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张晖]韩国蛇郎故事的叙事结构分析
  作者:张晖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2-10 | 点击数:1405
 

摘要:蛇郎故事是人类女子与由蟒蛇变身的男子结婚的故事,是在韩国全国范围内广泛流传的民间故事。根据故事的结尾,韩国蛇郎故事可分为夫妻离别型和夫妻再结合型。夫妻离别型是指人类女子触犯了不能将蟒蛇外皮给别人看的禁忌,最终与蛇郎分离的类型。夫妻再结合型是指人类女子触犯禁忌后积极地去寻找蛇郎,历经磨难后最终与蛇郎又生活在一起的类型。通过对这两种类型的结构分析,可以更加了解韩国蛇郎故事的特征,为中韩两国蛇郎故事等民间文学的比较研究奠定基础。

关键词:蛇郎故事;夫妻离别型;夫妻再结合型;表层结构;深层结构


  以蛇为素材的各类型故事在世界各地广泛流传,由此可见蛇对人类具有重大意义。蛇既是人类崇拜的对象,也是人类畏惧的对象。从古至今,蛇被韩国人视为具有神力的图腾动物,被作为保护家庭的家宅神、守护村子的村落神、掌管丰饶的雨神等供奉着。在此过程中衍生的与蛇有关的故事也根据传承集体文化性格的不同而不断地发生着变化。

  蛇郎故事是韩国蛇故事中的一个类型。故事中蕴含了韩国人对蛇的传统意识、韩国人希求的世界观以及对神异事物的态度等内容;因而,蛇郎故事不仅可以考求男女主人公的性格特点、不同处境的象征意义,还可以剖析异类婚、变身、探索等母题,以及考究故事中反映的社会价值体系等。

  蛇郎故事是韩国广为流传的民间故事,因而至今为止对它的研究也非常多。其中大部分是从蛇郎的象征性(徐大锡、郭义淑、申海镇等)、蛇郎故事的类型(黄仁德、李吉岱等)等角度进行的研究。这些研究虽为蛇郎故事的研究提供了不同的视角,但却不够系统、全面,而且对蛇郎故事结构的研究为数不多。基于此,本论文将通过探讨蛇郎故事是在怎样的思维结构下形成的,分析韩国蛇郎故事的叙事结构。

一、蛇郎故事的叙事结构

  《韩国口碑文学大系》、《韩国口传故事》等很多故事集中都收录了蛇郎故事。本论文中将韩国最具有代表性的故事集《韩国口碑文学大系》所载的蛇郎故事作为研究对象。《韩国口碑文学大系》收录的蛇郎故事可整理如下表1:

  表1中36个故事的讲述者均为女性,这说明蛇郎故事多由女性传承。一般来讲,男性多对历史人物故事、社会事件等津津乐道,而女性则更喜欢以家庭为中心展开的日常故事,尤其是幻想故事。蛇郎故事是蛇想变为人类的故事,属于幻想故事,所以其讲述者多为女性。

  36个故事中京畿道3个、江原道1个、忠清南道5个、全罗北道9个、全罗南道3个、庆尚北道7个、庆尚南道8个。由此可见,蛇郎故事是在韩国全国范围内流传的故事。

表1《韩国口碑文学大系》收录的蛇郎故事

  (一)类型分类

  《韩国口碑文学大系》收录的蛇郎故事的主要内容是:老奶奶生下的蟒蛇向三女儿求婚成功。新婚夜蟒蛇脱掉外皮变身成一名书生,书生将外皮交给三女儿并叮嘱她好好保管,但因三女儿的两个姐姐烧了外皮,导致三女儿与书生分离。以上内容在36个故事中基本上都是相同的。虽然部分故事中三女儿被动地接受了分离,但大部分故事中三女儿与书生分离后离家去寻找书生,并在探索的道路上克服种种困难,最终与书生相聚。显而易见,36个蛇郎故事最大的差异是故事的结尾三女儿与书生是否分离。本论文根据故事的不同结尾,将蛇郎故事分为夫妻离别型和夫妻再结合型。

  夫妻离别型是指三女儿触犯了不能将外皮给别人看的禁忌,最终与书生分离的类型。在离别型中,三女儿即使与书生分开,也没有去寻找书生。表1的36个蛇郎故事中,4、9、14、24、28等5个故事属于夫妻离别型。

  夫妻再结合型是指三女儿触犯禁忌后积极地去寻找书生,历经磨难后最终与书生又生活在一起的类型。表1的36个蛇郎故事中除了属于夫妻离别型的4、9、14、24、28等5个故事外,其它的31个故事均属于夫妻再结合型。即36个故事中夫妻再结合型有31个,约占总数的86%。由此可知,夫妻再结合型是蛇郎故事的一般类型。

  (二)叙事结构

  1.夫妻离别型

  属于夫妻离别型的蛇郎故事有4、9、14、24、28等5个。这5个故事的叙事段落如下:

  ①一位老奶奶生下一条蟒蛇。②邻居家的女儿们来看蟒蛇,只有三女儿称赞了它。③蟒蛇威胁老奶奶向三女儿求婚。④三女儿同意嫁给蟒蛇。⑤蟒蛇与三女儿结婚后脱掉外皮,变身成书生。⑥书生将外皮交给三女儿并叮嘱其好好保管。⑦嫉妒的姐姐们强抢并烧毁了外皮,书生闻到气味后不见了踪迹。⑧三女儿与书生分离。

  5个离别型的故事中,段落②、③脱落的情况比较集中。故事4、28中段落②,故事9中段落③,故事24中段落②、③脱落。段落②、③的内容为蟒蛇看中三女儿,威胁老奶奶向三女儿求婚。除去段落②、③,夫妻离别型蛇郎故事的叙事段落可再次整理如下:

  Ⅰ一位老奶奶生下一条蟒蛇。Ⅱ三女儿同意嫁给蟒蛇。Ⅲ蟒蛇与三女儿结婚后脱掉外皮,变身成书生。Ⅳ书生将外皮交给三女儿并叮嘱其好好保管。Ⅴ嫉妒的姐姐们强抢并烧毁了外皮,书生闻到气味后不见了踪迹。Ⅵ三女儿与书生分离。

  从上述叙事段落可以看出,即使没有段落②、③,也不妨碍故事情节的发展。从段落Ⅰ到段落Ⅵ,夫妻离别型蛇郎故事的主要人物蛇郎、三女儿都已登场。老奶奶生下的蟒蛇向三女儿求婚的内容,蟒蛇新婚夜脱掉外皮变身为书生后向三女儿交代禁忌的内容,三女儿打破禁忌与书生分离的内容都已出现。由此可见,上述Ⅰ到Ⅵ6个段落是夫妻离别型蛇郎故事的核心段落。

  本论文将同时具备6个叙事段落的故事24作为夫妻离别型的基本类型,其余4个故事可看做是在传承过程中因内容添加而形成的夫妻离别型的变异型。段落④中姐姐们都拒绝蟒蛇求婚,只有三女儿同意了,这说明三女儿具备不同于他人的识人目光。可能是为了强调三女儿的识人目光,故事4、9、14、28在传承过程中添加了段落②、③。下面详细阐述一下Ⅰ到Ⅵ6个核心段落:

  段落Ⅰ中老奶奶生下一条蟒蛇。以蟒蛇的形态出生是其不为人类的缺陷(缺陷1)。为了摆脱这一缺陷,蟒蛇要与人类结婚。

  段落Ⅱ中三女儿决定嫁给蟒蛇。三姐妹中两个姐姐拒绝了蟒蛇的求婚,只有三女儿愿意嫁给蟒蛇。求婚是蟒蛇想要摆脱自身缺陷、变身为人类的尝试(试图解决缺陷1)。三女儿与蟒蛇是对立的,因为三女儿是人类,而蟒蛇是动物,因此他们的结合是不合常理的。

  段落Ⅲ中蟒蛇结婚后变身成书生。蟒蛇与三女儿举行完婚礼后,在新婚夜脱掉了外皮变成了书生。蟒蛇变身为人类,摆脱了自身缺陷(解决缺陷1)。但是通过变身,蟒蛇并没有完全成为人类。不完全的变身致使书生再次陷入缺陷(缺陷2)。段落Ⅱ中三女儿答应了蟒蛇的求婚,所以在此段落中蟒蛇与三女儿结婚并实现了变身。

  段落Ⅳ中书生将外皮交给三女儿后叮嘱其要好好保管,不要给其他人看。书生为了完全变身为人类,向三女儿提出禁忌事项,此禁忌事项可看作是书生试图解决其不完全变身这一缺陷的手段(试图解决缺陷2)。段落Ⅲ中书生未完全变身为人类,因而段落Ⅳ中书生努力想实现完全变身。

  段落Ⅴ中三女儿打破了书生提出的禁忌,将外皮拿给了姐姐们看。姐姐们因为嫉妒妹妹的幸福生活,烧毁了外皮。在这一段落中,三女儿打破了段落Ⅳ中提出的禁忌。

  段落Ⅵ中三女儿与书生分离。离别是对三女儿打破禁忌的惩罚。在此段落中,书生想完全变身为人类的愿望彻底破灭(解决缺陷2失败)。

  根据上述各叙事段落的关系及意义,可将夫妻离别型蛇郎故事表层结构概括为:缺陷1→试图解决缺陷1→解决缺陷1及缺陷2→试图解决缺陷2→解决缺陷2失败。“缺陷1→试图解决缺陷1→解决缺陷1”中主人公是蛇郎,“缺陷2→试图解决缺陷2→解决缺陷2失败”中主人公是三女儿。故事中“缺陷”及“试图解决缺陷”虽反复出现,但分别含有不同的意义。“缺陷1”是指非人类蟒蛇的出生,而“缺陷2”是指不完全变身,因而解决缺陷的方法也不同。“试图解决缺陷1”的方法是蟒蛇向三女儿求婚,而“试图解决缺陷2”的方法是书生向三女儿提出禁忌事项。

  下面从通过仪式的角度分析一下夫妻离别型蛇郎故事的叙事段落。段落Ⅰ中蟒蛇出生,段落Ⅱ中蟒蛇向三女儿求婚,段落Ⅲ中蟒蛇与三女儿结婚后脱掉外皮变身为书生,段落Ⅳ、Ⅴ中书生向三女儿提出禁忌,但是三女儿却打破了禁忌。段落Ⅵ中三女儿与书生分离。因此夫妻离别型蛇郎故事的深层结构可以概括为:诞生→求婚→异类婚→变身→禁忌→离别。“诞生”是蛇郎与原来的世界分离的过程。蛇郎原来的生活空间并不是人类世界,通过诞生,蛇郎来到了人类世界。因此诞生相当于通过仪式的分离阶段。

  “求婚→异类婚→变身→禁忌”是蟒蛇变身为书生的过程,蟒蛇想通过变身,达到融于人类世界的目的。来到人类世界的蟒蛇,当然要变身为人类后才能在人类世界继续生活。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蟒蛇向三女儿“求婚”。三女儿同意后,蟒蛇与三女儿结婚,他们的结合是不合常理的“异类婚”。新婚之夜蟒蛇脱掉外皮“变身”为书生。蟒蛇通过“变身”成为人类,可以暂时在人类世界生活。但是如果想要在人类世界永远生活下去,必须完全成为人类。书生为了完全成为人类,向三女儿提出了“禁忌”,但“禁忌”最终被打破。“求婚→异类婚→变身→禁忌”这个过程就是通过仪式的阈限阶段(即中间的、过渡的阶段)。

  虽然书生为能融于人类世界做出了努力,但是最终因禁忌被打破,导致他的愿望不能实现。即书生在通过仪式的聚合阶段中失败,最终又来到分离阶段,书生与三女儿“离别”。总之,从通过仪式的角度来看,夫妻离别型蛇郎故事的深层结构是:分离→变身→分离。

  综上所述,夫妻离别型蛇郎故事的表层结构是:缺陷1→试图解决缺陷1→解决缺陷1及缺陷2→试图解决缺陷2→解决缺陷2失败,深层结构是:诞生→求婚→异类婚→变身→禁忌→离别。通过表层结构和深层结构的分析可知,夫妻离别型蛇郎故事是蟒蛇想变身成为人类,但因禁忌被打破而最终没能成功的故事。在离别型的故事中,通过蟒蛇的失败可以得知动物变成人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长久以来蛇一直是人类崇拜的对象,但是在夫妻离别型传承集体的意识中,与动物相比,人类更为优越,人类才是自然界的统治者。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程鹏]民俗文化产业化的三条路径
下一条: ·[雷伟平]上海当代三官神话的地方话语及其变迁研究
   相关链接
·[黄郁惠]缅甸蛇郎故事的历史起源探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