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评审结果公告   · 2018中国·嘉兴二十四节气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族群文化传承

首页民俗与文化族群文化传承

[邓启耀]不离本土的自我传习与跨界传播
——摩梭民族服饰工艺传承“妇女合作社”考察
  作者:邓启耀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07 | 点击数:291
 

提    要:摩梭民族服饰工艺传承“妇女合作社”,是一个由摩梭人妇女自发组成、从事传统民族服饰手工艺的制作的经济合作组织。摩梭民族服饰工艺传承“妇女合作社”的文化传习意义,一是开发民族文化遗产的产业价值,对濒临灭绝的传统服饰手工艺进行再度自我传习;二是立足于本土,为无法外出打工的中老年妇女提供了创业和再就业机会;三是利用网络和新媒体手段进行跨界传播和销售,打破乡村闭塞的贸易局限。

关键词:民族服饰 工艺传承 妇女合作社 跨界传播和销售

作者简介:邓启耀(1952—),男,广东顺德人,中山大学南方学院艺术设计与文化创意系教授。(广东广州,510970)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西南少数民族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利用研究”(15ZDB118,2015)、云南省“土风计划”示范点项目(2011-2015)、美中艺术交流中心合作项目“民族文化的自我传习和保护”(1994-2001)阶段性成果。


  2015年8月,我带了一个新媒体数据服务团队赴云南丽江考察,调查点为宁蒗彝族自治县永宁乡温泉村委会瓦拉比小组。主要任务之一,是对这个延续了十五年,经过三个项目接力支持的摩梭民族服饰工艺传承“妇女合作社”的传承现状进行考察和评估,并对存在问题和未来发展提供意见和建议。

  一、摩梭民族服饰工艺传承“妇女合作社”的缘起

  我与瓦拉比村摩梭民族服饰工艺传承“妇女合作社”的缘分,开始于17年前。

  2000年7-8月,我和国家博物馆宋兆麟先生、日本福冈西南大学王孝廉教授及他的博士研究生金绳初美、台湾辅仁大学中国文学系钟宗宪教授等,从四川进入泸沽湖考察,随后骑马沿湖考察并穿越狮子山,到云南丽江市宁蒗县永宁乡后分头驻点考察。宋兆麟和他的学生在温泉乡短暂停留后继续前行,我对温泉乡瓦拉比村摩梭七姐妹的故事很感兴趣,便在二姐阿七独支玛家住下。住下不久,路过此地的王孝廉、金绳初美也选择在此落脚。

  摩梭人的家庭主体盛行母系大家庭的亲属制度。阿七独支玛家亦大致如此,不过情况有些复杂。她父亲阿七尼玛次尔由于只有兄弟三人,没有姐妹,按摩梭母系传承的习俗属于“无嗣”,所以,阿七尼玛次尔招了一个“上门”妻子延续阿七家香火,另外两位弟弟继续走婚。似乎是为了补偿母亲无女的缺憾,阿七尼玛次尔竟连续得了七个女儿,成为村里“人丁”最为兴旺的人家之一。

  老二阿七独支玛是村里有名的女能人。她通汉语,见识广,年轻时便以一些奇特的经历闻名乡里。她喜欢新生事物,汉名就取为杨立新。她曾经发起兴建过一个村级小水电站,失败了。想搞旅游,收拾出几间可以接待的客房,无奈瓦拉比村比较偏僻,除了我们这样的人,很少有游客来。现在她和相好有多二车组成小家庭,带着和父亲同名的大儿子尼玛次尔和与二车生的小儿子哈巴次里(因为特能吃,大家开玩笑叫他“小四碗”),还有三妹(外嫁了汉人)的女儿阿玲,搬离了自己的母系大家庭,在村道边开了一个小卖部,二车开车进货,过着和传统有些不一样的小家庭生活。

  一天,独支玛带我去看水沟边遗弃的电站残骸,说:“我想搞一点先进的东西,费半天力,垮了。想搞旅游,我们这里没有泸沽湖那样的资源,搞不起来。二车的破吉普车做不了什么,只能拉拉小杂货。小卖部的顾客只有村里的乡亲,也做不大。接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14岁的儿子尼玛也是一个奇人。听说来的是教授,便缠住问一些关于摩梭人来源及文化历史等方面的问题,问得一班教授大眼瞪小眼。从他提的问题,大家认定这是一个可造之才。王孝廉老师表示,只要尼玛考上大学,费用由他负责。

  我跟着二车开着吉普车东游西荡,跟着独支玛、四妹和她不会说汉话的大姐去收荞子,和阿乌(独支玛的父亲)在院里用木杆脱粒,看阿妈挤牛奶。没事的时候,就跟着尼玛在附近山上转。有一座山,尼玛说有金矿。他指着一些被人挖出的坑道告诉我,曾经有一些外地人来这里挖金矿,被村民赶走了,因为这是我们的神山。

  在她家住了一久,一天阿七独支玛再次谈起新产业开发的事,我说,工业、旅游、开矿看来的确不是这里的长处,建议她试试挖掘那些被遗弃的传统,比如手工纺织之类。我强调,要做,就要做纯传统的,从布料、染料、制作、图纹等方面,都要地道本土材质和手工制作,不要像旅游点做那些贴点现成花边的仿制品,没有价值,也不是你的强项。阿七独支玛担心,这样落后、过时的东西哪里有人要?我当时正在负责与美中艺术交流中心合作的“民族文化的自我传习和保护”项目,在云南、西藏和美国做过一些考察,便介绍了美国印第安人和印度手工制品在国外的市场情况,说,不要多,就要精,成批生产你比不赢机器;纯手工,机器没法跟你比。做传统精品,自然有识货的。看她心里还没底,我当即留下项目经费2000元,一半给尼玛做学费,一半给她做垫本,试验成功了算她的,失败了算我们的,不会有风险。

  一年多以后,我有机会再次回到瓦拉比村。这次是春节期间,农闲,有人家盖新房,干打垒土墙瓦顶,在房顶要插树枝和红旗。房主人请全村人聚餐,晚上举行篝火舞会。年轻人平时不穿的摩梭服饰,现在都穿出来了。

  独支玛高兴地领我们看她的织机。她说:“一开始听你说建议我们恢复传统纺织工艺,还不知道会有什么用。后来见你留下钱,答应买下最初的产品,才知道你是认真的。我试着织了两段麻布,做成衣裙,能不能卖不敢想,既然你喜欢,就算是给你的礼物吧。做好了东西就等着你来取,不想一年多不见你的面!有一天,一个日本人来村里,看到这两套摩梭服装,喜欢得不得了,想买。我说这是送给朋友的。他死缠活缠,说是要放在日本的博物馆里。”

  “他开价多少?”

  “一口就是1000块!”

  “那该卖呀!”

  “是啊,我动心了。想想这也是你的意思,你不是老跟我们说传统也是资源吗?”

  “是啊是啊!”我特别高兴她脑子转得快。

  “开了这个头,我花在织布上面的时间更多了。也怪,织出一样,卖掉一样,忙都忙不赢。我一个人做不起,现在约了10个女人,组织了一个‘妇女合作社’,把丢满灰的织机洗干净,大家一起做。这些织机,就是合作社的。”

  我听了高兴极了――没想到独支玛真行,想的做的都很到位!

  “你要的,我随后织。”独支玛还惦着那事。

  “不急不急!织好的尽量去卖。对老外,价还不能太低,传统手工艺产品在外国是很值钱的。”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为独支玛做成第一单生意的日本人,是王孝廉教授介绍来的。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分享到:
上一条: ·[王正惠 李辉]国内外少数民族文化遗产数字化抢救及重建方式的比较研究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孙发成]传统工艺传承中的“技艺黑箱”·民族服饰:穿在身上的神话古歌
·让传统工艺传承更加自信·多彩中华 丝路民俗
·传统工艺传承国际培训助力文化遗产保护·[马小鸿]青神竹编工艺流程的调查报告
·[鲁汉]关于民间手工艺传承的当代性思考·[杨正权]论祖先崇拜与西南民族服饰文化
·[徐赣丽 郭悦]认同与区分·中国民间工艺传承人培训班在沪举行
·中国民族服饰将赴美展演 一批非遗项目同时亮相·“霓裳银饰—多彩贵州少数民族服饰艺术展”开展
·[何晏文]关于民族服饰的几点思考·[杨鹓]背景与方法:中国少数民族服饰文化研究导论
·中国民族民间服饰文化展将举办·中国传统民族服饰:国际时尚“激活”古老传统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