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深切缅怀中国民俗学会顾问柯杨教授   ·2017年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中国民俗学会会员费在线缴纳清单(截止至2017年4月30日)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施爱东]孟姜女故事的稳定性与自由度
  作者:施爱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7-11 | 点击数:2867
 

  摘要:我们把所有具备“为死去的丈夫而哭倒长城”这一“标志性事件”的孟姜女故事称作“孟姜女同题故事”。对同题故事的所有母题进行合并同类项,我们就可以归纳出9个故事“节点”。故事的节点网络构成了一个自足的逻辑体系,某个节点被篡改后,必然会发生连锁反应,可能引起故事逻辑结构的全盘崩溃,或者导致原有故事主题的全面消解,因此,节点就成了同题故事中最稳定的因素。而只要故事家不篡改故事的节点,任何相容母题的进入,都不会影响到同题故事逻辑结构的变化。无论是在节点之上,还是节点之间,都存在巨大的想象空间,可以让故事家们充分地驰骋自己的文学想象,随人所愿地增添新的故事母题。要之,在故事的传承与变异过程中,传承的稳定依赖于节点的稳定,变异的随意是指节点之外的随意。

  关键词:母题;功能;节点;故事类型;同题故事


  一、同题故事的“节点”

  故事的传播过程中,哪些因素是稳定的,哪些因素是变异的?或者说,哪些因素是集体共享的,哪些因素是故事家即兴创作的?这中间有规律可循吗?

  以孟姜女故事为例,我们可以把各种各样“成熟的孟姜女故事”放在一起,比较一下,看它们有哪些部分是相同的,哪些地方是不同的。我们可以把那些相同的部分看作是集体共享的、稳定的因素,把那些相异的部分看作是变异的、不稳定的因素。

  之所以强调“成熟的孟姜女故事”,是因为孟姜女故事在千百年的传承过程中,历经变化,由早期无名无姓的杞梁妻到后来的孟仲姿、孟姿、孟姜女,再后来又插进一个第三者秦始皇,故事的主题、内容、形态均发生了质的变化。为了方便比较,我们首先要把比较的对象限定在一个大致同质的故事范围之内。所以,我们必须将讨论范围限定为“成熟的孟姜女故事”。为了有效地执行这一限定,我们只分析20世纪以来民俗学者们所搜集的各种孟姜女故事。

  接着,我们得把这些孟姜女故事都摆出来,然后像拆机械零部件一样,把每个故事都分拆成一串相对独立的情节单元。我们把这种情节单元叫做“母题”(motif)。

  我们把每个孟姜女故事都分解成一串由若干母题组成的链条,然后把一串串母题链放在一起进行比较。通过合并同类项,我们很快就能看出哪些母题是所有故事都共有的、传承的,哪些母题是属于个别故事独有的、变异的。

  当然,在把这些故事拆分成母题链之前,我们首先必须问清楚:哪些故事是可以拿来进行比较的?或者说,我们认定一个故事是“孟姜女故事”的前提是什么?

  首先,女主人公的名字必须叫做孟姜女,她是一个性情刚烈、有顽强意志的年轻女子。这是同一题材的故事最起码的前提。

  其次,我们必须把列入讨论的故事限定为“为死去的丈夫而哭倒长城的那个孟姜女的故事”。也就是说,只有当故事必须具备了“为死去的丈夫而哭倒长城”这一“标志性事件”,我们才能把它列入讨论范围。

  围绕同一标志性事件,围绕同一主人公而发生的各种故事,我们称之为“同题故事”。据此,我们就把所有围绕“为死去的丈夫而哭倒长城”这一标志性事件、围绕主人公孟姜女而发生的各种故事,都叫做“孟姜女同题故事”。

  确认了界限范围之后,我们开始对所有孟姜女同题故事进行母题拆分,然后把拆分好的母题链拿来进行比较,很容易就会发现有这样几个关键性的母题是几乎所有同题故事中都要包含(或隐含)的:

  1. 秦始皇要修一座长城。

  2. 男主人公逃役。

  3. 男主人公成为孟姜女的丈夫。

  4. 男主人公被发现逃役,并被送往长城。

  5. 男主人公死去,并被筑进长城。

  6. 孟姜女寻夫。

  7. 孟姜女哭倒长城,找到丈夫遗体。

  8. 孟姜女报复害死丈夫的元凶。

  9. 孟姜女自杀殉夫。

  如果仔细考察以上9个母题,就会发现它们都有“前因后果”的逻辑关系,环环相扣,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围绕着故事的标志性事件,被故事进程紧紧地串在了一起。也就是说,每一个单独的母题都是故事逻辑结构中的必备环节,缺了其中任何一环,别的母题就会没有着落,最终可能导致整个故事的支离破碎。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文章来源:《民俗研究》微信公众平台
【本文责编:郑艳】

分享到:
上一条: ·[黄静华]史诗文类视角中的拉祜族“古根”叙事传统
下一条: ·[王逍]人生仪礼展演与集体记忆强化——以畲族“做表姐”斗歌习俗为例
   相关链接
·[罗伯特·莱顿]西方艺术人类学研究的四个理论背景·[黄中祥]哈萨克族史诗的母题组合类型
·学者专访:“二十四节气”在现代社会有何功能?·[赵李娜]上海都市民俗渊薮:石库门文化功能之重新定位及精神内核的再审视
·[张倩怡]电子游戏文本的故事形态分析·[杨兰]苗族史诗《亚鲁王》战争禁忌母题研究
·[谢开来]全球化与民俗化背景下的中国动画对民间故事的一次再发掘·[文忠祥]传统的现代面相:传统青苗会社会功能的现代转型讨论
·[王亚芳]村落社会变迁中仪式功能的转换·[王婷婷]汉藏兄弟型民间故事的比较
·[王明 曾舒]水旱灾害民俗的功能·[钱梦琦 姚兆余]刘皇神信仰的功能变迁研究(1949-2015)
·[潘玥城]宜兴《男欢女嬉》信仰元素及其功能研究·[毛巧晖]越界:1958年新民歌运动的“大众化”之路
·[刘强]标准化与多元化:观音信仰的形成过程及其功能发展·[黄君榑]水的神话母题
·[黄景春]作为买地券价格的“九九之数”·[和跃]彝族神话中的道德意识对彝家新寨建设的意义
·[冯玉洁]客家女性民俗及其功能浅析·[陈春梅]赣南石城灯彩的起源发展与演变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