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深切缅怀中国民俗学会顾问柯杨教授   ·2017年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中国民俗学会会员费在线缴纳清单(截止至2017年4月30日)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历史民俗学

首页民俗学专题历史民俗学

[张勃]景仰女娲 凝聚精神力量
  作者:张勃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5-24 | 点击数:666
 

   大凡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小说用“女娲补天”“木石前盟”作为引子引出下文,从而为宝黛的爱情故事染上了一层神秘的浪漫主义色彩。这种巧妙的构思虽然是曹雪芹的创造,但也有历史悠久的女娲神话做基础。

  女娲被誉为“古神女而帝者”,位列“三皇”之一,也叫娲皇、帝娲等。在神话传说中,她既是创造了人类的始母神,又是化生万物的创世神,还是拨乱反正、有诸多发明创造的文化英雄。

  女娲造人并创造世界万物

  女娲造人的神话,先秦时期已有记载。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屈原就曾经发出这样的天问:“女娲有体,孰制匠之?”意思是,都说女娲创造了人类,可是她也是有身体的。那么她的身体又是谁创造的呢?这真是一个千古难题,而这个难题和女娲造人神话一样,反映的都是人类对于自身起源的深切关注。

  关于女娲如何造人,东汉应劭的《风俗通义》有如下记载:开天辟地之时没有人类,女娲就用黄土捏造出人。可是这项工作太繁重了,女娲忙不过来,就改成用绳子粘上泥巴甩。不同的做法创造了不同的人,富贵聪明的人是捏成的,贫贱平庸的人是甩成的。女娲用土造人的神话代代相传,情节也多有不同。比如在另外的神话里,女娲将捏好的泥人拿到太阳下晒,不料天降大雨,一部分泥人被运到安全地方,一部分则被雨淋变得四肢不全,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有残疾人的原因。这些神话直面社会现实中的贫富分化、智愚差别和残疾问题,并进行了解释,虽然带有宿命论的特点,却也反映了人们追根溯源的心理和特定时代对相关问题的认知。

  除了用土造人外,女娲作为始母神,还用孕育的方式造人。这往往发生在大洪水毁灭人类之后,世上只剩下女娲和伏羲,于是二人结为夫妻,女娲怀孕,再造人类。在不少神话里,女娲生出的是肉球等怪胎,里面包蕴着几个、几十乃至上百个孩子,他们成为不同姓氏或民族的祖先。

  但女娲不仅仅是人类的母亲,她还是创世神——世间万物的创造者。正如东汉许慎所指出的:“娲,古之神圣女,化育万物者也。”女娲的创世神神格在今天流传的神话故事里仍然有鲜明的表现,比如《男人和女人的来历》(浙江玉环)就讲道,女娲先用捏,后用桃树枝粘泥的方法造了足够的人后,就走了,“那些粘在树枝上、落在草丛中的泥浆,后来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山禽和走兽,落在水里的就变成了鱼。”

  女娲是拨乱反正的文化英雄

  作为文化英雄,女娲最大的功绩是拨乱反正,通过补苍天、立四极等活动,消除主要因天灾人祸导致的混乱局面,重新恢复正常的宇宙秩序。

  据西汉时期成书的《淮南子》记载,远古时代,四根天柱倾倒,九州大地裂毁,大火蔓延不熄,洪水泛滥不止,天下百姓成了飞禽走兽的口中食。面对此情此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天下重归于和谐,人们又能安居乐业了。在这里,地震、强降雨、山洪、火灾同时爆发,女娲面临的是一场极其严重的自然灾害所带来的巨大破坏。

  而据另外一种记载,导致天下失序的是人祸:“共工与颛顼争为天子,不胜,怒而触不周之山,使天柱折,地维绝。”面对战争带来的灾难,女娲同样“消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之足,以立四极”。为了拯救人类于危难,在一些神话中,石头不够用,女娲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去补天。

  其次,女娲是一些乐器的发明者,史载,“女娲氏,风姓,承庖羲制度,始作笙簧”,而今人采自云南迪庆藏族的一则神话也说,女娲造人后看到大家没有什么好玩的,便制作了芦笙、箫供他们娱乐。

  另外,女娲还与婚姻制度的制定密切相关。《路史》说她“少佐太昊,祷于神祇,而为女妇,正姓氏,职昏因,通行媒,以重万民之判”,可见在男女婚姻方面握有重权。而在至今流传的一些神话传说中,合婚、盖红盖头等一些婚礼仪式也自女娲而起。比如在《红盖头来历的传说》中,大洪水过后,世上只剩女娲伏羲兄妹二人,为了繁衍后代,女娲要与伏羲结婚,但兄妹怎能结婚?伏羲不同意。女娲便在头上盖了麂皮,假装另一女子,骗过了伏羲。从此结婚便要将新娘的头脸遮盖起来。

  女娲神话蕴藏着文化精神

  女娲的神话传说看似荒诞不经,却包含着十分丰富的历史信息,个中既有对大地震、大洪水等自然灾害和古老战争的历史记忆,也有人类草创时期文明起源的蛛丝蚂迹。同样重要的是,女娲的神话传说蕴藏着中国人的文化精神,那是对人类和诸多社会现象根源的求知与追问,是对天下有序、安定和平的美好期许,是面对天灾人祸时表现出来的超人智慧和不畏艰难、自强不息、勇于献身的崇高精神。

  女娲具有多样神格,是中华大地上的始母神、创世神和文化英雄,她的身上凝聚着中国人的精神力量。数千年来,不同民族不仅用口耳相传的方式代代讲述她的故事,而且为她立庙,举办庙会加以祭祀,甚至将她的故事与各地的风物、风俗相联系。比如我国许多地方都曾有补天节,时间在正月十九,或正月二十、正月二十三,主要习俗是妇女蒸薄饼或摊煎饼,并将其抛在屋顶上,以表达对女娲补天救世的纪念和感恩。正是通过多种形式,来自不同地方不同民族的人们不断演述着女娲的神话传说,也分享着共同的历史记忆,沐浴着共同的文化精神,并因此建立起彼此之间的联带感和认同心。

  (作者为北京联合大学研究员)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16年5月24日
【本文责编:张倩怡】

分享到:
上一条: ·[刘志琴]150年前,西餐来了
下一条: ·[吴钩]宋:一个站在近代门槛上的王朝
   相关链接
·学者为《中国民间文学大系》 出版工程建言献策·《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学术体例研讨会暨“大禹神话与口头传说”学术研讨会成功召开
·[邓启耀 熊迅]卫星和互联网情境下的神话学讨论·[张多]神话学史的索引式研究
·[段友文 刘彦]山陕后稷神话的多元化民间叙事·神话有何用?从神话中探索人类文明起源
·神话比较揭示人类拥有共同的根·[冯智明]瑶族盘瓠神话及其崇拜流变 ——基于对广西红瑶的考察
·[陈泳超]程憬先生中国神话研究简论·[赵惠俊]笙簧里的变容:西王母神话中侍女形象的流变
·[高健]评李子贤《再探神话王国——活形态神话新论》·[汪静波]反虚构、解神话与政治化
·[黄静华]一则“神话”的诞生:民间文学知识的实践和反思·[王倩]论文明起源研究的神话历史模式
·[朱鹏]汉画像中人首蛇尾擎日月图像研究述论·[张凯月]神话语境下的山神祭祀习俗与初民意识
·[徐永安]《易经》卦、爻体系中的“鲧复生禹”神话与老人自死习俗·[仵军智]关中西部乡村“母性神”信仰活动考察
·[田波]“人文初祖”考·[苏永前]战神的子孙:孙作云抗战时期神话研究的心路探寻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