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关于中国民俗学网指阅微站APP停止更新的说明   ·[专题视频]中国民俗学百年记忆   ·从中国民俗学百年记忆到德国经验文化学阐证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王璞琇]两种传播观视野下的奥巴马卸任演讲
  作者:王璞琇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11 | 点击数:286
 

主编推介:本期新青年王璞琇,女,山西大同人,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艺术学专业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艺术传播学、艺术学理论。本文从传递和仪式的传播观出发,分析了美国的政治讲演案例。这种思路对民间叙事研究有启发意义。


  引言
 
  每四年一次的美国总统选举、执政者更替总是能够获得全球的关注,除了美国自身的经济强国地位本身就引人注目这一原因之外,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原因更在于在政权更迭相关的事件与诸多传播规律相符合,呈现出传播内在的特征,并运用了有效的传播手段。
 
  自19世纪传播成为公共话语开始,美国文化中便呈现出两种不同的传播概念:一种被称作传播的传递观(a transmission view of communication),另一种被称为传播的仪式观(a ritual view of communication)。传播的传递观认为物品、信息甚至观点、政见在传播活动在空间上拓展了领地,而传播的仪式观则强调讯息在传播过程中对一个社会的维系,它并不指信息的传递,而是指信仰的共享。
 
  本文将从这两种传播观的视角,分别分析美国第44届总统奥巴马在芝加哥的卸任演讲,以期发现这一传播现象背后的规律、结构和功能。
 
  作为传递的传播
 
  从权力的层面我们能更好地认识传播。在李普曼看来,理想状态下的传播是独立于权力的,是对可靠而有根有据的真相的传递。但这终归只是理想型,而在现实层面,传播却往往成为权力斗争的战利品或者各方权力相互妥协的产物。
 
  (一)传播是霸权的推衍
 
  在传播的过程中,权力的色彩总是如影随形。在以史蒂文·卢克斯为代表的传统“权力”观下,权力主要体现为“霸权”,存在三种向度:单一向度的权力观指的是A有能力让B去做某件他本不愿做的事情;双重向度的权力观指的是A群体拥有能力制定“游戏规则”,从而实现有利于自己的游戏结果;三重向度的权力观指的是意识形态和霸权能帮助人们塑造他们的观念、认知与喜好,让人们安于宿命,自觉地接受甚至是维护权力拥有者创造的话语体系,且丝毫不会出现不满与怨念。
 
  传播作为资源,总能引起争夺,在政治上获得权力的人同时也将传播的权力收入囊中。美国总统及其背后的执政团队,无疑是在政治上拥有更大权力的主体,在获得政治地位之后,传播作为战利品也伴随其整个执政生涯,即使是在即将退任之时,这在奥巴马的卸任演讲中得到体现:执政者拥有权力对他人的行为予以干预,更可以通过签署总统令等方式规定社会的游戏规则,甚至可以运用权力话语,去塑造有益于民族发展或有助于权力统治的意识形态。
 
  (二)传播是各种权力的博弈场
 
  当今社会处在一个关系纷繁复杂,多方利益争夺,且信息爆炸的时代,哪些关系正在维持或变革、哪些人的利益得到满足、哪些信息得以凸显,都是多方权力博弈的结果。在这一层面来看待“权力”,则更符合福柯的权力观。
 
  在福柯看来“权力无所不在;不是因为它包含一切事物,而是因为它来自所有地方”。也就是说,权力并不只是单向地从一方施加向另一方,而是多方互相交织施加,形成权力场。拉票竞选、电视辩论、就职卸任演讲……这些政治事件在现代传播中日益体现为多方参与的结果。在奥巴马卸任演讲的整个活动中,不仅可以看到即将离任的总统的强制权力,同时也能感受到以总统为核心的执政团队为迎合大众而做出的努力,换言之,来自媒体传播规律、语言使用习惯、大众偏好等方面的权力也束缚着执政者的行为。
 
  1、对于媒体的满足
 
  仪式性政治活动越来越接近一场“秀”,奥巴马卸任演讲的现场人数约两万,而转播信号和视频录制,这一“媒介盛会”获得更多的观众。当局必须精心策划这一场媒体的狂欢:深蓝主色调会场、精心布置的讲台、国徽背景、精确设定的机位、现场转播的保证。整场演讲需要配合摄像机的拍摄角度,符合影像表达常用方式,更需要遵循媒介传播的规律,重视传播接受者的审美习惯。
 
  2、对于语言使用规律的遵守
 
  在本尼迪克特·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看来印刷语言的发明赋予语言一种“新的稳定性”(new fixty),并且产生了权力的语言,特定的语言形式成为主导。在一场政治演讲中,具有印刷文字习惯的语句会带来正式之感。奥巴马的卸任演讲层次清晰,逻辑严密,既便于听众顺利参透其中的意指,也有助于发挥传播效果,树立演讲人及其背后势力的威信。
 
  固然,民众的确期待一场具有一定严肃性的政治演讲,但如果没有轻松愉快或者感人至深的环节的调剂,则会过于生硬,缺少人情味,继而磨灭掉对于演讲者的良好印象,最终也将不利于整个演讲宗旨的传达。奥巴马的“段子手”特质已成为政治界常提常新的话题,在芝加哥的演讲中也不例外。他经常运用诙谐的语言,来使较为凝重的气氛得以纾解。比如,刚上场之时奥巴马就点燃了全场,一时气氛热烈难以平静,于是他采用“这是现场直播,我必须要开始讲了”、“你可以看出来,我是个弱总统,因为都无法让大家安静下来”之类的调侃来保证演讲的节奏。此外,奥巴马的演讲不仅仅是关于国家政治的,还有意增添了个人化的方面。对于妻子、女儿、朋友的赞美和感激,让整场演讲进入激动人心的高潮。从现场效果来看,毫无疑问,恐怕只有这样包含人情味道的演讲,才是一场演讲得以成功传播的重要保证。
 
  3、对于大众传播偏好的迎合
 
  演讲语言虽然一般都具有强大的煽动性,但全媒体时代却也要求传播的内容具有丰富的艺术色彩,而对于一场气氛较为严肃且正式的仪式来说,音乐的运用在整场演讲中就显得尤为重要。在芝加哥进行的这场奥巴马卸任演讲中,开场曲目选用了美国国歌The Star Spangled Banner,结束曲目选用Land of Hope and Dreams这一饱含对国家热爱与希望的歌曲,两首歌曲为全场演讲奠定了国家话语的基调。而奥巴马的出场,则像是歌手在与观众的互动,出场音乐选择了U2乐队的CITY OF BLINDING LIGHTS,这首摇滚歌曲曾在2008年奥巴马竞选总统时成为竞选音乐之一。奥巴马选择它除了个人喜好的原因之外,还有更重要的因素在于,他认为这首歌曲“不会使老一代感到心烦,新一代的年轻人也能接受”。也就是说,他需要充分考虑民众的喜好,或者起码不至于招致坏的印象,以获得更多的支持。如果说决定如何传播某一政治理念的权力来自执政者,那么决定执政者会如何选择传播方式的这一权力则来自下层民众。民众看似不具备直接的指导能力和机会,但其在集体生活中形成的,能够载舟覆舟的民众意志、与执政者相抗衡的权力制衡能力却从未被执政方忽视掉。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微信公众号(folklore-forum)
【本文责编:张世萍】

分享到:
上一条: ·[汤芸]多族交互共生的仪式景观分析
下一条: ·[朱晴晴]清代清水江下游的“会”与地方社会结构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