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通讯录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在贵阳举行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时评杂谈

首页动态·资讯时评杂谈

[周苏]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发展共生共赢
  作者:周苏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07 | 点击数:177
 

  [核心提示]:丰富的文化遗产资源可以提高地方知名度,在不同程度上带动地方经济发展。要在保护好文化遗产的前提下,充分挖掘文化遗产的内涵价值,合理利用文化遗产的经济价值,充分发挥文化遗产的资源优势,带动相关产业发展,让文化遗产产生更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使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和经济发展最终实现双赢。

  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也随之提高,同时也面临着一些新机遇与新挑战,特别是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结构性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这迫切需要在供给侧方面对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进行改革,重点在产业结构调整上发力,通过体制改革激发文化发展的活力,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多更好的文化产品和服务,扩大有效供给,满足人们的需求结构,最终实现双赢。

  首先,要改变文化遗产保护是经济发展包袱的观念。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发展向来都是一对辩证的矛盾,这种矛盾如果处理得好,就可以相得益彰;如果处理得不好,那就互为羁绊。文化遗产有着悠久的文化底蕴和广泛的社会影响,因而具有很高的可利用价值,不应该成为经济发展的包袱。

  丰富的文化遗产资源可以提高地方知名度,在不同程度上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可对文化遗产进行商业化、市场化推广运作,使之形成产业;反过来,可以利用文化遗产资源的创收反哺文化遗产保护事业,进一步彰显文化遗产的价值。要在保护好文化遗产的前提下,充分挖掘文化遗产的内涵价值,合理利用文化遗产的经济价值,充分发挥文化遗产的资源优势,带动相关产业发展,让文化遗产产生更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使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和经济发展最终实现双赢。

  其次,要改变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方式,使之更加适应大众文化档次的提高。现有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满足不了大众文化多元化、个性化、定制式的需求,这是因为我们现在提供的文化产品还不足以让大众满意,这就要对以下两方面进行强化。

  其一,加强对文化遗产的展示力度。文化遗产展示与其他展示有所不同,如何真实、完整地对其进行展示,让大家能够尽可能全面地了解其历史文化价值,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棘手问题。展示是文化遗产保护和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随着社会文化的发展,单纯对历史遗存物质实体的展示方式,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大众日益增加的文化需求,其他相关的物质和非物质的要素,也应该作为展示对象加以重视。

  要把这些要素合理组织起来完整呈现,才能更好地揭示文化遗产的内涵价值。可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利用新媒体、新技术加大对文化遗产相关要素的宣传与推广力度,搭建各种文化遗产展示的新平台,形成立体影响,全方位展示文化遗产的内涵价值。除了传统的实体展示之外,还可以通过文字、图像、虚拟模型、数字媒体技术等方式,带给参观者全方位的视听体验,使其更加全面地感知文化遗产的历史文化气息。

  其二,加强对文化产品的开发力度。文化产品的开发是一个复杂产业,需要有适合它生存与发展的大环境,还要兼顾市场效益、社会效益以及文化传承。文化遗产不是孤立的存在,在其历史发展的过程中,总是与当时的人、事、物以及相关环境因素共同存在又相互影响,并形成新的文化积淀。

  文化遗产承载了数千年的华夏文明底蕴,在新形势下,文化创意产业如何从文化遗产资源中寻找更多灵感,文化遗产资源如何更好满足当代人的精神文化需求?这不仅要加强对文化遗产自身文化产品的开发,还要关注与其相关的更广泛的文化内涵。例如,对文化遗产地整体环境的关注、各个历史时期信息的完善、相关社会群体及其活动的研究等等。不仅要加大对文化遗产自身文化产品的开发力度,而且还要与周边产业、产品密切结合,使文化遗产所承载的文化信息最大程度地体现出来。同时,还应打破文化遗产保护主要靠国家财政的局面,通过架构文化遗产保护与文化创意产品的桥梁,做到串珠成链,形成良性循环的文化遗产保护与文化产品开发的新格局。

  再次,改变政府单一保护的模式,强调大众的参与性,形成保护的整体合力。身处文化遗产地的百姓,虽然生活在其中,但对于文化遗产保护的知识却了解甚少。而且,随着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开展,遗产地的百姓在生产、生活上难免会受到制约,有时还会出现抵触情绪。尽管作为公益性的事业,政府应该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发挥更多的作用,但具体的文化遗产是一定要让当地的百姓来面对的,政府和其他任何团体与个人都不能大包大揽。因此,在文化遗产保护的具体工作中,需做到以下四点:

  其一,通过文化宣传的教育和感化,让百姓知晓文化遗产是社会发展的见证,尊重文化遗产就是尊重自身。

  其二,可以通过召开听证会、座谈会的形式,针对遇到的重大事项的决策问题广泛征求当地百姓的意见。

  其三,可以通过文物补偿机制激发大众的积极性,引导大众有序参与遗产保护。

  其四,改变百姓缺少参与文化遗产保护的渠道问题,聘请百姓担当监督员,为其搭建平台,让其分享遗产保护事业带来的红利,这样便可以更好地改善民生。

  最后,实现公园化管理,引入社会资本力量,探索PPP模式。文化遗产保护应由政府主导实施,同时加以多种辅助模式。所谓PPP模式,是政府与社会资本进行合作,从而使政府的财政负担减轻,社会主体的投资风险减小。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建设大遗址公园,成立由政府控股的国有公司对文化遗产进行公园化管理,就是典型的PPP模式,这是新时期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新模式。

  在发达国家,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参与者包括政府、非政府组织、社会团体、慈善机构和个人(志愿者)等,是一个多方合作机制。作为发展中国家,政府资金更加有限,更应当既努力增加政府资金的投入,又要积极引导社会各方参与,探索多渠道多形式的经费来源方式,支持鼓励社会资本对文化遗产事业的投入。

  因此,建立公园景区式的保护和利用形式,挖掘其文化价值,让文化遗产与产业化挂钩,做活文化遗产,使之成为“活化石”式的体验项目,提升人们对文化遗产的兴趣,使文化遗产既具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但又不过度商业化,最终实现长久、可持续的保护和传承。

  (文章载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7月14日,引用请参考原文)

【本文责编:刘晓】

分享到:
上一条: ·[许晔]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中国的妖怪复活了吗?
下一条: ·古村落保护需要历史遗存与当代生活共融
   相关链接
·[高丙中]从文化的代表性意涵理解世界文化遗产·民俗器物展进中传 助力文化遗产与传播研究
·传统工匠精神的当代演绎·博物馆与文化遗产:民俗学的观点
·[徐晓 顾洪洲]如何挖掘农业文化遗产“金矿”·聚焦中国人的时间制度——中国二十四节气与养生美食高峰论坛举办
·[赵宗福]学理性传承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科学实践——《岷县百名花儿歌手调查实录》序·“中国非遗保护数据库”和“中国俗文学文献数据库”正式上线
·[祝昇慧]日常生活的实践回归与“非遗”文化生态建设·[朱以青 杨波]传统手工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分类保护
·[赵秀华]蒙古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会音巴雅尔考证·[余玮]从节气到节日:杭州“半山立夏节”的民俗传承及价值初探
·[余粮才]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西王母信俗·[尹忠华 高旭]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视野下的民间曲艺盛会
·[谢承珊]荣昌夏布制作技艺的活态保护·[肖海明 周艳]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佛山祖庙北帝诞的源起与传承
·[乌春雷]东蒙地区蒙古族文化遗产保护的社会行动与实践研究·[唐璐璐]利益相关者视角下的非遗旅游发展模式探索
·[钱永平 李波]文化产业视角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实践的晋中经验·[彭莹]大众视角下非遗整体性、生产性和传承性的再思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