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陶立璠]“非遗”保护语境下的宝卷研究 ——以《鹦哥宝卷》为例
  作者:陶立璠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1-01 | 点击数:967
 

      中国的宝卷研究肇始于上个世纪20年代,距今已有将近百年的历史。其首倡宝卷研究的是郑振铎(1898—1958)。郑振铎将宝卷作为文学的一个类别,即俗文学的对象,写入《中国俗文学史》。自此以后,俗文学被作为文学研究的一个领域,出现在中国文坛。上世纪20年代与此并行的还有民间文学研究,北京大学的歌谣研究是其开端。而在民间文学研究中似乎将俗文学排除在外。认为它是介乎文人创作与民间创作之间的文学现象,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所以今天的中国文学研究可以说是经典文学(作家文学)、通俗文学(俗文学)、民间文学的三分天下。三分天下,俗文学和民间文学占据二分,足见俗文学与民间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尽管有些人出于偏见不予承认。

      俗文学在中国文学中是一种很特殊的文学现象,它包含的内容十分广泛。歌谣、曲子,讲史、话本,宋元以来南北戏曲及地方戏,变文、弹词、鼓词、宝卷等讲唱文学等都包括在内。郑振铎的《中国俗文学史》在介绍何谓“俗文学”时,将古代的歌谣、汉代及六朝的民歌、唐代的民间歌赋、变文、宋金的“杂剧”词、鼓子词与诸宫调、元代的散曲、明代的民歌、宝卷、弹词、鼓词与子弟书、清代的民歌等统统归入俗文学范畴。可见其时关于俗文学与民间文学的界限并不十分清楚。这种界限的不清,主要区别于俗文学和民间文学的创作者和传承者身份的不同。宝卷的创作和传承,就其文学传统而言,兼有俗文学和民间文学特点。就以宝卷而言,无论是宣扬宗教教义(佛教、道教、民间宗教)的宝卷,还是民间普遍传承的演唱历史故事,民间故事,善书一类宝卷等,它的作者虽然多是无名氏,但是可以看出宗教宝卷大都是从事宗教活动的人士所为,而包含世俗内容的(如劝善书)等的创作者大多出自民间歌手和故事讲述家之口。所以宝卷版本的考证,创作者的身份不能不加以认真考虑。这也是区别宗教宝卷和民间宝卷的重要途径之一。

      本文以广为流传和播布的《鹦哥宝卷》为例,探讨在“非遗”保护语境下,民间宝卷的传播、传承与研究。

      我的家乡是甘肃永登县秦川镇(目前已建成兰州新区)的一个偏僻农村。童年时期就听村民们特别是中年妇女们吟唱《鹦哥宝卷》。当时年龄很小,只知道他们所吟唱的是一个鹦哥孝行故事,内容十分感人。其音调至今余音在耳,不能忘怀。后来工作了,而且是从事民间文学和民俗学的教学与研究,经常接触到宝卷资料,但觉得那是俗文学研究的对象,所以没有特别的留意。

      据宝卷研究者介绍,《鹦哥宝卷》的传承地域很广。从东南沿海到西北高原都有流传。版本也很多。我没有认真研究过那个版本是我小时候听过的。在互联网上搜索,看到一部来自新浪博客“微风轻拂”转载的《鹦哥宝卷》全文,作者标明“隐湖”,大概是取“隐蔽江湖”之意。因为没有注明流传地区和记录整理者,不能断定他就是我小时听到的《鹦哥宝卷》。这部《鹦哥宝卷》是韵散兼行体文本。其中韵文部分采用了“三三四,三三四”和七字句式。我小时听到的宝卷的吟唱部分,每句结尾都是“三三四,三三四”句式,演唱时每句结尾衬以“南无阿弥陀佛”。故事的内容很贴近我听到的故事。所以我想这部《鹦哥宝卷》是流行在甘肃河西永登一带的宝卷。当然宝卷在不同的地区吟唱流传,因民间信众的不同,内容和形式会有所变化。

      《鹦哥宝卷》在河西走廊究竟有多少不同的版本,有待考证。就目前出版的《酒泉宝卷》(西北师大古籍,甘肃人民出版社,1991年),《河西宝卷选》(段平编,兰州大学出版社,1988年)、《山丹宝卷》(张旭主编,甘肃文化出版社,2007年)、《青海宝卷研究》(刘永江,中国社科出版社,2013年)等都收入《鹦哥宝卷》。如果我的推断不错的话,这些不同地区流传的《鹦哥宝卷》,正好在古代丝绸之路沿线,自然包括了我的家乡流传的版本。河西宝卷传承的最大特点是和敦煌变文有着渊源关系,许多宝卷来自佛本生故事。《鹦哥宝卷》是寓言故事,传达的是劝孝主题。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2017-7-31
【本文责编:孟令法】

上一条: ·[张举文]“定亲”型故事中“月老”形象传承的文化根基
下一条: ·[赵宗福]学理性传承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科学实践——《岷县百名花儿歌手调查实录》序
   相关链接
·[郑杰修]活态与衍创:大竹竹唢呐艺术的非遗传承凝视·[张润平]岷州宝卷的初步调查与研究
·[余鼎君]关于宝卷文献汇编的几点想法·[游红霞 田兆元]谱系观念、朝圣与妈祖信俗的非遗保护
·[肖志鹏]非遗保护与社区治理:天龙屯堡的个案研究·[韦仁忠]非物质文化遗产视角下西北“花儿”的保护、传承与创新
·[刘思诚 ]非遗保护是新时代文化建设的伟大工程·[邓思杭]“互联网 +非遗文化”模式探赜
·[王晶波 韩红]“牛犊娶亲”故事的佛教源流及其演变·[讲座预告]阅读的宝卷——以上海惜阴书局为例(北大,2018年10月20日周六9:00)
·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第19次学术大会“丝路民俗中的宝卷与甘州古乐传承”研讨会即将在甘肃张掖召开·[刘魁立]非遗保护,还须多些“契约精神”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集体先进个人和第五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座谈活动在天津举行·[宋俊华]非遗保护的契约精神与可持续发展
·项兆伦:非遗保护要见人见物见生活·[陈华文]文化生态保护区:非遗保护的中国实践
·[章莉莉]“研培计划”:让非遗从历史走进当下·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数据统计
·[林继富]十年,非遗保护的羌族经验·中国民俗学会非遗团队与新加坡来宾举行会谈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