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深切缅怀中国民俗学会顾问柯杨教授   ·2017年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中国民俗学会会员费在线缴纳清单(截止至2017年4月30日)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学理研究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学理研究

[王宪昭]有的放矢地培养非遗研究人才
  作者:王宪昭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5-16 | 点击数:4457
 


  非遗研究人才是一种复合型人才,在非遗的保护工作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国在非遗研究人才队伍建设中做了许多有益的尝试,但也明显存在一些不足。如何有的放矢地做好非遗研究人才的培养工作,的确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尊重人才规律建立科学的培养与管理体系

  考虑社会需求,建立科学的评估机制。社会需求是推动人才成长的催化剂,而培养人才的最终目的也是服务于社会。非遗专业人才的研究活动和成长过程只有与社会的需求紧密结合起来,才会有存在价值和强大的生命力。因此,那些与非遗保护相关的教学与科研实体,在培养非遗专业人才时首先应考虑到社会需求导向,并能将评估机制应用到非遗人才的使用和培养过程,评估目标应突出非遗研究人才知识面的“博”与“广”,专业理论的“专”与“精”。

  探讨人才成长规律,建立顺畅的人才培育体系。应根据人才成长特点,采取多渠道、多模式,培养具备非遗传承、保护、发展、管理、研究能力的多类型、多层次人才。构建人才培育体系时注重各级主管部门和教育、研究机构的上下互动和横向联合,如中央美院非遗研究中心明确提出了“学、产、民、官”四位一体的运作机制,将专业科研与人才培养、社会效益创造、非遗传承人的互动和推动政府加强非遗保护机制建设密切结合,通过与政府部门沟通、成立民间艺术研究机构、实地考察地方民间艺术等方式,在教学与实践的链条中培养学生的研究能力与实际应用能力,取得了良好效果。

  扩大研究人才视野,建立良好的交流与激励机制。应打破单一研究机构自身研究领域和研究方法的局限,建立国内外校际和机构间的人才交流机制。同时,还要根据他们的研究和个人发展的需要,提供多方面的学术保障,疏通学术与田野的交流渠道,采取多种激励措施,推动成果的运用。

  规范学科建设实现人才的专业化和职业化

  科学规划,规范学科发展。学科建设是培养高质量人才和开展高水平科研的基础,也是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体现自身价值的根本所在。这些院校和机构应当继续巩固或积极发展非遗保护与应用学科,为国家提供相关成果和应用信息,积极协助、支持各级政府和文化部门制定适合国情的文化政策和操作模式。在学科实践上,应在认真调研、科学论证的基础上改造传统学科,打破学院式的教学或研究模式,鼓励引入交叉学科、边缘学科和新兴学科的知识与理论。

  强化特色,突显学科优势。从目前非遗人才资源的利用和培养现状看,一个单一的教育或科研部门试图包揽非遗的全部内容是不可能的。教育和科研机构必须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确立重点研究方向,形成人才利用和培养的个性和优势。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口头传统研究中心,以广泛流传于少数民族中的歌谣、史诗、传说、故事等民间口头艺术为研究重点;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在多年人才培养和教学积累中,将民俗学研究不断推向纵深,等等。强化特色有助于促进研究人才“专”与“博”的良性发展。

  稳定专业,培育学术梯队。非遗保护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的工作,无论是资料整合还是理论发展,都需要长期积淀,既要有专家的介入和传、帮、带,又要有后继人才的持续培养。培育结构合理的人才梯队,是确保非遗研究持续发展的重中之重。我们应该在广泛调查论证的基础上,根据长期的需要,全面审视各类人才的社会需求,确定比较合理的年龄层次和专业结构比例,为一个部门、地区乃至全国的非遗研究人才队伍建设提供信息引导和政策支持。

  普及基础,努力避免“大学后”现象。人才培养具有一定的周期,在基础教育中有目的地强化民族文化意识有利于提高专业生源的质量。例如在全国各地中小学学校教育中,开发与非遗有关的地方性文化教材;在少数民族聚居区开展本民族文化知识的学习与鉴赏,等等。同时,应努力避免“大学后”现象。由于目前国内许多大学教育并没有真正摆脱应试教育的束缚,学生在大学毕业后,由于所学的知识与社会脱节,不得不再花大量的时间、精力重新进行学习和培训。这就要求培养部门在教学中必须特别关注非遗学科的实践性特点,把专业研究应储备的知识与非遗的实际需要结合起来。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2年5月11日
【本文责编:思玮】

分享到:
上一条: ·[王宪昭]我国非遗研究人才培养面临三大问题
下一条: ·[陈志勤]论作为文化资源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利用和管理
   相关链接
·发展2003《公约》结果式总体框架开放式政府间工作会·2017全国非遗保护工作会议举办
·非遗推广可以更有趣·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会议在京召开
·培养传统工艺的领军人·[罗微 高舒]2016年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研究报告
·[吴晓亮 郝云华]云南少数民族非遗新生代传承人“回逆再构”式培养研究·[赵宗福]苏平的花儿演唱艺术与西北花儿的传承保护原创
·“中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发展”学术研讨会邀请函·文化部负责人就《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答记者问
·徐艺乙:振兴工艺 弘扬传统·非遗保护 VS 产业发展
·传统工艺 VS 环境保护·云南官渡区开“非遗分馆”
·让传统工艺传承更加自信·让传统工艺与时代脉搏同频共振
·实实在在地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沉痛悼念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李腊翁
·关于公布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培计划咨询专家的通知·山东:非遗传承带活“一盘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