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伦珠旺姆]《格萨尔》圆光艺人才智的图像文本
  作者:伦珠旺姆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2-03 | 点击数:2110
 

  《格萨尔》史诗艺人用创造性的口头诗学和叙事才华创造、传承和传播史诗,他们是研究史诗产生、传播及发展演变的关键所在。

藏族《格萨尔》艺人的特殊类型:圆光艺人

  “史诗歌手”通常专指史诗演唱者,强调其史诗表演中的歌唱特征和音乐技巧。但是,作为活形态传世的藏族《格萨尔》艺人却较其他民族史诗艺人而言类型多样,青海果洛州就有“说不完的格萨尔艺人达哇扎巴、掘不完的格萨尔艺人格日尖参、画不完的格萨尔艺人阿吾嘎洛、看不完的格萨尔艺人才智”之说。其中,圆光艺人连同神授艺人、掘藏艺人三种,因其传统文化的来源直接而丰厚,更显分量。但即使是在藏族《格萨尔》艺人当中,圆光艺人也极为奇缺,现今在我国藏区寥寥无几。

  藏族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些圆光师。奥地利学者内贝斯基在1956年出版《西藏的神灵和鬼怪》,介绍了一位藏区男孩通神后,从镜子中看到图像的情景。法国藏学家石泰安也描述过一位叫桑姆塔的艺人,不仅会说唱《格萨尔》,还可以通过铜镜圆光预知未来。《格萨尔》研究界熟知的西藏昌都类乌齐人卡察扎巴·阿旺嘉措,是《格萨尔》艺人研究专家杨恩洪老师在西藏调查时发现的一位圆光艺人,他通过铜镜为人们算卦、占卜,并借助铜镜抄写《格萨尔》达十多部,其中《底嘎尔》于1987年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1994年,圆光艺人卡察扎巴·阿旺嘉措不幸离世。

  近年来,《格萨尔》史诗研究人员在青海省果洛州甘德县发现了一位年轻的圆光艺人。和圆光老艺人卡察扎巴·阿旺嘉措相同,他也是借助铜镜抄写《格萨尔》。多杰桑布是1972年生人。据说他11岁时偶然得到一部《格萨尔·霍岭大战》,从此与《格萨尔》结缘。他按照铜镜图像显示已记录《格萨尔诞生》、《格萨尔祈祷词》等八部书籍。2014年7月,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青海省《格萨尔》史诗研究所联合组成学术鉴定专家组,赴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对果洛地区30多名《格萨尔》艺人进行学术鉴定。期间,多杰桑布展示了圆光中显现的格萨尔唐卡。

  1967年出生于青海省果洛州久治县一个牧民家庭的才智是新近发现的一位重要的圆光艺人。才智为第十世格日活佛。1980年,果洛州久治县隆嘎寺寺主贡嘎群培活佛梦显瑞兆,次日问卦,据卦像显示最终认定才智为格日活佛的第十世转世灵童。1989年,阿迪达杰寺的临时主持图才活佛把第九世格日活佛的衣钵、坐骑马鞍、整套帐篷等传给了才智,从此,第十世格日活佛(才智)正式成为阿迪达杰寺的寺主。如今,第十世格日活佛才智不仅是藏传佛教宁玛派阿迪达杰寺和嘎杂寺的主持活佛,而且还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隆嘎寺的主持活佛,成为藏传佛教各宗派和谐共存的典范。

  才智活佛的圆光能力来自祖辈遗传。据说,他的祖辈曾远赴西藏拜一位活佛为师,接受了灌顶传承,获得圆光能力,传承至他已是第五代。9岁时,他叔叔将祖传的“圆光镜”交付与他,希望他有朝一日能继承父辈的事业。21岁时,才智在青海果洛隆噶寺噶玛加扬活佛和空行母桑丹拉姆门下得闻圆光秘法,在修习《格萨尔仪轨》和《度母仪轨》等之后,圆光技能日臻娴熟,以圆光秘法预言了很多已知和未知的事情,声名鹊起。

  2007年7月,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科研人员前住果洛州进行调研,从果洛州格萨尔研究中心主任、著名《格萨尔》研究专家诺尔德处获知才智的情况,立即对他进行了访谈。经鉴定,确定他为《格萨尔》史诗圆光艺人。在2009年7月中旬举行的果洛州建政五十五周年暨《格萨尔》研究基地成立大会上,州政府授予才智“优秀艺人”称号。2009年9月,应全国《格萨尔》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邀请,才智到北京参加由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出版总署等部门主办的藏族作家阿来《格萨尔王》新书全球首发式,才智用独特的圆光说唱方式向来宾和国内外300多家媒体表演了《格萨尔》的说唱,受到广泛赞誉。目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人员已经将他作为重要研究对象,对他从圆光中看到岭国格萨尔时代的各种生活场景和故事情境,以圆光方法说唱《格萨尔》史诗的“圆光之谜”进行科学分析和研究。至今,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格萨尔》抢救、保护与研究”课题组已经录制了他说唱的《格萨尔》史诗录音六十余小时。2012年9月,西北民族大学举办“史诗艺人进校园暨圆光艺人眼中的格萨尔唐卡展”活动,展示了才智活佛近年来依圆光显现图像,请次成尼玛、孙文彬等5位画师画出的四十多幅格萨尔唐卡。同年12月,“青海果洛《格萨尔》艺人成果展暨圆光中的《格萨尔》史诗艺术展”在北京西藏大厦举行,展示了根据才智活佛圆光显现图示制作的120余幅绘画作品,专业模特现场表演了包括18套格萨尔王妃服装在内的22套服装。

  自此,在借助铜镜抄写、说唱《格萨尔》的基础上,铜镜显现图像并加以绘制这样一种全新的《格萨尔》史诗传承方式浮出水面。

圆光术与圆光艺人才智

  才智活佛依圆光显现的图像源于藏族古老的圆光术。“圆光术”作为一种历史久远的占卜方式,曾经在印度、汉地、藏区广泛流传。在由神巫结合构成的藏族本土宗教——苯教中,有一种以“占卜吉凶”为主要社会职能的“恰贤类”巫师类型,其占卜方法多样,如依据解开带结是否顺利、掷骰子看单双数、辨动物肩胛骨裂纹、使用念珠单双数等,或通过观察某种现象,如“扎巴”便是借助铜镜、水碗及拇指上圆光中出现的影像为人趋吉避凶、解决难题、预知未来、考察各种吉凶征兆。所以说,借助铜镜、水碗及拇指上圆光中出现的影像辨吉凶、测未来是许多苯教巫师常用的方法。

  现存的圆光秘法来源于佛教密宗核心,由圆光者修炼而成。圆光者需要先天的业果和誓愿,还必须通过后天的学习和修炼方法获得此项本领。在修炼时,圆光者要依靠出世间本尊和世间护法神如吉祥天女、度母、格萨尔王等指示,修习宁玛派尊师龙钦·热绛巴·止美沃色(1308—1363)的《光明圆光导释》、曾被清朝敕封为“慧悟禅师噶尔丹锡图呼图克图”的格鲁派大师赛赤·丹白尼玛(1689—1722)的《白度母法门中圆光占卜修法》,以及宁玛派居·米旁大师的《格萨尔大王圆光占卜仪轨》等仪轨念诵密咒,获得神力和圆光目。据说,看到的东西由于圆光目等级的差别而有显示神预、暗示、文字、图像等形式的区别。

  众所周知,藏族信奉原始宗教“万物有灵”基础上的灵魂“六道轮回”,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制度由此显示出不可言说的神秘性。但是,“圆光术”的掌握者与《春秋·易经·爻辞下》记载的开创文明神祇——伏羲的神性角色大体相同:“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伏羲制八卦、做甲子、立礼教、造干戈、钻木取火、为物虫鸟兽命名等等,被誉为科学大神、文化大神、哲学大神、音乐大神、宗教大神。圆光者同样需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三界,知晓诸如藏族大小五明等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方可施法。历史表明,伏羲等早期文明创造者是千千万万劳动者的智慧和勇敢的化身。20世纪60年代初,在佛学修持方面达到极高成就的桑德活佛圆寂,由于当时的复杂形势造成活佛法体丢失。时隔多年,沧桑巨变,在幅员辽阔、渺无人烟的果洛寻找活佛的法体无异于大海捞针。2006年,信徒们求助第十世格日活佛才智,才智活佛用规范的程序举行了圆光仪式,寻访小组按照才智活佛圆光显示,开始挖掘,后经证明确系桑德活佛的灵骨。现在,供奉桑德活佛灵骨的灵塔,成为当地重要的宗教活动场所之一。这一事例足以说明才智活佛作为有经验的本土知识持有者的智慧。圆光者借助的铜镜则和其他艺人所使用的水碗、白纸等特定载体一样,具有集中精力、凝聚和择取大脑文本影像诸功能。

  在书写文字产生之前,“图像”是最古老的表现传统根源。正如傅修延在《先秦叙事研究》中所言:“在未摸索出用文字记事之前,为了突破时空的限制,古人尝试过用击鼓、燃烟、举火或实物传递等方式,将表示某一事件的信号传于异地;发明过结绳、掘穴、编贝、刻契和图画等手段,将含事的信息留于异时。”因此,任何材料都适宜于叙事。如罗兰·巴特所言:“对人类来说,似乎任何材料都适宜于叙事:叙事承载物可以是口头或书面的有声语言、是固定的或活动的画面、是手势,以及所有这些材料的有机混合;叙事遍布于神话、传说、寓言、民间故事、小说、史诗、历史、悲剧、正剧、喜剧、哑剧、绘画(请想一想卡帕齐奧的《圣于絮尔》那幅画)、彩绘玻璃窗、电影、连环画、社会杂闻、会话。”在当今的社会与物质环境中,图像包括素描、写生、油画、广告画等各种画像和雕塑、电影电视画面、时装等一切可视艺术品。机器工业的进步,使图像叙事的边缘地位得以改善,“图像”无处不在,已然成为人类生活中又一个关键词。才智活佛源于藏族古老圆光术的《格萨尔》图像文本自然也成为《格萨尔》史诗界又一新的研究课题。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世萍】

上一条: ·[江帆 陈维彪]锡伯族的活态史诗
下一条: ·[朱凌飞 胡为佳]从“文本”到“本文”的田野阐释
   相关链接
·[丹珍草]《格萨尔》文本的多样性流变·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2018中国青海《格萨尔》史诗系列活动在青海成功举办
·“三大史诗”保护成果公布 搜集整理工作基本完成(CCTV-13 新闻直播间,2018年5月26日)·[杨恩洪]西藏格萨尔说唱艺术抢救始末
·[诺布旺丹]《格萨尔》史诗的集体记忆及其现代性阐释·[丹珍草]《格萨尔》史诗的当代传承及其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
·[李连荣]百年“格萨尔学”的发展历程·杨恩洪:《民间诗神——格萨尔艺人研究(增订本)》
·史诗《格萨尔》藏译汉项目正在进行,预计2018年底完成·[钟进文]藏族《格萨尔》在土族和裕固族中的流传与变迁
·[王治国]《格萨尔》史诗文本传承的互文性解读·电影《英雄格萨尔》拍摄工作启动
·史诗《格萨尔王传》已录制近6000小时·把格萨尔王放到评书里
·[杨洪恩]重温历史——著名格萨尔说唱艺人扎巴抢救始末·诺布旺丹:《艺人、文本和语境:文化批评视野下的格萨尔史诗传统》
·著名藏学家次旺俊美辞世·[高蕾]探究《格萨尔文库》与《奥德赛》对英雄不在家之“家”的描述
·迈向戏剧与文化表演事件的诗学·[韩伟]《格萨尔》史诗原型系统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