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张悠然]“生命树”与古埃及来世信仰
  作者:张悠然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1-25 | 点击数:1154
 

      内容提要:“生命树”是古埃及信仰体系中重要的象征符号,也是埃及宗教典籍和墓葬壁画频繁出现的元素,表达埃及人对来世的种种想象。然而,埃及学界对“生命树”的研究仅止于材料的搜集整理,缺乏对这一形象的发展脉络和其在来世信仰中的象征意义的探讨。本文试图整合考古、文本和图像材料,分析“生命树”这一象征符号自古王国到新王国时期的扩散过程,对“生命树”在来世信仰体系中的作用做出阐释。


塞内杰姆墓壁画,底比斯墓葬1 号(约前1294—前1213)

       对树的崇拜在古代文明中极为普遍,常见于美索不达米亚、以色列、印度、伊朗与埃及等地。 古埃及的信仰体系中树的内涵尤为丰富,自古王国到托勒密时期,“生命树”一直是墓葬文献和图像中最基本的元素,埃及每个诺姆( nome)都有各自的圣树崇拜列表。在古王国时期的《金字塔铭文》中,就有对“生命树”的详细描述,自新王国开始,“生命树”常以女神形象出现,为死者提供来世所需食物、水源和保护。“生命树”是古埃及来世信仰中复活观念的核心象征。

      当我们整合“生命树”相关的典籍、图像和考古材料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虽然“生命树”崇拜自古王国时期就有了考古和文献资料的证据,但是“生命树”的图像表达是在新王国时期突然且大量地集中出现,将“生命树”拟人化的形象成为典型的样式。本文将从古埃及人来世信仰发展的角度,分析这类象征符号广泛应用与宗教典籍自上而下扩散的关系,对这一现象进行探讨。

      一 复活神话与“生命树”

      “树”这个词在象形文字中转写为 nht,,限定符号为一棵小树,如果将这一限定符号换成“房屋”(pr)的符号,则可表达“庇护、掩蔽”之意。这正是拥有高大树冠的树木在气候炎热的埃及可以提供的重要功能;多种树木的果实更是埃及人生活中常用的食物和药品。埃及人的花园一向树木繁茂,不仅日常居住的房屋周围设有花园,墓葬和神庙前面也有宽阔整齐的花园或林荫大道。可见树木在埃及人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植物。

      在宗教典籍之中,奥赛里斯的复活神话作为一切复活神话的基础,蕴含了“生命树”原初的功能和意义。在古埃及庞大的神祇系统中,奥赛里斯是其中最为长寿、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位。“他是所有复活之神的原型,这些复活之神死去,只是为了再一次复活。”简要地说,这是一个贤王被害最终复活的故事。奥赛里斯继承了父亲盖伯( Geb)的王位统治埃及,他登基后实行的统治措施将埃及人从缺吃少穿和远离文明的野蛮生活状态中解脱出来。他教会埃及人认识土地上出产的各种果实,为埃及人制定法律,教他们尊敬神灵。奥赛里斯发现了小麦和葡萄酒,促进了农业的发展,也让人民更加敬畏他。然而,这样一位贤王却被嫉妒他的弟弟塞特( Seth)谋杀。塞特计划周详,先按照奥赛里斯身体的长度做了一个精美的匣子,命人在一次宴会上抬上来,并说哪个人躺在里面最合适便把匣子送给这个人。宾客们逐一躺进箱子里却发现没有一个人的身材适合,奥赛里斯躺进去后,整个身子都能够在棺材里舒展开来。突然间情势骤变,全体宾客冲过去把匣子盖上,一些人在外面钉上钉子,另一些人用熔化的铅来封口,此后他们把装有奥赛里斯的匣子扔入河里漂进大海。

      这匣子在叙利亚海岸的毕布洛斯城( Byblos)漂上岸来,竟是有一棵大树从那里茁壮生长,将匣子完全包住。那里的国王见这树挺拔茂密,便将它砍下来做了房梁。奥赛里斯的妻子伊西斯自从听到奥赛里斯被害的消息后,一直拼命寻找丈夫的尸首,当她赶到毕布洛斯时,那棵树已经被砍下来做了房梁。她现出原形,向国王乞要那根房梁,并剖开木头拿出了匣子。随后,在伊西斯出发到布托(Buto)去看她的儿子荷鲁斯( Horus)之前,她把奥赛里斯的棺木藏在隐蔽之处,但是塞特于一个月明之夜发现了这个匣子,他把奥赛里斯的尸体分成 42块,抛散在埃及全境的各个诺姆中。随后伊西斯和奈芙缇丝( Nephthys)一起踏遍埃及寻找奥赛里斯的尸体,“她们的悲痛哀悼也成为埃及人关于悲伤最神圣的表达”。当她们把奥赛里斯的尸块找齐拼回人形后,又将他制成木乃伊下葬。此后奥赛里斯的坟墓中长出一棵无花果树,树冠庞大,枝叶婆娑,恰恰可以笼罩奥赛里斯的尸身,“这棵圣树即是奥赛里斯不灭生命的可见象征”。神话的结局中,奥赛里斯和伊西斯的儿子荷鲁斯长大成人后,为奥赛里斯复仇,成功地从塞特手中夺回王位,成为上下埃及之王,而奥赛里斯也得以复活,成为冥世之主。父子二人分别为冥界之王和人间之王,这就是后来一代一代的死去的国王与继任的国王的神化形象。

埃及壁画冥神奥赛里斯

      这个神话对“生命树”的形象进行了高度浓缩和升华,其治愈、保护与庇佑之力在神话中都得到了充分展现。这种治愈力量在医学纸草中也有所体现 ,比如无花果树可以被用来治愈多种疾病,是古埃及人实施医学魔法的重要工具。此处笼罩奥赛里斯的大树正是圣树为神和人提供保护的源头。随着奥赛里斯崇拜的不断发展,奥赛里斯墓中长出的圣树逐渐成为独特的象征符号。

      出于对奥赛里斯的崇拜,埃及各地都有所谓“奥赛里斯墓”,每个祭祀场所都有圣树用于让神的巴鸟栖息。阿拜多斯( Abydos)、孟菲斯( Memphis)和赫里奥波利斯( Heliopolis)都是奥赛里斯崇拜盛行的地方。菲莱( Philae)则有一棵雪松被作为奥赛里斯的“生命树”,根据普鲁塔克的版本这是奥赛里斯灵魂的栖息之地。而迪奥斯波里斯 ·帕尔瓦( Diospolis parva)的一处墓葬中,奥赛里斯墓被置于柽柳的荫蔽之下。 D神话中那棵包裹着奥赛里斯棺木的树,据说立在丹德拉( Dendera)的奥赛里斯南神殿中;而其中盛着奥赛里斯鹰隼头木乃伊的棺木被描绘成“嵌在树中”的样子。 E所谓“奥赛里斯墓”,是一种以土堆覆盖墓室,又在土堆上种植树木的设计,这也是一种对创世神话中原初之水中出现的土丘的模仿。塞提一世( Seti I)在阿拜多斯为纪念奥赛里斯而建造的墓葬是其中非常典型的一个。整体建筑全部被土堆覆盖,周边有 6棵树,都植于至少 15米深的树坑中。树坑边上的近半圆形的围墙用砖和石灰岩块垒成,里面有柽柳和针叶树的遗存。 虽然各地圣树种类各不相同,然而考虑到各个诺姆的圣树崇拜自有差别,“生命树”的广泛门类也当属自然。

      与复活神话紧密相连的重要习俗之一是每年制作奥赛里斯小圣像的仪式。这是一个将奥赛里斯看作“树神”的仪式,弗米卡特 ·马特纳斯( Firmicus Maternus)、普鲁塔克都描述过这种仪式。简要地说,人们将松树砍下挖空,用挖出的木料雕成奥赛里斯小像,然后将这小雕像如埋尸体一般埋葬在树的空洞中,这正是一种埋葬奥赛里斯的假想。回归树木长眠的圣像正如死者回归母亲的子宫,而子宫里正孕育着下一场复活。生命流转不息,最终还是要回到最初之地。这样的圣像会在树洞内保存一年,新的一年就要把它取出来烧掉,制作新的圣像。这正是奥赛里斯神话衍生出的对复活的无数演绎中的一种。

      “生命树”崇拜的内涵在奥赛里斯神话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并在宗教典籍、民间习俗和考古材料中得到反映。古王国和中王国时期对“生命树”的描述基本集中在宗教典籍之中。鉴于宗教典籍一脉相承的特性,古王国时期的《金字塔铭文》和中王国时期的《石棺铭文》中的“生命树”可以联系起来考察,以便与新王国时期图像上的变化做一对比分析。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孟令法】

上一条: ·[朱靖江]二郎神崇拜与祆教“七圣刀”遗存比较研究
下一条: ·[李浩]论隋唐五代民间信仰仪式的整合
   相关链接
·古埃及历法与“二十四节气”惊人相似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