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紧急]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与会通知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什么是民俗
生产劳动民俗
日常生活民俗
社会组织民俗
岁时节日民俗
人生礼仪
游艺民俗
民间观念
民间文学
   什么是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
历史民俗学
理论民俗学
应用民俗学
民俗语言学
艺术民俗学
   关键词与术语
   观风问俗
   民俗图说
   China in Focus

关键词与术语

首页民俗与民俗学关键词与术语

[唐卉]“史诗”词源考
  作者:唐卉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6-04 | 点击数:703
 

  陈寅恪先生曾感叹“一字一部文化史”[1]。如今,作为文学术语的“史诗”一词颇为流行,广义的、狭义的[2],它被如此频繁地使用以至于我们往往忽视了其最初的来源和复杂的演变过程。《现代汉语大辞典》对“史诗”的释义如下:

  ①叙述英雄传说或重大历史事件的叙事长诗。

  也借指比较全面地反映一个历史时期社会面貌、人民生活的优秀长篇叙事文学作品。

  ②比喻壮丽的、足以传世的业绩。[3]

  太过宽泛的解释,往往流于简单和模糊。遍搜中国基本古籍库所收从先秦到民国(公元前11世纪至公元20世纪初)共计十七万卷的历代典籍[4],史与诗基本上是以“咏(詠)史”“诗曰”的方式出现,即使有“史诗”一词出现,意思也不甚明朗[5]。

  一些学者断定像“文学”“诗歌”“历史”“观念”这些词汇皆由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对译英文创制而成,后来由留日学人介绍到中国[6]。换句话说,“史诗”很可能是舶来品。众所周知,中国接受西学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西来的,这个时期较早,传播者多为来自英、德、意大利等国的传教士,比如明朝年间来华的罗明坚、利玛窦等人;二是东来的,由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充当媒介,此时大量的日译西学新词流入华夏,冲击着近代中国人的思想和观念。

  不过,中国在接受西学的过程中存在着原典缺失、吸收不全、消化不良的现象,比如“史诗”这个概念的迻译即是一个典型。何谓史诗?一个建立在西方文学观念上的诗学理论话语是如何进入中国本土的?这就需要考察“史诗”的创造和传播始末,同时见微知著地对中国西学接受史进行省察。

  1、“史诗”的古希腊语源

  “史诗”一词是不是19世纪末日本运用汉字造字法创制的新词?要回答这个疑问首先必须追溯它的词源以及最早在汉语和日语中的出现情况。

  英文“史诗”写作epic,源于拉丁语词epicus的英语化改造,而拉丁文epicus又是来自古希腊文ἐπικός。epic作为形容词,第一次使用的书面文献出现在1589年;作为名词,则可追溯到1706年。也就是说,十六世纪,在亚里士多德的《诗学》被重新发现之后,人们才开始对史诗进行理论上的讨论[7]。

  实际上,古希腊词ἐπικός最初的语义并非单一。归纳利德尔(Liddell)和斯科特(Robert Scott)所编《牛津希英辞典》(Greek English Lexicon)以及国内古希腊学者罗念生先生等人的分类,这个词汇有如下解释:

  Ⅰ.字,言辞,字句,话语,ένὶἔπει。[8]

  Ⅱ.讲话,故事,(入乐的)歌词。

  Ⅲ.①预言,神示,格言,谚语Od.12.266;Hdt.1.13。

  ②劝告。

  ③诺言Il.8.8。

  ④信息,条令Il.1.216,2.807,Od.18.166。

  ⑤τὰἔπη史诗(即和μέλη“抒情诗”相对的叙事诗)Pi.N.2.2;Hdt.2.117,Cf.Th.1.3;X.Mem.1.4.3;Pl.R.379a。

  ⑥诗句,诗的统称(包括叙事、抒情诗)Alcm 25。[9]

  可以看出,ἔπος原本与语言、说话、话语有关,在荷马两大史诗中尤为典型。比如以《伊利亚特》的前三卷为例,就可以大体知道ἔπος的涵义范围,涉及的多为“话、词”,与事件甚至历史相联系的语义则是后来产生的。《伊利亚特》第1卷出现五处ἔπος:第109行“你从未说过吉利的话”;第216行“我必须听从,女神,服从你的话”;第361行“对他开口说劝”;第419行“祈求喜好炸雷的宙斯”;第543行“把你的想法告诉我”。第2卷有两处:第361行“我有一番告诫”;第807行赫克托耳听到女神的话音。第3卷共三处:第83行“有话要说”;第204行“你的话完全正确,说得一点不错”;第308行“宙斯知道,毫无疑问,还有其他永生的神祇,他俩中谁个将死,已由命里注定(θάμβησέντ᾽ἄρ᾽ἔπειταἔποςτ᾽ἔφατ᾽ἔκτ᾽ὀνόμαζε)”[10]。

  荷马使用这个词汇的频率很高,其意带有至高的权威性。比如第8卷第8行宙斯严厉地对众神命令:“我的话(ἔπος)谁也不许反驳;相反,你们大家都要表示赞同。”[11]除了简单的“话语、言辞”,荷马吟唱的ἔπος也与事件、情感以及不可言说的神秘事物相关。比如《奥德赛》第12卷第266行:

  心中顿然想起

  双目失明的先知,忒拜人泰瑞西阿斯和

  埃阿亚的基尔凯的叮咛(ἔπος)。二位曾再三告诫,

  要我避开赫利俄斯的岛屿,他给凡人致送欣喜。[12]

  《伊利亚特》中的ἔπος表述话语、神谕、诺言、命运等,《奥德赛》则体现作为语言的ἔπος本身的迷思和魅力,甚至强调它的欺骗性。有一句希腊谚语叫做αμ’ἔποςαμ’έργον,译成中文就是“说干就干、雷厉风行”。在这些语境下,ἔπος词义本身并不代表真实,它允许虚构和想象,更与真实的事实无涉。

  从词源上讲,ἔπος属于“秘索思”(mythos)的范畴。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希罗多德那里,开始着意区分ἔπος中的真实与虚假成分,ἔπος作为叙事诗的意义凸显出来。希罗多德在《历史》第1卷第13段讲述:

  不过佩提亚又说(εἶπε),巨吉斯的第五代的子孙将要受到海拉克列达伊家的报复。实际上,在这个预言(ἔπεος)应验之前,不拘是吕底亚人还是他们历代的国王根本就没有把这些话(ἐποιεῦντο)记在心上。[13]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谷子瑞】

分享到:
上一条: ·[哈特]杰克·古迪
下一条: ·[万建中 廖元新]忠实记录、立体描写与生活相:三个本土出产的学术概念
   相关链接
·[高荷红]满—通古斯语族史诗母题研究·[覃琮]布努瑶密洛陀史诗的活态传承与文化自觉
·朝戈金:创立中国史诗研究新范式·让英雄史诗绽放民族歌剧舞台
·[诺布旺丹]《格萨尔》史诗的集体记忆及其现代性阐释·[丹珍草]《格萨尔》史诗的当代传承及其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
·[李连荣]百年“格萨尔学”的发展历程·专题║ 走向田野的神话学研究
·[滕光耀]发自肺腑的生离死别之歌·[阿地里·居玛吐尔地]“一带一路”与口头史诗的流布和传播
·[央吉卓玛]取法民间:口传史诗的搜集、整理及抄写·贺学君:《中国民间叙事诗史》
·杨恩洪:《民间诗神——格萨尔艺人研究(增订本)》·抢救广袤大地上的民间文学“遗珠”
·[朝戈金]《格斯尔》研究新乐章·2017年度《中国史诗百部工程》子课题立项公示
·深切悼念江格尔奇加·朱乃先生·朝戈金:《史诗学论集》
·史诗《格萨尔》藏译汉项目正在进行,预计2018年底完成·仁钦道尔吉 郎樱:《中国史诗》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