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传承人与社区

首页民俗与文化传承人与社区

广州最后一个讲古佬后继无人
  作者:刘显仁 杨亚明   摄影/图:颜晓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3-09-25 | 点击数:2748
 

 

  本报讯(记者刘显仁通讯员杨亚明)凡是广州上了点年纪的人都会记得讲古佬颜志图(见左图,颜晓明摄)———羊城最后一个民间讲古艺人。昨日,在失去最后一块讲古阵地沉寂近2年后,他终于“重出江湖”———应邀来到东山区社区服务中心作表演,中心甚至有意请他长驻讲古。他最近又忙起来了,一小区

  已敲定他每周三、周六去讲古,另有某区的青少年宫也有意邀请其加盟,担任校外辅导员。

  入行42载 亲历讲古由盛而衰

  自从1961年进入讲古行当42年以来,颜志图亲身经历了讲古的由盛而衰。1961年,他听到名家王盖华讲《水浒》。散场后,他向王盖华请教。王盖华推荐他到说书学会,拜侯佩玉为师。

  他说,当时讲古是名显学,“广州城各个公园到处都有古坛,有几十个讲古佬。”哪知他这一张口就是42年,亲历了广州讲古的盛衰。上世纪80年代以来,讲古日益没落,古坛越来越少,到了2001年3月,坚守在全广州最后一个古坛———市二宫的颜志图也被礼送出门。

  早年为了更好讲古,他从名师学螳螂拳,不料到这两年来,他不得不靠当年的旁艺维生,专职做武术教练。

  遭遇尴尬 10个学徒无一能坚持1年

  说起讲古的前途,颜老也是一脸黯然。他坦陈,“这二十年来,讲古艺人越来越少,老一辈艺人相继去世,走一个就少一个,又没有新人补充,现在剩下的讲古艺人已屈指可数了。”他同时还兼任着广州说书学会会长,早几年他登广告招了10个学徒,不收任何费用。当他拿出全部身心,满腔热情地编写讲义,手把手地想把“绝活”传给他们时,徒弟们却耐不下心来,一是电视、电影、歌舞厅等各种娱乐方式兴起,“讲古”也渐渐失去了吸引力,“再则看不到前途,没有一个人能坚持一年的”。他说,2001年后做师傅也“失业”了,没地方讲古,靠作武术教练为生,所以近几年再也不提收学徒的事情了。

  但更可怕的是观众早已日渐减少。颜志图回忆道,2001年3月前他曾在市二宫专门讲古,“但讲古的场次也是逐步缩减,从开始一周四场逐步减至一周一场,最后终于停止了”。他说,而且讲古的听众几乎全是老人,偶尔能见到一两个小朋友就觉得格外亲切,“但在讲古盛行的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听众主要就是一老一少”。颜志图有一个独生女,现在已是广州外语外贸大学的大三学生,“但她也一样不喜欢听讲古”,更不用说学讲古了。

  讲古经验 整理好19年仍无法出版

  颜老真正最担心的还是怕讲古失传。1985年时,担任市说书学会会长的颜志图把老艺人的经验总结归纳,写出一本《广州说书技巧论文》,“但出版社出这种书无利可图”,所以写成后一放19年,一直没有一个出版社愿意出版。前不久广州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动找到颜志图将讲古经验一整理,“发现整整有10万字”,协会主席曾应枫说,“目的在于抢救,但能否出版仍是个问题”。

  出路在于旧瓶装新酒

  袁钟仁(暨南大学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原副所长、副研究员):这类民间传统技艺的出路还是在于旧瓶装新酒,“以讲古为例,你一讲就是一两个小时”,现在工作节奏这么快,听众就不一定有时间和兴趣听,老民间艺人们要变换部分传统的艺术形式。

  龚佰洪(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一是民间艺人本身要转变脑筋,转换艺术的表现手法,其次讲古的内容本身也要变,不能老是那些老剧目。二是社会有识之士也要为这些民间艺人的培养创造氛围。

  文章来源:新浪-广州日报 2003年09月26日09:21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羊城最后一个“讲古”人?
下一条: ·千年“南溪号子”成濒危非遗项目
   相关链接
·[张丽丽]高校社区公共民俗学的实践·[钱梦琦]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与代表性传承人制度研究综述
·[林继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保护的中国实践·[陈杭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乡土社会对文化行政的适应与利用
·[李虎]论传承人流动与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刘正爱]在田野中遭遇“非遗”
·梁莉莉:《传承行为与保护实践:回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研究》·非遗传承人赵树宪:当下是非遗最好的发展时期
·2017年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实施情况报告·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首批优秀成果发布
·[刘魁立]非遗保护,还须多些“契约精神”·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集体先进个人和第五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座谈活动在天津举行
·非遗传承人群研培计划优秀成果(上海高校专题)展在京开幕·[林继富]保护非遗关键在于保护传承人
·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数据统计·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分布大地图
·非遗传承人衡阳张紫映与世长辞·文化和旅游部:关于公布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通知
·我国著名格斯尔奇吕日甫大师逝世· 文化和旅游部等:关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实施方案(2018-2020)》的通知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