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7-8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译著译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译著译文

[佐野贤治]以“乡土”为方法——“幸福”的科学·民俗学
  作者:[日]佐野贤治   译者:张昌昌 程亮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1-24 | 点击数:1743
 

摘要:本文选译自日本神奈川大学教授佐野贤治的新作《宝从田中来》(宝は田から)第一章以“乡土”为方法。作者重新梳理柳田民俗学的乡土研究方法,指出柳田民俗学作为经世济民之学,通过研究“常民”的乡土生活文化发现连结传统与现代的共通性生活意识。与近年来日本民俗学的相对封闭不同,柳田民俗学较早提出了世界民俗学的构想,提倡国家间的民俗比较。而脱胎于该构想的“世界常民学”,立足本地,放眼世界,是匹配地方知识与普遍知识,带领人类通往“幸福”的科学。

关键词:乡土;常民;幸福;柳田民俗学;世界常民学

作者简介:佐野贤治(1950-),男,日本静冈县人,文学博士,日本神奈川大学历史民俗资料学研究科教授。(日本神奈川横滨,2218686)


图1 柳田国男(右)与涩泽敬三(中央)在川口湖畔(1949年涩泽史料馆提供)

  柳田国男较早时候就已经提出世界民俗学的构想。我们所处的现代社会不能说是幸福的,持续不断的战争一直给人类带来着不幸。无论身处何时何处,人群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日本民俗学将之称为“常民”。“常民”之间跨越地域了解彼此的日常生活,虽属不易,但却是通往“幸福”的道路,也体现出民俗学的有效性。今日的信息技术不断发展,跨地域“常民”研究的可能性日益加强。本文将依托神奈川大学日本常民文化研究所国际常民文化研究机构近年来的研究成果,重新梳理柳田民俗学,并探讨世界常民学研究的可能性。当今社会,地域、国家、世界彼此相连,我们必须认识到自己所处的原点。因此,本文也将探讨近代设立的,作为乡土单位存在的“县”的民俗意义。

  “经世济民”之学——柳田民俗学与日本民俗学之异同

  柳田国男认为,民俗学不仅在探讨“日本人与日本文化是什么”,也在回答“日本农民为什么很贫穷”,是一门实现幸福的经世济民之学。作为民俗学者,柳田国男1926年在《家之光》一文中说道,“人们只学习有用的学问,但实际上却并不认为可以用它改良整个社会。有余力者,须以助他人之心阅读思考,否则后一代人便无法比这一代更幸福”。同年,日本东北地区岩手县的童话作家,宫泽贤治提倡将农民的日常生活升华到艺术高度,并在《农民艺术概论概要》中表达出与柳田相似的观点。宫泽说道,“没有世界整体的幸福,就没有个人的幸福”。

  柳田民俗学成型的20世纪30年代,不仅受到明治维新以来近代化产生的矛盾影响,也受到世界性经济危机影响,日本农村地区频繁出现歉收。尤其是日本东北地区,所见之处一片凋敝。二二六事件的起义部队里,中心人物安藤辉三大尉的绝大部分部下都出身于贫困的农村。虽然农民占日本总人口的大多数,但他们的不满,并没有得到政府的重视。于是军部势力取代政府抬头,并将日本引向了海外侵略之路。日本民俗学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中确立了发展方向,并在柳田国男《民间传承论》(1934)、《乡土生活的研究法》(1935)中写明。我们可以将柳田民俗学的志向理解为:经世济民(思想)为主体,温故知新(学问)与知行合一(实践)加以协助(图2)。

图2 “经世济民”与柳田民俗学

  另一方面,战后的日本民俗学作为单独的一门学科,积累了大量的民俗志以及研究成果。但是近年来,日本民俗学界却逐渐陷入封闭,不仅丧失原本的社会性,也失去学术活力。日本民俗学在确立自己近代科学属性的过程中,为了拥有历史学,文化人类学等学科的同等地位,失去了柳田民俗学经世济民的目的与志向。宫本常一曾在日本进行“行走·观察·询问”之旅,是最后一位能够指导农业经营的民俗学者。他认为民俗学应该与改善民众生活相结合,并批判专业化的学院派民俗学,而自己则将研究重心放在了民具学与生活学上面。

  战后的日本民俗学与柳田民俗学共同发展,虽有较多重叠,但并不相同。在全球化浪潮中,传统的研究视角与方法已经不能把握当下人们的生活。笔者提议,重新回到柳田民俗学的原点思考日本民俗学的活化与再生之路,以应对现代社会高龄少子化与环境恶化等诸多问题。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井口淳子]中国北方农村的口传文化
下一条: ·[朱丽娅·史密斯]从混沌到启蒙——欧洲龙的自然史(上)
   相关链接
·[萧放 邵凤丽]祖先祭祀与乡土文化传承·[岳永逸]庙宇宗教、四大门与王奶奶
·走进多彩民俗 助力幸福成长·[李占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代道德价值探究
·[石圆圆]乡土书写的“诗性”之辩:从宫本常一的田野调查谈开去·[徐俊六]乡土社会献车仪式的民俗学考察
·[王晓葵]中国“民俗学”的发现——一个概念史的探求·岳永逸:平常老是感叹的“天哪,老天爷”,猛然耸立在了我面前
·[岳永逸 蔡加琪] 庙会的非遗化、学界书写与中国民俗学:龙牌会研究三十年·潘鲁生:乡土文化根不能断
·杨豪中:新农村建设还需保存乡土文化精粹·[岳永逸]教育、文化与福利:从庙产兴学到兴老
·[曹荣]生存性智慧与乡民日常生活的实践逻辑·[徐新建]“乡土中国”的文化困境
·[郭新志 陈志骢]正统与乡土:三山国王神祗信仰流播·[阎明]“差序格局”探源
·[熊威]放下城市的傲慢与无知·[苏力]较真“差序格局”
·[汪欣]若非乡土,如何非遗·讲座║ 李松:价值与方法——乡土社会的文化保护与可持续发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