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萨满文化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萨满文化研究

[郭淑云]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
  作者:郭淑云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5-01-09 | 点击数:8822
 

 

星辰崇拜是萨满教古老的崇拜观念。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有着密切的联系。星辰崇拜丰富了原始萨满教的内容,同时,也藉助萨满教这一载体,保留、传承了北方先民的天文学知识;它强化了人们固有的星辰崇拜意识,也使人类对自然的探索更加神圣化,激发了北方先民世代观察天象的热情,从而积累了许多天文学知识,丰富了我国天文学的宝库。
 
一、萨满教星辰崇拜观念
 
我国北方民族对星辰的认识与他们所信仰的萨满教密不可分,而且许多是通过萨满教传承下来的。这与古代先民及世界许多原始民族对星辰的认识途径多有相似之处。
在萨满教世界中,对星辰的崇拜悠远而广泛。首先,各民族的星辰神话丰富多彩。如鄂伦春族把北斗七星称为“奥伦博如坎”,即主管仓库的女神。她由一位不堪丈夫虐待的鄂族妇女和高脚仓库一起飞上天幻化成星。猎户星座是一位百发百中的猎手被毒蛇咬死后,升天而成猎户星。哈萨克人称昴宿星为避难星,传说它原来在地上是一条虫子,骆驼怕它飞走,老把它压在脚下。有一天,骆驼站累了,想休息一下,就让牛来接替自己,当牛站在骆驼的位置上用力压昴宿虫子时,昴宿虫子就从牛蹄子的缝隙中爬了出来,一下子飞到天上去了。从这以后,地上便有了冬天。[1]
在蒙古族各部落中,大都有三星来自“三头神鹿”之说。据传远古时有位神箭手追杀三只鹿,眼看着就要射杀的时候,突然三只鹿升天而去,猎手立即向空中追射几箭。鹿到了天上化为三星,三星的下面还可以看到猎人放的箭。[2]
满族星辰神话更为古老,众星神多为女性英雄神。布星女神卧勒多赫赫与天神阿布卜赫赫、地母巴那姆赫赫为创世三姐妹。布星女神人身鸟翅,身穿白色鸟羽皮袍,背着装满星星的桦皮口袋,周行天地,司掌明亮。穹宇间众星辰所以东升西移,是由于耶鲁里企图将布星口袋骗入手中,以便独揽星阵。布星女神用自身的光芒照射耶鲁里的双目,使其头晕目眩,慌忙中将装满星星的布星袋自东往西抛了出去,布星女神便从东往西追赶,由此形成了星辰东升西移的路线。[3]有关星辰神话还有许多,在一些民族中,几乎有多少星名就有多少神话传说,构成星辰崇拜文化的基元。
其次,北方各民族的祭星仪式别具特色。星祭以祭神娱人的形式展示了萨满教星辰崇拜观念,反映了北方民族对星辰和星辰与人类关系的认识。但其内涵与仪式却各不相同。蒙古族称北斗星为“七老翁星”,奉为主司繁殖的生命之神。人们祭祀七星,祈求人丁兴旺,牲畜繁殖。此外,为了求得狩猎幸运、占有良马以及拥有一位明君和优秀的战争首领,也要祭请七星,以驱逐邪气、痛苦、恶鬼和妖魔。祭祀早期要杀牲并献酸奶子。后来则演化为于正月初七在庭院西北角举行仪式。届时要在供桌上摆香炉,点着草香,燃明珠兰(佛灯),盛上熟羊肉做供品。全家面向北斗星跪拜祈福,以求光明吉祥。[4]
锡伯族将七星视为方位神,在锡伯族先民漫长的狩猎生涯中,人们只能靠七星辨明方向。为了表达对七星神的崇拜心情,锡伯族每年阴历十二月二十七日,宰杀一只肥公羊祭祀七星。同时,在西屋西墙处置一小炕桌,按北斗七星的位置在桌上将点燃的七根蜡烛摆好,家主带一家老小点七根香跪拜,并把事先削好的七根木桩按北斗星的位置在西北墙角钉好,每一个桩上点一个面烛。[5]
满族及其先世女真人的星祭礼仪最为隆重,所反映的文化内涵也相当丰富。满族民间说部《东海沉冤录》记录了满族先民东海窝稽人的祭星情景:东海祭星一岁两举,可单独祭星,亦可与祭祖合祭。初雪时祭星为禳祭冬围丰盈;正月祭星为除祟祛瘟,祈祝康宁。初雪祭星要在那丹那拉呼(俗称七女星,昴星座)升上东天时,燃起九个木柴火堆,如同九个通天白柱,俗称“星桥”。据传,火柱起“神树与天通”的作用。火又逐秽照明,可助星神不遭邪侵,夜夜明亮,为人间指路和传递吉音。正月祭星除有九堆火柱外,还要献鹿、野猪、大雁、山雉等野牲。不求肥大,只要活牲,洒鲜血于山林和火堆中,并燔烤野牲肉做祭品。[6]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豆丁网
【本文责编:王娜】

分享到:
上一条: ·[高荷红]满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下一条: ·[薛虹]满族萨满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相关链接
·[色音]蒙古族萨满文化:变容与保护 ·[唐钱华]彝族苏尼的萨满特征及若干理论问题探讨
·感受《萨满神歌》的独特魅力·[刘宗迪]天文学史上的“织女”与“牛郎”
·[阿地里·居玛吐尔地]玛纳斯奇的萨满“面孔”·[陈岗龙]天鹅处女型故事与萨满教
·[章启群]《月令》思想再议·[章启群]《月令》思想纵议
·陈美东:中国古代历法概说·天文学家:今年立春准确时间为2月4日18时22分
·[乔虹]卡约文化的丧葬礼仪·[刘厚生]满族萨满教神词的思想内涵与艺术魅力
·[汪玢玲]赫赫女神 飞御八荒·[色音]变迁中的蒙古族萨满教
·[黄鸣]中国古代的天文学与文学·[王平鲁]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张树卿]满族入关前后的萨满教·[孟慧英]萨满教的亡魂与阴间
·[赵志忠 姜丽萍]《尼山萨满》与萨满教·[孟慧英]萨满教与萨满神话中的火神及盗火英雄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