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通讯录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在贵阳举行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李永晶]柳田国男的世相史:日本版“文明的进程”
  作者:李永晶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10-28 | 点击数:1119
 

 


 

《明治维新生活史》

[日]柳田国男著,潘越 吴垠译,时代文艺出版社 2016年2月第一版, 348页,39.80元

   被忽视的日本版“文明的进程”

  不同于一般的书籍,名著有着独特的生命。如果说名著本质上是一种过去创造出的精神事物,那么读者每一次阅读可以说都构成了一次“复活”事件--这正是我重新阅读日本民俗学奠基人柳田国男(1910-1977)《明治大正史 世相篇》(中译本为《明治维新生活史》,以下简称《世相篇》)的体验。在阅读过程中,一种全新的印象时刻盘旋于头脑当中:这是一部被忽视的日本版“文明的进程”。一方面,与同时代出版的德国社会学家埃利亚斯(1897-1990)的著作《文明的进程》广为人知相比,《世相篇》的声誉似乎仅限于日本国内;另一方面,《世相篇》在探讨、确认日本“文明的进程”自身的得失上的价值,尚未得到恰如其分的揭示。

  最初阅读这本书的契机,源于还是学生时代的十年前,即2007年课堂上的任务。当时我的导师佐藤建二先生正参与新版柳田国男全集的编辑,那一年的研讨课也就选定了柳田的一些作品。我自告奋勇,选择《世相篇》做课堂主题报告。据说,这部作品在1931年出版当初就被视为名著;然而当时究竟闻名在何处,现在的人们并不清楚。此间的重读,让我约略明白了其中的缘故:与本书叙述语调异乎寻常的悠长与平静相对,叙述的内容则时刻会在特定的方向上引发人们心灵的震动。它迫使人们停下每日匆匆的脚步而去思索:如果不依赖近代以来人们于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一些说法--诸如“自由”、“平等”、“解放”、“现代化”、“文明”、“进步”等,那么,最近一个多世纪急速的社会变迁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又该怎样看待这种变迁?

  或因担心自己的意图不被理解,在本书自序中,柳田特别强调了自己的观点:“这本书是作为对长期以来传记式历史不满的产物,故意不对任何名词加以颂扬,《明治大正史》绝不是描写英雄心胸的作品。只有遍布于国土上的普通芸芸众生,其日常生活中必然会听到见到的东西,以及普通人稍稍在心灵中探寻一下,便必然会浮现出来的思想,才会在本书中加以叙述。”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段文字中,柳田在表明自己的历史观的同时,宣告了本书历史叙述的对象,即“普通芸芸众生”(柳田多用“常民”这一说法)心灵中的事物。这种心灵事物,到底与那些因含义繁杂而让多数普通人对其含义不明所以的大词无关。这种问题意识与方法论的设定,显然源于并构成了柳田独自的文明论。

  经历了明治大正时期的社会巨变后,昭和初期的日本人对日本社会变迁中的得失,有着敏锐的感受和特定的使命感。众所周知,明治维新以来,以学习、引进、吸收并最终超越近代西方文明为主旨的“文明开化”事业一路高歌猛进,近代日本一直被视为文明的先进。这种急剧压缩的文明化进程,为日本心灵敏锐的人士提供了丰富的反观自身及西方的素材。正因如此,朝日新闻社以“新闻人”而非“历史学家”的角色,主动担当起组织编撰《明治大正史》的工作。本书为该系列的第四卷,其他卷次依次为《言论篇》《外交篇》《经济篇》《艺术篇》和《政治篇》。如果按照一般的分类原则来看,这个《世相篇》大致相当于“社会篇”,即记录社会生活变迁的历史类书籍。然而这却是典型的误读--本书如果仅仅停留在生活史记录的层面,那么它除了能激发人们的怀古趣味之外,恐怕无法引发人们在心灵深处的共鸣。如前所述,只有从日本版“文明的进程”角度来看,才能再次感受这本著作独有的生命律动。当然,柳田并未将这种“世相”书写,即对世间普通人“生”(生活与生命)之状态的记录以任何意义上的“文明”命名--因为“文明”自身才是问题。

  兹举一例。柳田在书中记载了1901年的一种映入寻常人眼帘的世相:“明治三十四年的六月开始,在东京禁止跣足。主要的理由是不卫生,但实际上的动机是为了有对等条约国的体面,而暗地里做了很多的努力,在那之前稍微早些时候对裸体与袒露肌肤的取缔,那是非常严厉的。这件事与当时绘画与雕刻的展览会上,必须要对最为裸露的美进行赞赏的情况,竟然是并肩发生的,实在不可思议。”(24、25页)无需说,我们的生活经验会告诉我们,普通人对这种世相并不会特别在意。不过,当柳田记录并明示了其中的矛盾,并进一步指出“条约国的体面”这一文明意识与视线之后,问题就发生了转化:这种意义上的“文明化”究竟意味着什么?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陈艳】

分享到:
上一条: ·[施爱东]重绘民间传说的“动力”
下一条: ·要失传了 《中国民间游戏总汇》存续2000种游戏
   相关链接
·[刘晓峰]中国妖怪行不行·[王京]20世纪80、90年代中国日本民俗(学)研究综述
·异与常:亚洲的生死怪谈·[毕雪飞 岩本通弥]日本民俗学者岩本通弥教授访谈录
·乌日古木勒:《柳田国男民间文学思想研究》·中、日、美三国民俗学会联合召开工作会议
·《柳田国男民间文学思想研究》出版·【讲座预告】日本民俗学家福田亚细男教授北师大再度开讲
·[乌丙安]1985:与福田亚细男教授在东京、长野·专题║ 福田亚细男与中日民俗学交流
·[福田亚细男]日本民俗学的至今为止和从今以后·[钟敬文]在欢迎福田教授来华讲学开幕式上的致词
·[桐本东太]福田氏《日本民俗学方法序说》简介·[王京]明治期的柳田国男与中国
·王晓葵教授获聘日本民俗学会国际交流特别委员会委员·[王京]柳田国男1917年的中国之旅与其影响
·[岩本通弥]作为方法的记忆·孙敏:《日本人论──基于柳田国男民俗学的考察》
·[王京]日本民俗学与中国·2013年华东师范大学现代日本民俗学的理论与方法研究生暑期学校:课程计划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