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招募咨询顾问   ·中国立春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大会暨首届立春文化传承保护研讨会在衢州召开   ·全国第三届牛郎织女传说学术研讨会在山东沂源举行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萨满文化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萨满文化研究

[于洋]史禄国对满族萨满类型的研究与相关反思
  作者:于洋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5-08-05 | 点击数:7258
 


  史禄国(S.M.Shirokogoroff)(以下简称史氏)是满族萨满教调查研究史上一位颇有建树的学者。他的满族萨满教调查于1915年至1918年期间展开,史氏在黑龙江瑷珲地区(今黑龙江省黑河市)进行了长达18个月的田野工作,随后又对东北其他地区以及北京的满族人进行短期调查,其研究成果主要体现在他的著作《通古斯人的心智丛》[1]中。尽管满族萨满教研究只是史氏通古斯学[2]的构成部分,他却因此呈现了弥足珍贵的满族萨满教调查资料,触及了满族萨满教的一般理论。关于满族萨满的分类问题,是史氏满族萨满教研究的重要议题之一。本文在对史氏满族萨满分类研究进行介绍的基础上,结合我们关于满族萨满的历史文献与实地调查,尝试就其中的一些问题进行讨论。

  一、萨满的类型

  满族萨满依托氏族(莫昆)组织而存在,可分为“包衣滚”(满语,家族的)萨满和“安巴”(满语,大)萨满,前者为祭司型萨满,后者为巫师型萨满。

  (一)包衣滚萨满

  史氏的调查发现,包衣滚萨满不具备“掌控”神灵的能力,他们通晓固定的祭祀方法,负责主持祭祀氏族神灵的特定仪式。在满族人的观念中,每一成员都与所属氏族的神灵系统紧密相连。“有多少莫昆,就有多少神灵群”,[3]只有通过懂得氏族仪式或典礼的包衣滚萨满,氏族神灵赐予的佑护才能施予族人。

  包衣滚萨满由莫昆大会认定,候选者从熟悉氏族仪式与传统的人员中产生。在不同的满族氏族中,包衣滚萨满的数量不一,个别氏族多达十几位。不过,每个氏族中只有一位包衣滚萨满承担主祭人的角色。如遇主祭萨满去世,或因为年老不能为氏族服务的情况,人们会在氏族的秋祭活动中选出继承人。[4]

  在不同类型的献祭仪式中,包衣滚萨满须保证仪式程式和唱词的准确性。每个氏族的包衣滚萨满都有记录仪式唱词的手抄本,这些文本一般不记录仪式细节,后者主要通过萨满的口头传统进行传承。在史氏调查期间,他发现不同氏族的仪式各具特色,形式不一。在义和团运动中,一些氏族萨满文本丢失,伴随着满语知识的遗忘,仪式难以恢复,因此退化为没有任何祈祷的简单跪拜。而有些氏族则没有遇到上述情况,仪式得到了维系和延续,内容丰富者长达几天才能完成。

  此外,包衣滚萨满承担决定氏族分裂的社会角色。当一氏族分裂为可通婚的两个氏族时,他们会采取一种“宗教形式”,象征性地将氏族神灵的神位分开。只有通过该仪式,被分裂的两个氏族才可以通婚。在日常生活中,包衣滚萨满要处理氏族神灵和外神之间的关系,他们会采取特定的仪式手段,防止氏族之外的神灵与氏族神灵相混淆,享受氏族神灵祭品。满族人认为,如果发生此类情况,氏族神灵的善意活动可能会因此终止。

  (二)安巴萨满

  与包衣滚萨满相比,安巴萨满具备进入迷幻(extasy)状态的能力,掌控一定数量的神灵群。根据史氏的调查,满族的安巴萨满为神抓萨满。长期以来,满族人厘定并传承了选择安巴萨满的文化传统。一般情况下,回到氏族中抓萨满的神灵为已故的萨满祖先,安巴萨满候选人被“相中”后,会表现出成为萨满的典型征兆,如躲避阳光、坐在地上或者炕上沉默、突然哭泣或歌唱、离家一段时间并返回、爬树并且跳跃等。

  如遇此类情况,莫昆大会要讨论候选人是否具有承担萨满的资格,讨论的内容包括萨满候选人的道德、掌握传统的能力等方面。候选人被认定后,由有经验的师傅萨满教导,学习内容涉及氏族的萨满教传统知识以及仪式细节。满族人相信,在这一过程中,候选人会从萨满祖先处获得助手神灵,并逐渐掌控这些神灵。一段时间过后,安巴萨满要举行一次由全部氏族成员参加的认定仪式。只有通过此仪式,其萨满资格才会得到氏族的认可。

  在认定仪式中,有两项内容比较重要。第一,萨满要记住氏族神灵的名字和细节;第二,萨满要能够掌控“冷”和“热”的技能(如跑火池、钻冰眼等),氏族内部会有一些检验者负责对萨满的表现进行评判。通过检验的新萨满,仪式结束后要向所领神灵进行一次献祭。需要说明,在史氏调查时期,并非每个满族都有安巴萨满,大多数氏族只有包衣滚萨满。[5]因此,满族的安巴萨满虽然是氏族的萨满,但也会为那些“扣香”(即没有神抓萨满)的氏族服务,收取一定的报酬。

  安巴萨满的社会作用多为“治疗”,主要处理灵魂失调、驱赶附身邪魔等问题。他们运用萨满教的神灵与灵魂“理论”,寻找人们所遇“病”和“事”的原因,并予以恰当的解释。然后,安巴萨满会在萨满助手的配合下,举行以迷幻技术为核心特征的仪式,氏族或地域社会的全体成员都需要参加,仪式的目的是恢复病人的心智平衡。此外,安巴萨满的“治疗”手段还包括占卜、预测等巫术方式。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民俗学博客
【本文责编:CFNEditor】

分享到:
上一条: ·[薛虹]满族萨满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下一条: ·[郑文]多面的他者:16世纪到20世纪中叶西方视野中萨满形象
   相关链接
·[定宜庄]清末民初的“满洲”“旗族”和“满族”·[高荷红]从记忆到文本:满族说部的形成、发展和定型
·[袁泽锐 熊焰]潮汕地区“童乩”现象起源初探·[唐钱华]彝族苏尼的萨满特征及若干理论问题探讨
·[高荷红]在家族的边界之内:基于穆昆组织的满族说部传承·[穆希琳]文化社会学视角下民间文学类非遗项目的传承困境探析
·[莱莎]妈祖之旅:从民间萨满到海神·感受《萨满神歌》的独特魅力
·[高荷红]国家话语与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讲座预告】“我是满族人”历史文化系列讲座
·[郑文]多面的他者:16世纪到20世纪中叶西方视野中萨满形象·[于洋]试论满族家神系统中的南位神
·蒙古族学者尼玛与席慕蓉合译新书《萨满神歌》首发·[薛虹]满族萨满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郭淑云]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王琨]浅析辽东满族的婚姻故事
·[高荷红]非物质文化遗产下的国家级传承人·[刁丽伟]牡丹江地区满族祭祀仪典程式化的研究
·[马岩 孙璐]亲近濒临衰落的满族文化·2014长白山国际萨满文化艺术节召开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