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招募咨询顾问   ·中国立春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大会暨首届立春文化传承保护研讨会在衢州召开   ·全国第三届牛郎织女传说学术研讨会在山东沂源举行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媒体报道

首页动态·资讯媒体报道

[董小酷]腊八粥与八宝茶,腊月里回顾一些饮食的踪影
  作者:董小酷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1-07 | 点击数:162
 

  

  刚过腊八,先说说腊八粥。

  喝腊八粥的习俗传说有多种。有说腊八粥来源于明朝皇帝朱元璋落难时喝的杂粮粥。朱元璋做了皇帝后,把他喝粥的那一天定为腊八节,把自己那天吃的杂粮粥命名为腊八粥。也有一说是腊八粥传自印度,与佛教创始者释迦牟尼有关,他经过六年苦修后,于腊月初八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从此腊八成了“佛祖成道纪念日”,后人不忘他所受的苦难,每年腊月初八吃粥以纪念。不论是哪一种来由,腊八粥更多的是与苦难相关,与艰难岁月有关。民间有“过了腊八就是年”的俗语,腊八成了腊月与年的一个分水岭。想一想,在迎来欢愉富足的“年”前,先吃一顿“忆苦饭”,提醒后辈要勤俭持家,在伦理上,也符合人们对生活的理解。

  腊八粥的食材构成并没有一定之规,虽然有人为呼应腊八这个日子,还特意选用八种食材,但腊八粥的食料并没有固定下来。南宋人周密著《武林旧事》载:“用胡桃、松子、乳蕈、柿蕈、柿栗之类做粥,谓之‘腊八粥’。”至今我国江南、东北、西北地区仍保留着吃腊八粥的习俗,所用材料各不相同,但都有各自的讲究,糯米、红豆、红枣、栗子、花生、白果、莲子、百合等可煮成甜粥;紫米、小米、芸豆、山药等也可煮成纯粹的杂粮粥。如今,腊月里喝上一碗热腾腾的腊八粥,苦难的意涵已渐渐远去,腊八粥成了寒冷冬日里暖胃香甜的健康饮食。

  美国人汤姆·斯坦迪奇写的《舌尖上的历史》里说:“富裕社会的一项共同特征是,人们觉得自己丧失了与土地之间的古老联接,并渴望重新建立它。”近些年腊八粥的习俗在大都市里重新被重视,不少饭店这一天都有腊八粥供应,或可映射当下社会人们的某种心态。

  食物与财富关系密切。早期文明中,食物被当成货币,也象征特权地位。在现代社会里,食物不再直接等同于财富和权力,但它并未完全失去与财富的联系。无论是文字还是风俗,仍有无数例子回响着食物曾经扮演的重要经济角色。在英文中,家庭的主要赚钱者称为“breadwinner”(挣面包的人),金钱也被称为“面包”(bread);在汉语中,许多“食”字部首的字,如“饺”“馆”“饱”“饰”“饷”“馀”“馔”“饯”等等,都与富足有关;民间“挣饭钱”“赚吃食”“挣个仨瓜俩枣的”等俚语,都指向食物与财富的联系。现在许多国家在厘定贫穷线时,根据的是购买基本最低量食品所需的收入。汤姆·斯坦迪奇说“贫穷代表着缺乏获得食物的渠道,而富裕则表示无须担心下一餐在哪里”。或许,在对旧滋味的怀恋里,正是富裕之后的人们要寻找的某种“古老联接”,不再担心“下一餐在哪里”的人们要寻找的恰是历史里的记忆与滋味。腊八粥的重现,联接着的也许正是艰困与富足。

  而与富裕的象征最为密切的饮食中,我首选“八宝茶”。在盖碗里放上一些红的白的黄的绿的干果,再抓上一撮茶叶,八宝茶可谓“内容”丰富又热闹。特别是寒冬的日子,窗外北风凛冽,窗内水沸炉暖,朱漆的盘子里一只只小碟子,盛着各种有益身体的“宝物”:褐色的桂圆干、红色的干枣枸杞、白色的银耳菊花、绿色的葡萄干,加上冰糖、核桃仁、龙井茶,根据口味可随意搭配。从一进腊月到整个春节期间,滚沸的开水一次次冲进一只只内容丰富的盖碗里,仿佛一年四季也同时被冲入了碗里,热热闹闹的年味就在暖香丰足的气氛中荡漾开来。

  八宝茶当然也是有来头的。据说八宝茶源于古丝绸之路上少数民族的待客之用,“客人远至,盖碗先上”。八宝茶要专用盖碗冲泡,由于盖碗茶具以盖为天,以托为地,以碗为人,盖碗又称“三才碗”,八宝茶也被称作三泡台或者盖碗茶。八宝茶最正宗的配料有红枣、桂圆、枸杞、冰糖、果片、核桃仁、芝麻、葡萄干,这八种材料再配上花茶,就是地道的八宝茶了。八宝茶在民间绵延至今,除了养生的功效,热闹丰足的好彩头也是它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八宝茶渊源久远,但在颇多饮茶场景的《红楼梦》里几乎不见踪迹,大抵是富贵人家的饮食起居中已无须八宝茶的“象征”意味了。从贾母的六安茶,到消食的普洱茶、龙井茶、暹罗国进贡的茶,还有后人考据不详的“枫露”“老君眉”等等,独不见“八宝茶”。只有一回,说宝玉厌食,林之孝家的就劝他喝些“女儿茶”,也就是普洱茶的一种,果然很好。还喝一种叫面茶的。这个面茶就有些像今天的八宝茶了。在茶叶里加了干果、奶,炒香的米粉、面粉等物事,干果的种类也很多,有红枣、山楂、橄榄、胡桃等等。可见八宝茶里有地道的百姓富足意味,是彩头,也是盼头,大户人家如小说里的贾府,怕是不大喝的。

  腊八粥与八宝茶,在腊月里回顾一些饮食的踪影,乃至找回某种与土地与自然“古老的联接”,或许会让我们更珍重日常里的一碗粥、一杯茶,甚至会想起孔子那句“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呢。

  (原载于:《人民日报》 2017年1月7日第12版-大地副刊)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本文责编:陈艳】

分享到:
上一条: ·“中国传统文化与电子竞技”论坛引发澳门民众关注
下一条: ·2016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新疆哈密刺绣提高班结业典礼在广州大学隆重举行
   相关链接
·[萧放]腊日与“报信儿的腊八粥”·日本新年的“御节料理”
·腊八粥与各地腊八食俗·腊八为什么要吃腊八粥
·评论:筷子消失是中国文化之耻·让世界感知中国味道
·[张铁强]枣的文化:从灾年救命粮到婚庆吉祥物·“酒水”纵横 “迷信”遭忌
·[讲座预告]迪姆·罗仪德:Thinking Big in Folklore (北京大学10月13日下午)·[讲座预告]迪姆·罗仪德:民俗、饮食方式与超自然力(中央民大10月14日下午)
·[董晓萍]中餐民俗与现代厨房·饮食民俗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