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非物质文化遗产理论与实践国际学术研讨会暨暑期学校:招生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会员费在线缴纳清单(截止至2017年4月30日)  
   研究论文
   藏书楼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跨学科话题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一带一路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余未人]“绽开在贵州高原的小花”——记刘锡诚先生
  作者:余未人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08-02 | 点击数:1161
 


  一份刘锡诚先生的著作要目呈现在电脑屏幕上,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我没法在一篇小文中评价这样一份厚重的人生成果,只是随意撷取了几朵绽开在贵州高原的小花。

  刘先生身居京城,又长期从事理论研究,但他的学术视野远远越出了书斋,一直在田野中徜徉。在上一个马年,我曾请他为一本无名作者写贵州屯堡文化的书籍写序,他两三天后就发来了序稿,角度新颖、视域辽远,对贵州屯堡文化如数家珍,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年轻学人的关切。

  2009年,贵州紫云县麻山的苗族唱诵刚被发现,我们将这个长篇唱诵初定为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但本地的搜集者和学者都还处于一种“盲人摸象”的状态,亟需得到学术界的支持与帮助。我曾经多次通过电话和电邮向刘先生请教、与之切磋。其焦点集中在唱诵的定位上。我们共同关注的是,麻山的这些唱诵

  是苗族史诗吗?《亚鲁王》是苗族英雄史诗吗……我虽然持肯定观点,但论据无疑是不足的。刘先生说,他24岁时,就曾被中国民研会第一个派到青海去组织英雄史诗《格萨尔》的搜集研究,那时兰州通往西宁的铁路刚竣工,他是乘第一辆火车去的西宁。他由自己的亲历,引申出许多关于史诗搜集整理的难点。对于麻山发现的苗族唱诵,刘先生坚持不能仅凭口述、凭感觉认定;因为我们不懂苗文,所以要认真研读汉译文本,才能做出判断。后来,搜集者加班加点,先翻译、整理了1500行史诗文本,由贵州省非遗中心主任亲自送达北京刘先生的手中,经他的认真阅读、研究,做出了肯定的结论。我觉得,刘先生在当时做出这个评判也是有风险的,因为那时《亚鲁王》的搜集虽已不少,但只有一个人能够笔译,进度上只翻译了史诗第一部的六七分之一。但现实情况是,这部长篇史诗的搜集工作如若不能得到国家层面的肯定与支

  持,没有经费的投入,搜集翻译工作显然是做不下去的。刘先生抛开个人的种种考虑,凭着深厚的学术积累,大胆地肯定了其英雄史诗的定位。这对《亚鲁王》的搜集整理工作,是一副最有力的强心剂。《亚鲁王》翻译的初稿形成后,刘先生读了很不满意,我也觉得那部译稿是通不过的,但自己又不想介入具体的整理、编辑工作。这时,刘先生提出了要求,冯骥才先生又找我谈话,坚持要我介入具体文字的整理,我只得从命。回头看,我很感谢他们二位的严格要求,保证了书籍的高质量。《亚鲁王》被评为国家级非遗项目后,刘先生随时关心它的后续工作,比如史诗下几部的搜集整理,传承人的情形,翻译者的心态,等等。这也是一个学者对这部史诗持之以恒的、发自内心的学术关怀。

  刘先生深知贵州民间文学蕴藏的丰厚,随时关注这这方面的态势、信息。2012年年底,刘先生应邀到贵州省图书

  馆向来自全国各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培训班”的学员们作讲座。他抽出了有限的半天时间,冒雨前往清镇市龙窝村猫寨组造访苗族四印苗支系的歌师王老咪。那里有一个新发现的苗族唱诵,我初步将其定名为《簪汪》,是一个关于四印苗创世、征战、迁徙的唱诵。

  先生是北方人,听贵州清镇的汉族方言就有困难,何况唱诵是苗语,先生的听力也明显较弱。于是他便让我和一位当地文化馆的小伙子提问,他细细辨听,回去后又多方查找资料。我们去的一行人中,后来只有他既写了文章《走马苗寨》,又拍了若干照片。而清镇当地人和我这样的本土学者,却至今没能将那些唱段完整地摄录下来,更没找到四印苗中能够胜任汉文翻译的人,实为愧疚。

  在刘先生身上,除了学富五车的积累外,更有一种执著的学术精神,它使得先生年至八旬而充满活力,学术生涯无尽。祝愿先生生命与学术之树常青!

 

  文章来源:《中华读书报》2014年05月21日 07 版
【本文责编:思玮】

分享到:
上一条: ·[刘跃进]邓绍基先生的学问人生
下一条: ·[吴思远]纷争逐罢羡优伶,翔空飞钓亦关情
   相关链接
·近百首龙华民谣汇编成册·山东省民俗学会第六届代表大会暨学术研讨会召开
·学者为《中国民间文学大系》 出版工程建言献策·《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学术体例研讨会暨“大禹神话与口头传说”学术研讨会成功召开
·山东省民俗学会第六届会员代表大会暨山东民俗学与民间文学学术研讨会在济南召开·[杨红君]比较视野中的彝族民间文学
·民间文艺学家刘锡诚专访:整体研究与建构中国特色民间文艺学·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座谈会在京召开
·[刘锡诚]黄石:一个被隐没的民俗学家·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启动实施
·[郭俊红]民间文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全国第三届牛郎织女传说学术研讨会会议综述·学者建议民间文艺作品著作权保护需稳步进行
·[柳倩月]中国民间批评史研究的理论范畴与方法建构·《东北民间故事》出版,抢救寒地黑土的民间文学奇葩
·[毛巧晖]国家话语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资料搜集整理·[管育鹰]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保护机制探讨
·[刘守华]映日荷花别样红——读《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学术史》·[朱佳艺]背过身去的大娘娘:照亮娥皇女英的面容
·[黄静华]一则“神话”的诞生:民间文学知识的实践和反思·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7年博士招生专业目录(民俗学、民间文学方向)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