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立春文化与二十四节气学术研讨会征文通知   ·[紧急]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与会通知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什么是民俗
生产劳动民俗
日常生活民俗
社会组织民俗
岁时节日民俗
人生礼仪
游艺民俗
民间观念
民间文学
   什么是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
历史民俗学
理论民俗学
应用民俗学
民俗语言学
艺术民俗学
   关键词与术语
   观风问俗
   民俗图说
   China in Focus

民俗图说

首页民俗与民俗学民俗图说

中国蓝印花布孤单的手艺
  作者:钟和晏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5-14 | 点击数:5705
 
久保玛萨在她的东京“中国蓝印花布”店门前

  “我们对蓝印花布真正细微的了解是早就没有了,对纹样意义的认识模糊而混乱。
这些旧东西,你要知道原本的出处和周到的想法,然后再去利用。”

  四缬中的灰缬

  久保玛萨(Masa Kubo)开在上海长乐路上的“中国蓝印花布馆”展室墙上有两个小镜框,里面的照片一张是黑白的,拍的是湖南韶山毛主席故居里叠放在床上的蓝印花布棉被。她记得很清楚,1972年3月她随日本妇女代表团第一次来中国,那条叠得整整齐齐的棉被是她在中国第一次看到的蓝印花布实物。这之前,她只在东京也上映过的《祝福》、《林家铺子》等电影里见过那种自织自染的中国花布。

  还有一个镜框是件日本浴衣的模型,根据久保自己的考证,1927年芥川龙之介自杀的时候穿了一件印着麒麟、仙鹤纹样的蓝印花布浴衣。他曾在中国游历过,他把素雅的蓝白花布作为自己的寿衣。因为同一种印染方式的花布,两个毫不相干的人物场景被这样并置在一起。

  北京爱慕大厦爱仁美术馆里,“中国蓝印花布展”占据了一个展厅空间,入口处已经有蓝白花样的布匹层层叠叠地直挂下来,像是模仿着农家院子空场上晾布的情景。把布匹挂在高高搭起的晒杆上,如同帷幕一样飘荡着,或者左右两侧各用三根竹竿,上端捆在一起构成稳定的支架,花布就搭在中间那根横长的竹竿上。总共100余件蓝印花布大多数是20世纪初期的被面、帐檐、包袱布等民间用品,大多数是蓝印花布之乡南通地区的纹样花色,也许因为只有素朴古旧的蓝白两色,展厅里多少显得幽暗静寂。

  今年88岁的久保玛萨出现在那里的时候,展览已经接近尾声,展览的主办者之一——北京汉声文化的创办人黄永松站在她旁边,两个人都穿一身布衣。黄永松身上是单色的靛青衣服,久保是扎染的蓝白花色衬衣和蓝花布裤子,她对我说:“我一路从东京到上海再到北京,没有看见一个行人是穿蓝印花布衣服的。”

  久保玛萨1921年出生在日本东北的福岛县白河,17岁开始到东京工作,后来被左翼戏剧家久保荣收为养女。到现在,她还是习惯把久保荣的戏剧集当作送人的礼物,还会提到曹禺1956年曾经去过她家,写下一幅“文字因缘骨肉深”的题字。久保荣不是共产党员,但他曾任日本无产者戏剧同盟的常任中央委员,也曾因为进步戏剧活动在上个世纪40年代被投入监狱。1958年3月,56岁的久保荣因精神躁郁症在东京顺天堂医院治疗期间自杀。

  “有人呵护,物才会有情,我在乎的是久保玛萨这个角色的出现,使得中国蓝印花布这一孤单的手艺没有完全断掉,老太太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黄永松对我说,“我们对蓝印花布真正细微的了解是早就没有了,对纹样意义的认识模糊而混乱。这些旧东西,你要知道原本的出处和周到的想法,然后再去利用。”

  从历史来说,历代生产印花布的印染方法一共有4种,即夹缬、葛缬、绞缬、灰缬,“缬”是古代印染工艺中对防染印花品的统称。葛缬即现在所谓的蜡染,绞缬也就是扎染,夹缬是用两块互相吻合的阴刻纹样木板夹住织物染色,织物被木板的表面夹紧,染液无法渗透,只有阴刻成沟状的凹进部分可以让染液流过。现在,日本正仓院还藏有唐代夹缬品,如著名的“草木对鹿夹缬屏风”、“花树双鸟纹夹缬”等等。

  “中国蓝印花布展”上的蓝印花布无一例外是灰缬,过去称“药斑布”或“浇花布”。因国力衰退,宋朝曾多次下诏禁止在民间使用染缬和贩卖缬版,《宋史·舆服志》记载,“令开封府申严其禁,客旅不许兴贩缬版”。所以到了南宋,更加简便的桐油纸刻花版在民间代替了梨木、枣木等夹缬木制花版。

  根据《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的描述,“药斑布出嘉定及安亭镇,宋嘉定中有归姓者创为之。以布抹灰药而染色、候干、去灰药,则青白相间。有人物、花鸟,做被面、帐帘之用”。药斑布中的“药”就是染色原料蓝草,“斑”是防染浆剂印后构成的大小斑点,就是这些斑点防止染上蓝色的染液,形成保留坯布白色的图案。说起来,四缬用的都是染色与阻碍染色的原理,通过物质手段来控制防染形状,获得所需要的花纹。

  用图片、文字加实物的形式,刻板、刮浆、染色、刮白等基本的蓝印花布工艺流程在展览上被演示出来,其中一张照片是久保玛萨1977年参观南通启东县卫东印染厂时拍的,当年17岁的吴元新穿着蓝布中山装,正在那里埋头刻花版。“文革”的时候,启东县汇龙镇改名卫东镇,那个民间称为“染布店”的地方自然也就成了卫东印染厂。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09-08-26 16:53
【本文责编:思玮】

分享到:
上一条: ·扎染的蓝白之美之忧
下一条: ·屯堡村落的傩戏生态
   相关链接
·第三届中国非遗传统技艺大展黄山开幕·为民族传承、为生活创新
·[调查]环保与非遗:700年中国“皇家琉璃之乡”琉璃厂全部关闭·倪弋:民俗怎样与法律兼容
·非遗节系列报道丨中国艺:中国传统工艺新生代传承人竞技与作品展·让传统技艺融入现代生活
·[庞涛]阿拉善地毯传统技艺的调查与研究·实施抢救性记录应遵循的原则
·独守匠心的加拿大独木舟工匠·非遗与人文图典:景德镇工匠
·拓展研培计划 助力地方发展·传承传统文化,国务院做了这些事
·[朱以青]传统技艺的生产保护与生活传承·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大讲坛第一讲:何为民艺
·德国汉学家薛凤:《天工开物》让我与中国科技史结缘·[德]薛凤:《工开万物:17世纪中国的知识与技术》
·做好技艺传承延续中华文脉·[朱以青]传统技艺的生产保护与生活传承
·[梅联华]传统手工技艺文化空间的依托·靰鞡草记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