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从中国民俗学百年记忆到德国经验文化学阐证   ·中国民俗学会代表团出席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十二届常会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评审结果公告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历史民俗学

首页民俗学专题历史民俗学

[刘宗迪]《山海经》与怪物阐释学
  作者:刘宗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0-31 | 点击数:420
 

  

  《山海经》无疑是一本怪书,打开书,扑面而来的尽是些“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翅膀的人,没有头而以两乳当作眼睛的怪物……”(鲁迅:《阿长与山海经》)还有什么精卫填海、夸父追日、刑天断首不死以乳为目以脐为口之类,可谓千奇百怪,因此,在一般人心目中,《山海经》就是一部妖兽录、志怪集,跟《搜神记》《西游记》《封神演义》《聊斋志异》《子不语》之类志怪、魔幻小说差不多。

  但是,《山海经》在形式上,却又彻头彻尾地像是一部地理书。《山经》分东、南、西、北、中五方,依次记载了数百座山的方位、道里、名称、所出河流,以及山川之中所出草木鸟兽、金石矿藏各种物产,分明是一部道地的山川物产志;《海经》则按东南西北四方,依次记述海外、大荒的山川方国,以及风土、神怪,又分明是一部疏阔的四裔志或职方志。

  《山海经》到底是地理书,还是妖怪志?从古至今一直就未有定论。一开始,这本书无疑是被作为地理书看待的,先秦诸子、《离骚》《天问》言九州四裔的地理、博物,常援引《山海经》为说;《淮南子·地形训》反映的是西汉初期世界观,言神山昆仑和海外地理,几乎全篇沿袭了《海外经》和《大荒经》,可见直到西汉早期,这本书还是被当成地道的地理志。后来,北魏郦道元注《水经》、唐代李泰纂《括地志》考证山水之名,亦常引《山海经》记载为证。自从《隋书·艺文志》将之列于史部地理类之首,历代公私书目大都将之归于史部地理类。

  但是,《山海经》书中,缪悠荒怪之说毕竟触目皆是,无法视而不见,因此,尽管主张此书为地理书者言之凿凿,视之为语怪之书者亦历代不乏其人。实际上,《山海经》的书名在历史上第一次见于记载,就被打上了“怪”的烙印。《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张骞出使西域,回朝后向汉武帝复命,自称曾到达河水源头,其源有山,山出玉石,汉武帝“案古图书”,名其山曰昆仑。在汉武帝之前,记载河源和昆仑最早且最详细者,非《山海经》莫属,因此,他所案的古图书必《山海经》无疑。但司马迁对汉武帝以于阗之山为昆仑不以为然,因为张骞并没有见到书中记载的那些生活于昆仑之上的怪物。在《大宛列传》末尾,太史公言道:“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矣。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太史公一言九鼎,从此以后,《山海经》的出生证上就被打上了“怪物之书”的胎记,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至清代四库馆臣,《山海经》最终被摈弃于史部之外,而归于“小说家异闻之属”,称其“序述山水,多参以神怪,……然道理山川率难考据,按以耳目所及,百不一真,诸家并以为地理书之冠,亦为未允,核实定名,实则小说之最古者”。《山海经》算是戴稳了怪物之书的帽子。

  但纠纷并未了结,清代考据学发达,舆地之学大盛,《山海经》因为多载山川方物,其地理学价值再次引起乾嘉学者的注意,因此,清代出现了好几种专从地理、名物角度考证此书的注疏之作,如毕沅的《山海经新校注》、郝懿行的《山海经笺疏》,二人皆力辟《山海经》为语怪之书的成见。怎奈地理学的领地,已由《禹贡》坐了老大,凡是不能契合《禹贡》的,就无法在其中立足。胡渭撰《禹贡锥指》,博采古今地理书,却对《山海经》极为不屑,称:“其所有怪物固不足道,即所纪山川,方向里至虽存,却不知在何郡县,远近虚实,无从测验,何可据以说经?”(《禹贡锥指略例》)

  可见,由汉至清,《山海经》的性质和地位,一直未有定论,它到底是信而有征、据实记述的地理书,还是荒诞无稽、胡编乱造的怪物志,两说相持不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头来,《山海经》这本书本身就变成了一个令人迷惑的“妖怪”:怪之为怪,妖之为妖,就在于它不主故常,难以归类,不断地出入于不同物类之间,令人难以捉摸,不可名状。《山海经》其书,游移于地理与志怪之间,无法适得其所地在现成的知识秩序中得以安顿,不伦不类,非牛非马,因此本身就是一个“怪异文本”,对于知识界,它就像一个飘荡不定、呢喃不已的魔咒,既令人不安,又魅力无穷。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分享到:
上一条: ·[陶立璠]概说隋唐五代时期风俗文化
下一条: ·[鞠熙]碑刻所见18世纪北京内城民俗的变化
   相关链接
·[尹荣方]“九尾狐”与“禹娶涂山女”传说蕴意考·[林安宁]深入浅出释经典 融通中外论新学
·[刘捷]从《天地瑞祥志》看《山海经》的接受与传播·刘宗迪:《山海经》是怪物之书吗?
·[刘宗迪]《山海经》是怪物之书吗?·[刘宗迪]《山海经》:并非怪物谱,而是博物志
·[刘宗迪]《山海经》与古代朝鲜的世界观·[张凯月]神话语境下的山神祭祀习俗与初民意识
·[柳倩月]清代学统中的《山海经》序文与“神话历史”观之学术逻辑·[刘捷]从晚明图书的出版看《山海经》的接受与传播
·[黄君榑]水的神话母题·法国学者:200年法国汉学延续重文献学的传统
·[朱大可]被篡改的中国神话·吴晓东:《山海经语境重建与神话解读》
· [刘宗迪]太阳神话、《山海经》与上古历法·陈连山 著:《〈山海经〉学术史考论》
·[陈连山]神怪内容对于《山海经》评价的影响·刘宗迪:《山海经》与上古学术传统
·[罗志田]《山海经》与近代中国史学·[鹿忆鹿]小黑人神话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