苦以搬运,极所不堪,旁役鬼力代之。王怒,命焚白雀寺,寺僧俱毁于焰,大士无恙如初。命暂之,刀三折;命缢以白练,忽黑风遮天,一白虎背之去。至尸多林,青衣童侍立,遂历地府,过奈河桥,救诸苦难。还魂再至尸多林,遇一耆硕,指香山修行。后,庄王病急,剜目断臂救之,尔时道成。空中现千手眼,故曰,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灵感观世音菩萨。”此记表明,当时的中原人士已把观音神化,而且有头有尾的编成故事广传民间。

  唐宋佛教变文流行,普明禅师创作了《香山宝卷》,记录观音香山成道的故事。到明清时期,众多的观音戏中,影响较大的是陕西人罗茂登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撰写的《香山记》传奇。戏文中故事情节与《搜神记》的记载十分相似。泽州四弦书所讲的三皇姑源自于观音妙善的相关传说。说书人将其改编传唱,巧妙地加入三皇姑的盲人形象和庄王制下四弦、腿板的情节,并作为行业神供祀,其核心是观音信仰的俗讲。调查看,鼓书书源分为南北两派,南派供的是妙庄王,北派敬的是三皇爷。由此看,同处晋东南太行山区,泽州四弦书艺人继承的是南派说书传统,与妙庄王相关,泽州鼓书艺人则属于北派传统,供祀三皇爷,相比而言,泽州四弦书的戏剧味道更浓。那么三皇姑和庄王究竟是谁呢?民俗学者发现:

  在华北,有千年流传的女神三皇姑传说盛行不衰。这位女神的身份,以隋文帝女妙阳公主、隋炀帝女南阳公主、千手千眼佛三说最具代表。在碑志等地方文献中,隋文帝女和南阳公主说居于主流;在民众口耳相传的故事中,千手佛的传说流传更广。地方正史中以南阳公主说最为普遍。根据历史记载,南阳公主因国破家亡、儿子被杀等一系列变故,遂有出家之念。南阳公主之所以能够列入《列女传》,也是因为她刚烈节义。这一出家过程虽符合正统的儒家思想,但并不是民间最为流传的说法。在口头传统中,三皇姑是千手千眼菩萨的说法广为传布。华北信众一般认为千手千眼菩萨原为妙庄王的三女儿妙善。而妙庄王所处的时代,有多种不同的说法。有的说不可考,有的说春秋时期,有的说是北周,有的认为就是隋朝。由此可知,庄王所指代的国君形象可能是南阳公主的父亲隋炀帝,抑或就是佛教中一个虚拟的帝王身份。

  无论是正史中的君王,还是佛教中虚拟的菩萨,三皇姑形象的寻检,对于说书人历史传承的把握非常有意义。还有故事认为鼓书源起与三皇、孔子、庄王有关。据说孔夫子周游列国,孔子把三皇所授的三弦拿给周庄王看,认为三皇乐器可以奏唱歌曲教化民众。庄王深受感动,舍弃王位,自制三弦唱大鼓说教,遂成为南派三弦祖师爷。此外,1987年上海采录的民间故事《说书人的祖师爷》,讲到李庄王传下“锣鼓书”,通过说故事教育人们,成为“大书”。皇后娘娘也讲故事,不用锣鼓也不唱,后来称“娘娘书”或“小书”,就是评话书。这不仅说明南派三弦以庄王为祖师爷,而且以故事化的方式再次表现了“君王与百姓之间的教化关系”南派三弦比北派要短,不够三尺三,最长不过三尺,因为这不是三皇亲自所授的,所以要短三寸多。有的在三弦上还刻有“教化四方”的字样。不论是南派北派对弹弦的师傅来说都非常尊敬,称为“先生”。因为这个三弦是孔夫子传下的,所以到今天南派传下来的鼓书老段子还有周庄王的这段故事,过去老艺人都说周庄王击鼓化民,还有人讲苗庄王击鼓化民,究竟是周庄王还是苗庄王说法不一。据说醒木就是周庄王传下的,醒木醒人耳目,艺人说:“此木周祖留,文武分龙虎,我辈上场用,其名曰醒木”。霍州三弦书艺人使用的醒木为枣木雕成的坐猴形状。据艺人讲,镇物是师傅传下来的,坐猴的造型喻意为“齐天大圣”,能够降伏一切妖魔鬼怪,在家户请书还愿时,都会先把它放到书桌前,才开始演唱(参见照片1)。

照片1:霍州三弦书艺人使用的坐猴形醒木

  沁州三弦书中有《妙庄访贤》的书词,叙述的更为详细:

  昔日里有个妙庄王,他生下三个女娥皇。大姐妙音天生俊,二姐妙玉也俊装。小三妙善人才好,如同仙女降下凡。大姐在朝阁招驸马,二姐许配状元郎。就数三姐人才好,修行学好入山岗。妙善主修行在香山寺,家撇下庄王不安康。一日想起三女子,一心访贤出朝纲。正行走在中途路,又遇见孔圣人周游列国转回乡。庄王曰:“先敬有礼拜孔子”,孔子曰:“后敬依礼拜庄王”。庄王曰:动问孔子你往何处?孔子曰:周游列国转回乡。庄王曰:你周游列国凭何艺?孔子曰:凭的道德和文章。庄王曰:你书留可有行多少?什么人家当头行。孔子曰:书留七十单二行,务农受苦当头行。庄王曰:有目人士农工商都能干,无目人该留在哪一行?孔子曰:虽然瞽者目不能识,他也能怀抱三弦串四方。一架三弦赐予他,四圪垯快板磨个光。一来叫顾身和口,二来叫讲述今古劝善良。庄王曰:三弦上边几个字?几个阴来几个阳?孔子曰:三弦上边是九个字,四个阴,五个阳。若问此字怎样翻?五六凡工尺乙合四上。妙庄王听了孔子训,不访贤女回朝纲,把三弦快板都置下,惊堂木磨了个光又光。三六九日王登殿,满朝文武站两厢。朝纲有事他不理,弹动三弦开了腔。王今日不谈别的事,为书者传艺走四方。让他们带着三弦走天下,讲说今古劝善良。说的是仁义礼智信,道的是三纲并五常。说书人本是庄王他留下,传于弟子串八方。这本是庄王访贤遇孔子,以理教化传世上。这本是庄王访贤一古段,流芳世上万古扬。

  山西武乡瞽儿腔老艺人有从祖辈传下来《孔子分行》的传统小段:“庄王问:“三皇济世万物昌,你给百家分行当,七十二行安排遍,无目之人分哪厢。”孔子答:“无目之人最恓惶,可背三弦走四方。赏给书板整四块,再赏一块做惊堂。”“三弦上边几个字”“九个字里分阴阳”“谁为盲瞽老师祖?”“盲瞽祖师苗庄王。”庄王听了孔子话,回宫开设盲人堂。从此盲人有活法,四海之内为书场。一般认为,“苗庄王是本地的一个君王”这一说法,与梨花大鼓流传始祖为“庄王”的说法基本一致,都是指“周庄王”而言。盲艺人的这类故事,表明在很久以前,这个群体就考虑过自己的生存方式,依靠自己的口和手,背上乐器奔走四方说唱。

  在太行山说书艺人中也有三弦书的历史。据说古时人皇有一个儿子是盲人,非常担忧。天皇建议每人给盲人一根弦,用来弹唱生活,于是天皇给了一根老弦,地皇给了一根二弦,人皇给了一根子弦,于是制成了三弦,供盲艺人弹唱。还有关于“甩板来历的传说”,说书人绑在左小腿上说唱时打击节奏的甩板,也称阴阳板。沁州三弦书老艺人相传,此板是“三皇爷”所赐。传说三皇爷最爱说书、唱戏、玩灯、打秋千。他有七块阴阳板,将四块分给说书人,其余三块分给唱戏的和板鼓相配,称为“挂板”。

  至于说书人和孔子儒家思想融汇的历史,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可以理解的是三弦书重要的人文意义是“讲说今古劝善良”。这种道德劝化,应该是“三皇”与孔子传说相结合的重要动因。盲人说书的民间曲艺发展史表明,到元明时期,圣恩堂(清代叫“养济院”)收容流浪艺人、乞丐、盲人,传唱道情、莲花落等故事,一些算卦的盲艺人,精通乐器和风水知识,也通过说书演唱谋生,逐步将当地小调和戏曲结合,演变为一些板腔体的说书形式,并逐步定型。清黄士珣《北隅掌录》卷上“养济院”记载:“院中瞽者,悉皆为三弦,唱南词(弹词)沿街觅食,谓之排门儿。按《西湖志余》:杭州男女瞽者,多学琵琶,唱古今小说平话以觅衣食,谓之陶真,大抵说宋时事,盖汴京遗俗也。”清《陕州志》卷二“病旅寓·瞽目堂”载:“乾隆七年十月间奉……政书中收养病旅教育瞽童诸事,堪可效法今捐银五十两,……善良名人贾质等董理,收养病旅,扶病而来医痊而去,所费药资饭食按季分发。又设立瞽目堂于城隍庙东,延请瞽师一名,每月给工银二两,撰成劝世良言数十篇,令瞽师在堂教习瞽童歌词,兼授星卜。可见历史时期官府就组织管理盲艺人,令其传播教化,说书劝世。那么宣扬孔孟的道德教育,很可能是盲艺人说书重要的文化依据。据关意宁的研究发现,陕北说书的艺人将自己的身份期望为出身地位崇高,或有别于常人,但意外遭难才成为说书艺人,这显示出艺人对自己身份定位上的矛盾,即出身高贵、地位低下。艺人为百姓尊重,但生活水平却相对较低,在旧时艺人大多是以半乞讨的方式谋生的,说书艺人认为自己跟神鬼界有一种天然的联系,具有举行信仰性仪式的能力。因而在传说中,多数艺人乐于将自己的身份定位为皇子,或文曲星下凡的状元。由此,三皇、庄王、孔子、盲艺人融合在一起的故事情节是有共通的文化渊源的,盲艺人或许有意建构孔子、三皇与艺人群体的独特关系,营造讲唱艺术的庄严性和权威性,强化盲艺人说唱是一种潜在的帝王宣教传统,讲述艺人生活的不平凡,通过神秘的鼓书说唱和仪式参与,展现出艺人群体独特的民俗互动能力。

  俗话讲唱戏的供的是高郎爷,说书人供的是妙庄王。从太行山说书人调研情况看,泽州四弦书属于南派书词,以妙庄王为祖师爷,太行山区大部分鼓书艺人则属于北派,所供的行业神俗称“三皇爷”,也有的叫“三皇圣母”,因此还形成了广泛的说书艺人的行会组织“三皇会”。关于三皇,各地不同,基本上都分为天皇、地皇、人皇,一般是指“天皇伏羲、地皇女娲、人皇神农”。高平鼓书艺人则称三皇为“轩辕上帝、神农炎帝、伏羲皇帝”。潞安三皇会中的三皇是指“天皇玉皇大帝、地皇武帝老阎君、人皇三教佛祖爷”。沁水县三皇会供奉的是天皇玉皇大帝、地皇地下阎罗君王、人皇是当朝天子。一般来讲以“天皇伏羲氏、地皇神农氏、人皇轩辕氏”为盲人说书行业神的比较多。

  旧时晋东南太行山沿线几乎各县都有“三皇会”,会期为每年的三月初三、五月初五、九月初九。沁县、武乡、沁源三县因为同属沁州管辖,同为三弦伴奏,所唱曲调相同,所以把三县的三皇会统称为“老州会”。据说老州会始于清顺治十年(1653),老州会的三皇会日期在五月端午。

  三皇会按地域和艺人活动范围划分,旧时武乡县有东西皇会,沁县有南北皇会,襄垣有东、南、西、北小北诸皇会。据老艺人回忆:清乾隆三年,潞安府的路占元(以说唱鼓书驰名上党)、董祥五(以算卦闻名太行)二人召集上党八县,即襄垣、壶关、屯留、长子、平顺、黎城、长治、潞城四十七个皇会的133个盲人成立盲人队,后易名为三皇总会,举吴、董为正副会首,下选八县四十七个皇会负责人为分会会长。之前说唱技艺高强的盲艺人,常年有邀请者,特别是家户要请书的“神书”,车接车送,赠米赠面,生活有保障,而艺低的盲艺人,有的只会吹吹打打,经常挨饿受冻,这些穷艺人每到一村,常到财主家户门前强行演唱,藉以解决吃饭和住宿困难。据说在道光年间,武乡县有一组盲艺人,在端午节这天,赶到寨坪村一家姓张的财主门前说唱,结束后张家并不招待茶饭,盲人们与他争吵起来,张财主令手下人强撵盲人离村,被欺辱的盲艺人上告于三皇会。会首查明事实后,发出鸡毛信,召集盲艺人设坛抽签,抽到红签者生,抽到黑签者死,然后约定日期,齐集于张财主家,砸门拆炕,摔盆打碗,最后抽到黑签者在张家大门上投环自尽。百十名盲艺人群集县衙告状,经乡绅说情,县官公断,出抚恤费赔偿盲艺人的误工损失,并招待闹事的全体盲艺人好吃好喝,才算了事。

  三皇会诸分会,传统为一年一次大集中。会址不定,凡在会者轮流接会,接会者家住哪里,就在哪里开会。开会日期各分会不一。但各皇会会期历年固定。如襄垣是农历五月初五,武乡县是三月初三。皇会期到,所有在会盲人自带行李,粮食(米麦各五升),在头年指定的地址集拢。皇会期间,会首或掌教是由上年公众推选的,任期一年,可连选连任,在新的掌教未选出前,一年一度的皇会仍由原选出的掌教和副官主持。老百姓称“瞎官”,大都由有威望的师傅担任,另有掌教指定的两名礼生,一个总管,负责后勤事务和六个头目,衙役头目只管站堂,掌刑襄助其事。会期一般为三天,要办三件大事,即审案、考试、说书。十大行规宣读完毕,人员到齐,诵冠文“盘古开天辟地,三皇治世安民”云云,接着唱十大会规:一不可扰行乱利,二不可行恨行人,三不可错行偏路,四不可仗瞽行凶,五不可私传流星,六不可盗物藏身,七不可爱财见小,八不可背师忘情,九不可不走正路,十不可无浅无深。违者,奉命重责四十不容。正副掌教入场后,全体肃立,向三皇爷行香,行香毕,入座。

  然后掌教升堂,头戴七品顶戴,公案后设太师椅,掌教坐稳后,礼生先站左右,肩下排站六名头目,其余与会盲人肩挨肩排齐,手持燃香,静听掌教审理公案。一是问有无违反行规,是否将算命的诀窍告知外人。二是有无外界欺辱,然后决定如何斗争。第二件大事是考试,主要由师傅考核徒弟的算卦本领,按成绩排出状元、榜眼、探花等名次,并分别给徒弟带脐儿的挂锣、平面锣、挂板,以区别等级。还有一项就是比赛说唱技巧,这是皇会期间最红火热闹的活动,期间说唱一概免费。最后师傅领本门弟子拜见各门师长,以求同行们的照应,皇会临终推选下年度皇会的掌教,确定下届接会者等有关事项。当时的三皇会有严格的行业规矩,管理说书艺人群体。如:

  武乡县引路人李老汉,状告会员李四孩在沁源县行书入户吃饭开风门时,误撞李四孩,四孩不容分辩将老汉推下台阶碰伤。“三皇会”会评断认为:李四孩不问青红皂白,仗势行凶,违犯了会规,应罚李四孩大洋三元,或打三百小板,任其选择。李四孩认罚出洋元了事。

  再如有人告会中人陈光宇在乡间偷了户家一条裤子,陈光宇承认确有此事,但那是三年前办的。“三皇会”会评断认为:不管时间多长,凡入会以后办的坏事,只要有人揭发,就必须依照会规论处。陈犯盗物藏身之规,应罚大洋两元或打小板二百个。陈因没钱,甘愿挨打,以遵会规。

  每逢会期,盲人聚在一起祭祀“三皇”。翼城县的三皇会清嘉庆年间在泰山庙成立,祭祀时要把三弦琴(每根弦代表一皇)置放在供桌上,以示敬三皇。关于三皇会与盲艺人的关系,大多是口传历史。近些年在山东文登发现的清代民间文献《三皇遗训》,为我们考察三皇会的历史提供了宝贵的文献线索。

  正文第一行题曰“三皇遗训”。其内容第一部分,先简述盘古氏、有巢氏、燧人氏治历纪、构巢居、食草木等开拓事迹;次讲述三皇即伏羲、黄帝、神农掌天地,以及五帝即少昊、颛顼、高辛、唐尧、虞舜画八卦以辨阴阳、造书契代结绳之政、尝百草、植五谷教民稼穑、造舟楫以济不通、盖房舍以御风雨、造冠冕而制衣裳等历史功绩;次讲述文王作《周易》六十四卦、周公作彖辞、孔子演《文言》、老氏论旨意等文化贡献。

  自“亘古三代”至“习礼仪之文”为第二部分。依次讲述“卖卜为生”之瞽者,有“天资惟善、心地忠诚”者,但也有“性禀愚顽、故违圣教者”。为防后者“积恶大,无由而治”,所以应遵从“汉子房公”所立规矩,集合瞽者,讲述三皇,温习历史;分齿序位,上行下效;道德超众者立为社官,违反会律者依规责罚;从而组成“庶同一家”的瞽者会社,以图改变瞽者的社会地位。

  自“每年三月三”至“凡丧亡事父母整赠重有丧者半之”为第三部分,讲社规、社法。其主要内容有二;其一,讲社官并职役人员的任职条件,主要侧重于道德和能力建设;其二,讲社规会律内容与处罚规则。

  本文以下自“唐贞观三年清渎收执”至结尾,记《三皇遗训》原持有人姓名及历次抄录时间和主持抄录人的姓名。

  文章认为自上古至中古,瞽者社会地位发生变化,由持琴瑟陪王者祭祀的社会上层,降为持琴行乞的社会下层。瞽者的经济来源随春秋后期“礼崩乐坏”而失去保障,于是沦落为靠讲唱谋生的底层人群。《三皇遗训》记载从“汉子房公”起,就曾“奏准汉高圣上”,使“皇帝救诏颁行天下府州县诸司衙门”,让天下“诸术艺人供养三皇,聚集会社,谈论阴阳之机、吉凶消长之理”,让天下瞽者遵守会律。这从民间传承的角度反映了汉时就已有瞽者讲述三皇的规矩,至唐代仍然有明确的瞽者会社的传统,并且有详细的结社规约和内容,其中的“十件”与三皇会的十条规矩很相似,从这点来看,我们能够看出太行盲艺人三皇会组织的历史,或许与这种汉唐以来就有的瞽者会社有重要的内在关联。

  值得注意的是,盲艺人不仅敬三皇,而且还和东方朔有关。山西高平鼓书艺人巩元儿讲了一则东方朔传盲人算卦的故事。

  古时候有个地方的人得罪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要放火烧这个城市。东方朔算出来这个城市要失火,为了破火灾,让老百姓正月十五都挂上灯,玉皇大帝在当天派太白金星视察,从天上看那个城市一片火海,以为失火了,事后才知道是东方朔出招解救。玉皇大帝很生气,派一只大鸟,去啄他的眼,东方朔也算出来了,就叫来个盲人,让盲人帮着看卦摊,鸟过来看见盲人已经是没有眼了,就走了,东方朔为了感谢盲人,就把算卦的本领传给他了,后来东方朔就成了算卦的祖师爷了。

  现在山西很少见到盲艺人和东方朔信仰的历史遗迹,在新绛县三皇会盲艺人除了供奉三皇,还尊东方朔为师祖,设牌位祭奉。山东一些地区现在仍然还留有东方朔庙宇,每年三月三、九月九有盲艺人占卜聚会,举行祭祀。传说山东胶东大鼓书的祖师爷就是东方朔。他足智多谋,精通打卦占卜,皇帝让他教四个盲人学算命,大徒弟很用心,成了算命先生,二徒弟较差,学得不太好,东方朔便教他说大鼓书,三徒弟更差,东方朔说,你去学推磨吧,四徒弟最差,什么也不会,东方朔便说给你两把刀你去“叫街”吧。东方朔也成为盲人崇拜的行业神,“最为人们熟悉的传说是‘东方朔是算命瞎子的祖师爷’。”东方朔传给盲艺人独特算卦手艺,让残疾人有生存的技艺,所以被称作“算卦人”的祖师爷。而三皇会和盲艺人的联系则突出三弦乐器与鼓书说唱的由来。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张琼洁]论民间故事价值的多层级结构
下一条: ·[戚晓萍]论民歌“花儿”在松鸣岩区域的活态传承
   相关链接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中国民俗学会:会费在线缴纳清单(2017年12月27日至2018年7月13日)
·民俗学家乌丙安:守候文化遗产的战线上的一名老兵·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5-6月受理)
·[杨利慧]恩师乌丙安教授的“天龙八部”·日本民俗学会会长德丸亚木发来唁电哀悼乌丙安荣誉会长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乌丙安走了 但他身后的民俗热不会降温
·我国著名民俗学家乌丙安教授逝世·讣告:著名民俗学家乌丙安教授逝世
·[毛巧晖]文艺民俗学·2018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招标选题方向(涉民俗学部分)
·《民俗研究》:2018年第4期目录·[毛晓帅]中国民俗学转型发展与表演理论的对话关系
·[黄龙光]民俗艺术田野调查与艺术民俗志书写·[常红萍 王亚军]民俗时空研究的本土化实践与转向:基于吉登斯时空理论的延伸
·[林安宁 唐培旭]师公面具艺术拍摄与民俗影像数据库建设探索·“学术期刊与民俗学学科发展”学术研讨会圆满召开
·[刘铁梁]感受生活的民俗学·[黛布拉·科迪斯]想象公共民俗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