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不是故事,而是活下去的精神”
——独家专访中国神话学会副会长刘亚虎
  作者:刘亚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29 | 点击数:545
 

   中华创世神话诞生于蒙昧时代,是中华文明的源头,蕴藏着祖先对自然和世界的原始认识及丰富的想象,包含着“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的民族精神。

  在中国神话学会副会长刘亚虎看来,“正如古希腊神话之于欧洲文明,创世神话也是中华民族之魂,是支撑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所在”。

  一把“万能钥匙”

  神话“不只是说一说的故事,乃是要活下去的实体与精神”,是“神圣故事”,是支配我们的“信仰”

  解放周末:说到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大禹治水、精卫填海等神话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但一提到“中华创世神话”,许多人可能会一脸茫然。

  刘亚虎:普通百姓知道的中华创世神话都是个别的、有趣的故事。其实,中华创世神话非常丰富,包括汉族和55个少数民族的创世神话,不仅包括天地日月、山川河流等自然世界的产生,也包括人类起源、社会国家和家庭及各项文化发明方面的内容。但是,汉文古籍记载支离破碎,没有经过系统梳理,难以从整体上把握它的全貌。此外,中国的传统文化经过演变,变成了儒释道等伦理性超强的一种文化,神话传说甚至变成封建迷信,这样一种经世致用的文化形态逐步湮没了源头上的神话。

  解放周末:也就是说,我们很多人对创世神话的了解是片段式的,那么从整体上审视创世神话,它的脉络究竟是怎样的?

  刘亚虎:我最近阅读了古籍里大量与创世神话相关的叙述,感觉从历史中可以发现一个逐步完善的创世神话模式。

  从最早的说起。根据历史学者的注疏,中国古人对宇宙形成的思考,大概始于传说中的伏羲时代。在《周易》“传”里,出现了宇宙形成叙事结构,即《系辞上》中的一段话:《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段话一般解释为:生生之易的太极,运转中生成阴阳两种属性的物质,两种属性的物质不断分化、组合,又产生了“四象”和“八卦”。由此,物质世界成型。

  周以后,《老子》描绘了“道”创生万物的过程: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即:“道”孕育混沌未分之气,混沌之气内含阴阳二气,阴阳二气运动形成天地,阴阳二气相合生出的和气产生万物。

  若干年后,另一位道家代表人物庄子领悟到天地精神会萌生创世造物的非凡之人,首提“造物者”一词(《天下》)。其中谈到了始创世造物者伏羲的出生,并称他与女皇(或即女娲)结为夫妇,生下四子(四神)。他们遵循阴阳参化法则开辟天地,混沌宇宙从此两分。

  由此,滋生万物,首先孕育创世之神。由阴阳而两性,伏羲与女皇(女娲)结为夫妇生了四子,共同造地造天。祖先神创世,配对创世,家庭创世,显露出浓浓的中国文化气息。

  再接下来,原创秩序宇宙空间倾侧毁坏,四神造了天盖,但向旁倾斜,用五色木的精华作了加固或撑牢,失衡宇宙得到重整。帝夋安排日月的运行,共工氏制定了记日的十干、计年的四时。从天时到人时,秩序宇宙经重整与再造终至完成。

  解放周末:关于中华创世神话的诞生,普遍认为,由于原始时代生产力落后、征服自然的能力不足,才产生了这样的想象。

  刘亚虎:原始人由于生产能力的低下和智力的贫弱,对于自然宇宙的由来是不可理解的。他们只能以贫乏的生活经验为基础,进行想象和揣测。于是,便产生出这种创世神话。所以,关于天地开辟的神话,各民族的早期几乎都普遍存在。

  远古时代,人们无法掌握科学工具来解释世界,但是他们手里有一把能够解释一切的“万能钥匙”,那就是神。古人的科学基本上是经验性的,能用眼睛看到的东西,比如天文、地理现象,古人看到的不比我们差,甚至对大自然的认识比我们城市人更加全面,但是他们找不到科学原因,解释原因的时候就用神来解释。

  解放周末:随着社会进步、科技发展,神话会逐渐消失吗?

  刘亚虎:我信奉社会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的话,即神话“不只是说一说的故事,乃是要活下去的实体与精神”,是“神圣故事”,是支配我们的“信仰”。

  黑格尔也有一句名言:“手段是一个比外在合目的性的有限目的更高贵的东西。”人们为着某种实用目的而创造的神话形式,本质上也具有一种超越其目的的功能,后人还可以传承它的精神,延续它的叙事。

  中华创世神话主要解释和描述天地开辟,包括世界和万物的形成,它说明了人类的起源、民族的由来、民族的融合,甚至民族国家的雏形诞生。最重要的是,它包含“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的民族精神。

  区别神和人的,是美德而非神力

  道德是中国神话中的重要元素,其中真、善、美尤为重要。每个人都需要遵循严格的道德标准。神被描绘为被人模仿的具有高道德标准的典范。令神之神圣、有别于人类的是美德而不是神力

  解放周末:神话是信仰的产物,而信仰又是经验的产物,不同地区的人们所处的地理和气候条件不一样,经验也不一样,故而有了极不同的神话。东方的神话与西方的神话相比,有哪些不同的面貌?

  刘亚虎:拿中国的神话与希腊神话来作对比,能发现好多点不同。

  首先,看神话的演变。中国神话演变的主要走向是历史化,如盘古和女娲的故事,明明都是中华创世神话的一部分,然而中国古代有些文人则将其视作历史,女娲氏竟被视为伏羲之后的皇帝。

  中华神话的历史化,源于中国是个史学发达的国家,中国的官家记史开端特别早,然而上古之时史料缺乏,唯一可借重的只有神话,于是将部分神话当作历史增删修改,这就使中华神话过早地历史化。

  与此相反,古希腊神话演变的轨迹则是历史神话化。产生于神的时代与英雄时代交接期的荷马史诗,其神话色彩掩盖了史实。人们普遍认为史诗所写的纯属神话,于是,一些史实被罩上奇异的神话色彩,与中华神话的演变大相径庭。

  接下来,你会发现中国神话与希腊神话的思想是不一样的。

  盘古站在天地之间成为支柱支撑起天地,当盘古死后,他的身体和四肢,变成了五岳,他的血液变成滔滔江河。而他身体的其他部分成了星星、土地、道路、植物等。在某种程度上,盘古牺牲了自己创造了今天的世界。

  由此可见,我们的民族精神和文化已深深烙印在这些创世神话中。道德是中国神话中的重要元素,其中真、善、美尤为重要。每个人都需要遵循严格的道德标准。神被描绘为被人模仿的具有高道德标准的典范。令神之神圣、有别于人类的是美德而不是神力。

  相反,希腊创世神话中的基本精神是对于权力而不是道德的追求和崇拜。希腊神话中的众神急切地提高自己的实力,巩固自己的地位,因为只有拥有最强力量的那个才能成为众神之王。然而,众神之王无法过上舒适的生活,因为总是有人试图推翻它。权力的追求是个人英雄主义的反映,体现在众多文学作品中的个人英雄主义在希腊文化中产生了深远影响。

  解放周末:尼采曾说过,希腊神话之所以深入人心,一个重要原因即诸神被人化。希腊的神与人一样,有缺憾也有七情六欲。因此,希腊人很容易从神话中找到对应的精神支撑。对于这样的看法,您怎么看?

  刘亚虎:这种看法有一定的根据。古希腊有一则著名的神话,讲述一个金苹果的故事:在英雄佩琉斯同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婚宴上,主管争执的女神埃里斯要送给参加婚宴的女宾客一个金苹果,上面刻着“给最美的女神”。赫拉、雅典娜、阿弗洛狄忒这三位美丽的女神为了争夺这个金苹果而相持不下。最后天神宙斯决定请一位人间少年帕里斯来决定谁是这个金苹果的得主。

  三位女神各给了帕里斯迷人的许诺,天后赫拉许诺权力和财富——统治大地最富有的王国;智慧女神雅典娜许诺智慧和勇敢——成为最有智慧和最刚毅的人;爱与美之女神阿弗洛狄忒(相当于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许诺的是最大的快乐和幸福——拥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妇人做妻子,获得最美妙的爱情。帕里斯选择了爱与美之女神的馈赠,把金苹果给了阿弗洛狄忒。这个神话正说明了爱情在希腊神话里的重要性。

  中华神话里其实也有情感因素,但知道的人不多,影响并不广泛。如楚人《九歌》里的《山鬼》《湘君》《湘夫人》等篇章,仍保留了情爱的基本主题和浓烈意味。《山鬼》里,那位风情万种的山鬼与情爱有关,甚至可能是楚地司情爱的“阿弗洛狄忒(维纳斯)”。在诗中,她被塑造成一个含睇宜笑、温婉多情的女神。她“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身披石兰外衣,腰系杜衡飘带,亲手采了香花,带来送给“所思”。)可是,“所思”却迟迟不来,深情的她不免夹杂哀怨:“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怨恨我的公子,惆怅忘却归返,也许你会思我,想来又没空闲。)最后,在暮色下陷入无边的思念之中。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2017年07月21日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从鲍勃·迪伦到霉霉 聊聊乡村音乐的前世今生
下一条: ·马盛德:非遗保护如何更好地“走进现代生活”
   相关链接
·[毛巧晖]社会秩序与政治关系的言说: 基于过山瑶盘瓠神话的考察·[沈玉婵]从《长生宴》到《神话与史诗》:杜梅齐尔的东方神话研究
·[刘文江]西北民间祭祀歌中的神话范型、典型场景与主题·[姚新勇 周欣瑞]“南方”的发现,双重二元对立话语逻辑,百年中国神话学
·[雷米·马修]昆仑山在先秦中国文学中的象征意义与现实之美·[毕旭玲]20世纪前期海外学者中国神话传说研究述评
·[高有鹏]关于神话重构与尧舜“禅让”神话的真相问题·[胥志强]现象学神话理论概览
·[张多]宇宙科技、宇宙观与神话重述——从嫦娥奔月神话到探月科技传播·[张多]遗产化与神话主义
·[张洪友]约瑟夫·坎贝尔:好莱坞帝国的神话学教父·[郭佳]顾颉刚大禹神话传说研究与“层累造成古史说”的提出
·【讲座预告】段晴:神话与仪式(北大,2018年3月14日周三15:10)·蚩尤形象溯源
·【讲座预告】段晴:神话的跨域性与地方性(北大,2018年3月7日周三15:10)·[李斯颖]壮族蚂虫另节仪式起源神话的探析
·[刘宗迪]中国神话“没谱”·[闵艳芸]中国上古神话 我们的文化基因
·[雷伟平]上海当代三官神话的地方话语及其变迁研究·2017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少数民族神话数据库建设”开题报告会综述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