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教科文:“世界记忆工程”与《世界记忆名录》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侨批档案和元代西藏官方档案入选《世界记忆名录》

TOP

“世界记忆名录”:文献遗产的刻度

TOP

辛格:世界记忆工程20年回顾与展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代表辛格答本报记者问

文章作者:本报记者 杨太阳 来源:《中国档案报》


辛格近照(Mr. Abhimanyu Singh)

  个人简历:2001年至2006年期间,辛格先生在联合国教科文总部负责“全民教育”运动的全球协调与监测;2006年至2008年,辛格先生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尼日利亚代表处代表;2008年10月至今,辛格先生被任命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代表,全面负责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的所有工作;辛格先生在初等教育和教育发展方面均有著作。

  199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通过了开展世界记忆工程项目的议题,该项目旨在推动全球范围内的文献遗产的普及、保护和利用工作。中国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成员国,一直以来,广泛参与世界记忆工程的相关工作,并积极申报世界记忆名录,为推动这项工作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今年是世界记忆工程发起20周年。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代表辛格先生。

  记者:请您简要介绍一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的工作目标及情况?

  辛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成立于1945年,其使命是通过教育、科学和文化在各国构建和平,并为正义、法治、人权和联合国宪章所确认的基本自由而奋斗。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是一个多国综合办事处,业务覆盖国家包括朝鲜、日本、蒙古、中国和韩国,约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这5个东亚国家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文化上都密不可分。驻华代表处的主管业务涵盖了教科文组织的5个业务领域:教育、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及人文科学、文化和信息与传播。作为联合国系统的正式成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与联合国的其他机构均保持着强有力的伙伴关系。

  记者:199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了世界记忆工程(Memory of the World,MoW)。1995年中国世界记忆工程委员会成立,中国国家档案局作为其成员单位,在此框架下成立了“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工程”领导小组和国家咨询委员会,主要负责《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的评选和出版工作。目前已有3批113件(组)中国档案文献入选该名录。但非常遗憾的是,中国作为历史底蕴深厚的文明古国,仅有7项文献遗产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因此,中国与世界各国的档案文献交流还有待进一步加强,在这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辛格:世界记忆工程项目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于1992年发起的,今年是这个项目的20周年纪念。发起该项目最初的动因是,世界范围内的各种文献遗产的生存状态越来越引起世人关注,以及对其保护、保管并加以利用的迫切性所致。

  世界记忆工程项目的愿景为:世界的文献遗产是属于全人类的,应得到充分的保管、保护。在尊重其特有的文化习俗和实用性的基础上,应可被永久地无障碍访问。世界记忆工程项目的使命为:通过最恰当的技术手段对世界的文献遗产进行保护,促进文献遗产的普及以及在全球提高人们对文献遗产的重要性和保管必要性的认识。

  截至目前,共有来自98个不同国家的245件文献遗产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其中包括中国的7件。同时,中国还有8件文献遗产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毋庸置疑,中国悠久、深厚的历史也可从档案文献的角度得到体现,中国拥有数量庞大的文献遗产,将来可对世界记忆工程项目作出更大贡献。

  中国积极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并广泛参与了世界记忆工程的相关工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中国为推动这项工作的发展所作的努力深表感谢。随着中国“十二五”规划中有关文化发展战略的提出,中国在世界记忆工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将越发重要。我们鼓励世界记忆工程中国委员会针对文献遗产保护措施等方面择机开展跨国和跨洲合作,从而使现有的专业保护知识得到最大限度的应用。举例来说,在“南南合作”框架中,中国可以考虑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文献遗产维护方面的技术支持。尤其是对于非洲许多国家来说,他们目前都急需这方面的帮助。

  记者:今年是世界记忆工程创立20周年,请根据您的个人经历谈谈这20年来该项目取得的成绩,同时请您就今后如何推进该工程的开展,提高人们对文化遗产重要性的认识,从而达到对世界性文化遗产进行保护的目的?

  辛格:世界记忆工程自创立之初,就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员国不断的关注与支持。随着档案和图书专业群体对该领域的不断涉足,该项目也赢得了公众的广泛知名度,可以说,这是该工程近些年来取得的首要成绩。

  另外,2005年设立的教科文组织/Jikji世界记忆奖也是世界记忆工程开展过程中的一项突破。该奖项由韩国赞助,每两年颁发给在文献遗产保护和普及方面作出突出贡献的个人或研究机构,奖金为3万美金。

  此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还把每年的10月27日定为“世界视听遗产日”。这为提高公众对保护视听遗产行动紧迫性的认识,并承认视听文件作为国家身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契机。世界记忆工程在技术支持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包括为专业存档开发了免费、开放的软件,以及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门户网站上提供了大量可供无偿下载的技术出版物和手册等等。

  在今年世界记忆工程发起20周年之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于9月26日-28日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召开题为“数字时代的世界记忆——数字化和保护”的国际会议。届时,将探讨影响数字文献遗产保护的主要问题、制定改善数字资产保护的策略、提出特别适用于发展中国家的数字文献方面的实施措施。

  记者:四年一度的国际档案大会即将在今年8月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召开,届时将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档案工作者参加此次盛会,本报也将出版英文专刊配合宣传报道。您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东亚地区的负责人,请您谈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世界各国档案部门交流与合作的重要意义?

  辛格:无论是对于公众还是专业团体,在其任何一项旨在提升信息获取的战略中,档案都是至关重要的因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自创立之初,就致力于加强这方面的服务。

  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尤其是在网络技术突飞猛进的背景下,传统的信息服务正置身于一个全新的环境中,这种服务角色的转变值得深思。网络化和数字化环境中合作发展的潜力,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信息和知识的捕获、存储及传播过程。诚然,数字化和网络化也为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开辟了崭新的道路。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致力于为不同文明、文化和民族之间开展对话创造条件,并在其中推广普及信息。正是通过这种对话,世界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全球愿景,包括尊重人权、相互尊重、性别平等和减轻贫困,所有这一切都是教科文组织的核心使命和活动,而世界记忆工程的发起也正是实现这一切的有效举措。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2年4月13日 总第2292期 第一版

TOP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直指”世界记忆奖

  教科文组织邀请教科文组织/直指世界记忆奖第五届奖项提名。这一邀请被扩展到所有会员国、与他们国家委员会协商,以及与教科文组织保持正式关系的国际非政府组织(NGO)和在文献遗产的保存和维护领域工作的机构。

  提名项目及评审团的指引中提供的信息,每个提名必须在以下方面有强调:

  候选文献遗产的保存和利用通过试点和发展、创新、领导、出版物等活动作出贡献的影响

  候选文献遗产必须克服在该地区的保存和访问中任何不寻常困难的工作。

  该奖项的设立是为了纪念《白云和尙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Buljo jikji simche yojeol) - 被世界记忆名录记录为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属活字本 ,并有助于保存和利用文献遗产为人类共同遗产。它的由韩国政府与清州市市政委员会每两年通过安排奖励已取得显著贡献的保存和可访问性文献遗产个人或机构30,000美元的奖金资助。

  教科文组织/直指世界记忆奖 - 提名表

  教科文组织_直指世界记忆奖: 提名人的准则和评判

  关于教科文组织/直指世界记忆奖

  In April 2004 UNESCO’s Executive Board approved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UNESCO/Jikji Memory of the World Prize as a means of promoting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Programme and commemorating the inscription of the Jikji, or the "Buljo jikji simche yojeol”, the oldest existing book made through movable metal print.

  The Prize consists of a biennial award of US$ 30,000 to individuals or institutions that have made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the preservation and accessibility of documentary heritage. The award itself and the operating costs of the Prize as well as all costs related to the award ceremony are funded by the Republic of Korea. The Prize is open to the governments of Member States and international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NGOs) maintaining formal relations with UNESCO. Nominations should be submitted to the Director-General.

TOP

【链接】直指心体要节(百度百科)

  目录

  简介
  作者
  经书内容
  金属活字本的印制
  流落法国
  重现于世
  拥有权争议


  简介

  《直指心体要节》(朝:직지심체요절),简称《直指》(직지)是一部高丽佛经,全名是《白云和尚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백운화상초록불조직지심체요절),1377年在今韩国清州用金属活字印刷技术印制。

  这部佛经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属活字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01年9月确认了《直指》是现存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属活字本,并且把它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直指》是在1377年(高丽禑王3年)在兴德寺(Heungdeok)印制,比德国的约翰内斯·谷登堡在1452年至1455年间所印制的《四十二行圣经》早了78年。这部经书分上下两卷;上卷已经遗失,下卷则被保存在法国位于巴黎的法国国家图书馆的东方文献室(Manuscrits Orientaux)。


  作者

  《直指心体要节》的作者是白云和尚(法号景闲),1298年(高丽忠烈王16年)出生,1374年(高丽恭愍王23年)逝世于骊州鹫严寺(Chwiamsa);曾任海州安国寺(Anguk)与神光寺(Shingwang)主持。1372年,《直指心体要节》由他在成佛山(Seongbulsan)完成。

  经书内容

       《直指》扼要地收录了朝鲜历代高僧流传给世人的佛道。白云和尚撰写《直指》的目的是要帮助引导朝鲜佛教修行者,学习好这个王氏高丽王朝(918年-1392年)的国教。

  《直指》传授的是朝鲜禅宗的精髓。朝鲜半岛禅宗文化是从中国禅宗演变,之后再与中国禅宗一同传到日本再演变成日本的禅宗。

  《直指》分上下两卷。在兴德寺用金属活字印刷技术印制的《直指》遗失了上卷,只留有下卷,而且下卷的第一页(第38章中的第一回)也已经遗失。这个残缺的《直指》金属活字本现在被收藏在法国国家图书馆的东方文献室。《直指》除了有一个金属活字本,还有一个雕版印刷本。在鹫严寺用雕版印刷技术印制的《直指》还保存著完整的上下两卷。这个《直指》雕版印刷本现在被收藏在韩国国立中央图书馆、佛甲寺和韩国精神文化研究院藏书阁。[1]

  金属活字本的印制

  《直指》金属活字本的最后一页纪录了它的印刷详情,它是高丽禑王三年(1377年7月)在淸州兴德寺用金属活字印制而成。《直指》原本有上下两卷共307章,但金属活字版的上卷已经不存在于世。

  资料显示,《直指》金属活字本是白云的两名弟子释璨和达湛在女尼妙德的资助下在1377年印制的。

  现在仅存的金属活字本体型为24.6厘米 x 17.0厘米。

  流落法国

  
  现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的直指心体要节

  在李氏朝鲜王朝末期,一个法国外交使节把《直指》金属活字本的下卷从朝鲜半岛带回法国。从此这本书就留在法国,现在就被保存在位于巴黎的法国国家图书馆。

  重现于世

  《直指》金属活字本因为在1901年被收录在法国汉学家兼朝鲜学者古恒(Maurice Courant)所编撰的韩国书志的附录中,而被世人所知。1972年法国国家图书馆在自己主办的巴黎国际图书年博览会上展出《直指》金属活字本,这才让这本书受到国际瞩目。

  《直指》金属活字本后记中记录它于1377年7月在清州牧外的兴德寺制成,清州大学在1985年发掘兴德寺遗址时确实它在清州市Uncheondong的兴德寺印刷而成。

  兴德寺在1992年3月被重建。清州古印刷博物馆在1992年开馆,并从2000年起以《直指》为主题。

  法国国家图书馆的东方文献室所收藏的《直指》只有下卷,没有上卷。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01年9月4日正式把《直指》纳入世界记忆项目。在2004年创立的“直指世界记忆奖”是为了纪念《直指》金属活字本的诞生。

  拥有权争议

  《直指》金属活字本的拥有权仍然有争议。法国国家图书馆认为《直指》应该留在法国,而韩国坚持《直指》属于韩国。法国国家图书馆的立场是,《直指》是全球人类一个重要的世界遗产,它是属于全世界的历史文物,并不只属于任何单一国家。他们也声称凭着法国国家图书馆所拥有的资源与信誉,《直指》如果留在法国将能更好地被保存与展示。另一方面,韩国声称《直指》应由发源的国家拥有,而它对韩国民族深远的历史意义使韩国态度强硬。目前《直指》留在法国,数个韩国团体企图改变现状。

  参考资料

  1. 《朝鲜半岛汉文典籍摘要》


    来源:百度百科

TOP

一些入选项目:

TOP

南京大屠杀档案成“世界记忆”

2015年10月12日15:04 新安晚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9日宣布,世界记忆工程国际咨询委员会第12次会议评审决定,由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等7家单位申报的11组《南京大屠杀档案》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

  《南京大屠杀档案》共分三部分

  2014年,中国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秘书处递交了《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申请。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上发布的简要介绍,《南京大屠杀档案》由三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关于大屠杀事件(1937年至1938年);第二部分关于中华民国政府军事法庭在战后调查和审判战犯的文件(1945年至1947年);第三部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机构的文件(1952年至1956年)。

  由于日军故意隐瞒真相、销毁档案,再加上战火动荡导致不少资料损毁,《南京大屠杀档案》的搜集整理相当不易。这份档案既有卷宗、信件、日记等文字记录,也包含美国、德国、丹麦等国的教师、传教士、记者等人拍摄的纪录片和照片。

  如今,南京大屠杀档案由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辽宁省档案馆、吉林省档案馆、上海市档案馆、南京市档案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7家单位保存,其中珍贵原件有条件向公众开放,数字化资料和复制本则完全公开。

  南京市民冒死保存下16张照片

  部分资料是南京大屠杀发生期间所记录,例如一名日本军官自拍屠杀平民及调戏、强奸妇女的照片,后来被南京市民罗瑾冒死保存下16张照片。其余档案包括美国牧师约翰·马吉所摄纪录片、身处国际安全区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舍监程瑞芳日记以及其他多国人士日记、南京军事法庭证词及判决书等。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在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血腥屠杀30多万手无寸铁的平民与放下武器的士兵,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在国际史学界,南京大屠杀与奥斯维辛集中营、广岛长崎核爆并称为二战史上三大惨案。“这是公正的结论,有利于更好保护南京大屠杀历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表示,11组南京大屠杀档案,全部为记录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第一手史料,具有毋庸置疑的权威性、真实性和唯一性,对于研究当年历史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

  世界记忆工程又称世界记忆遗产或世界档案遗产,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92年启动的一个文献保护项目。其目的是对世界范围内正在逐渐老化、损毁、消失的文献记录,通过国际合作与使用最佳技术手段进行抢救,从而使人类的记忆更加完整。在历年来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346份文献和文献集合中,来自中国的已达10份。

  中方将敦促日方停止说三道四

  参与这一项目申报过程的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秘书处秘书长杜越评价说,无论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参与评审的专家,还是中国,都承受了来自日本的压力。日本方面为阻挠列入绞尽脑汁,他们在不同场合阻止南京大屠杀档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在项目申报期间,日本还组织了千人大签名,反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中方也采取了针对性措施。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0日表示,中方对教科文组织将《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决定表示欢迎。“南京大屠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严重罪行,是国际社会公认的历史事实。中方申报材料完全符合世界记忆名录的评审标准、特别是真实性和完整性的标准,申报程序符合教科文组织有关规定,应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记忆。”华春莹说。

  对于有报道称,日本外务省10日发布“新闻官谈话”质疑中方申报材料的完整性和真实性,指责教科文组织未能保持中立和公平,将要求教科文组织进行制度改革,不再被“政治利用”,华春莹表示,事实不容否认,历史不容篡改。

  她表示,中方敦促日方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正视和深刻反省侵略历史,切实纠正错误,立即停止对中方申报说三道四和对教科文组织正常工作的干扰和无理纠缠,以实际行动取信于国际社会。

  □相关

  日军强征“慰安妇”档案落选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9日发布的消息,中国申报的《南京大屠杀档案》被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日军强征“慰安妇”档案遗憾落选。

  我国申报给联合国世界记忆工程的《“慰安妇”——日军性奴隶档案》主要包括了1931年至1949年在华“慰安妇”的档案,记录了“慰安妇”的痛苦遭遇。该档案共分五大类29组,除了苏智良教授提交的24张照片外,其余档案分别来自黑龙江、吉林、辽宁、南京、上海等地以及中央档案馆。

  “申遗不成功,不代表对‘慰安妇’问题的关注就此终结。”作为中国申报“慰安妇”档案中唯一提供了大量史料的个人,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说。

  苏智良说,此次《世界记忆名录》的申报是一个契机,将“慰安妇”的历史文献永久留存,让全世界牢记侵华日军暴行。“好在申遗的一年多时间来,‘慰安妇’问题和南京大屠杀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儒教典籍雕板被韩成功申遗

  除中国申报的《南京大屠杀档案》被收入外,韩国申报的《儒教雕版印刷木刻板》也成了“世界记忆”。

  韩国这次申报的《儒教雕版印刷木刻板》,主要是朝鲜李氏王朝(1392-1910)时期一系列儒家学说相关作品的雕版印刷用木刻板。这批木刻板属于718部书籍和文献,总计64226块,全部为手工雕刻。

  在这些文献典籍中,时间最早的是1460年出版的汉语韵书《排字礼部韵略》。

  这些古籍中不仅包括朝鲜李氏王朝时期儒学家的著作,例如李朝时期朱子学大师李退溪的朱熹理学选集《朱子书节要》(1743)、《圣学十图》(1681)等,也包括不少原汁原味的中国儒教经典,例如朱熹和吕祖谦合著的《近思录》(1794)。

  □链接

  11组档案有哪些

  ●身处国际安全区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舍监程瑞芳日记●美国牧师约翰·马吉拍摄的有关南京大屠杀实景的原始胶片●南京市民罗瑾冒死保存下来16张侵华日军自拍的屠杀平民及调戏、强奸妇女的照片●中国人吴旋向南京临时参议会呈送的日军暴行照片●南京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谷寿夫判决书的正本●美国人贝德士在南京军事法庭上的证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陆李秀英证词●南京市临时参议会南京大屠杀案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调查表●南京军事法庭调查罪证●南京大屠杀案市民呈文●外国人日记:占领南京“——目击人记述”

  此前9份入选文献

  ●1997/中国传统音乐录音档案(中国艺术研究院图书馆)●1999/清朝内阁秘本档(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2003/纳西东巴古籍文献(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东巴文化研究所)●2005/清代大金榜(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2007/样式雷”建筑图“档(中国国家图书馆等)●2010/《本草纲目》(1593年金陵版)●2010/《黄帝内经》(1339年胡氏古林书堂印刷出版)●2013/侨批档案——海外华侨银信(广东省档案局与福建省档案局)●2013/中国元代西藏官方档案(西藏自治区档案馆)

  民众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陈列的《战犯谷寿夫判决书正本》复制件。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9份文献遗产入选《世界记忆名录》

2015-03-27 08:44:40 来源:苏州日报

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工作坊在苏举行



苏报讯(记者 顾志敏)3月24日至26日,由国家档案局主办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工作坊”在苏州举行。37位世界记忆名录专家和中国、印度、所罗门群岛等国代表交流了文献遗产保护的工作经验,并对如何申报世界和亚太地区名录进行案例分析。国家档案局局长杨冬权,市委副书记、市长周乃翔出席。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项目负责人伊斯卡拉·潘诺娃斯基介绍,“世界记忆工程”项目于1992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旨在唤起人们对世界范围内濒危、散失或正在遭受厄运的文献遗产的关注。该项目通过建立《世界记忆名录》、授予标识等方式,宣传保护珍贵文献遗产的重要性;鼓励通过国际合作和使用最佳技术手段等,对珍贵文献遗产开展有效保护和抢救,进而促进人类文献遗产的广泛利用。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委员会成立于1998年,服务于亚太地区的43个国家。

我国拥有丰富的记录历史发展的档案文献。据统计,目前各级各类档案馆的馆藏达3.6亿卷之巨,其中国家重点档案约2200万卷。为推动世界记忆工程的开展,更好地保存珍贵档案文献,宣传我国灿烂的文化,我国于1995年成立了“世界记忆工程中国国家委员会”,并建立了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评选机制。目前,已有113件(组)档案文献入选《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本草纲目》《黄帝内经》、“元代西藏官方档案”等6份文献遗产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另有9份文献遗产入选《世界记忆名录》。

TOP

世界记忆工程:中国项目(1997-2015)



  中国传统音乐录音档案(1997年入选)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收藏的中国50多个民族的传统音乐与民间音乐录音档案,长达7000小时。其中包括家喻户晓的民间艺人阿炳创作的传世名曲。


  清代内阁秘本档:有关十七世纪在华西洋传教士活动的档案(1999年入选)

  该文献形成于17世纪中叶,共24件,保存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这部分档案系统完整地反映了西洋传教士在华活动的情况。其核心内容是"汤若望案"历史上称"历法之争"。


  东巴古籍文献(2003年入选)

  《东巴经》是纳西族的东巴教祭司使用的宗教典籍,世代传承下来的尚存2万余卷。分别收藏于我国的丽江、昆明、北京、南京、台湾,以及美国、德国、西班牙等十多个国家。《东巴经》的内容涉及历史、哲学、社会、宗教、语言文字,以及音乐、美术、舞蹈等许多传统学科,被国内外学术界誉为“古代纳西族的百科全书”。《东巴经》由东巴文字写成。东巴文字有2000多个字符,其源甚古,被称为“唯一活着的象形文字”。


  清代科举大金榜(2005入选)

  作为中国古代封建科举制度的标志性文献档案,这些“清朝金榜”均为清代士子通过科举考试殿试的名单。中国的科举制度始于隋朝隋炀帝大业元年(公元605年)终于清光绪31年(公元1905年),经历了1300年的历史。清代科举考试每三年一次,遇重大吉庆,加开恩科。清代的科考分童试、乡试、会试和殿试四个等级,殿试是科考的最高规格,它是由皇帝亲自出题对通过了童试、乡试、会试的贡士们进行考试。殿试的成绩榜就是“金榜”。“金榜”是黄纸墨字,书满汉两种文字,以皇帝诏令的形式下达。“金榜”分大、小两种,大金榜加盖“皇帝之宝”用于张挂,长度一般在15至20米之间,宽为0.8至0.9米之间。小金榜不用印,供皇帝御览和举行典礼时宣布名次使用。“金榜”又有文科、武科之分,在清代,文科大金榜张挂于天安门外长安横街的长安左门,武科大金榜张挂于天安门外长安横街的长安右门,三天后收回内阁保存。清朝金榜现存有200多份,涵盖了从康熙6年到光绪29年230多年间科举考试的殿试成绩榜。


  “样式雷”建筑图档(2007入选)

  “样式雷”为中国清代宫廷建筑匠师家族。始祖雷发达(1619~1693),原籍江西。清初,雷发达应募到北京供役内廷,康熙初年参与修建宫殿,被“敕封”负责内廷营造工程。直至清代末年,雷氏家族有六代后人都在朝廷样式房任掌案职务,历时200余年,负责过北京故宫、北海、圆明园、颐和园、静宜园、承德避暑山庄、清东陵和西陵等重要工程设计的图样绘制、烫样制作,同行中称这个家族为“样式雷”。雷氏家族设计制作的建筑烫样独树一帜,是了解清代建筑和设计程序的重要资料。留存于世的部分烫样保管于北京故宫。


  《本草纲目》(2010年入选)

  《本草纲目》1593年金陵版,是迄今中外一切版本的祖本。是由中国明代李时珍(1518-1593)编著的一部药物学专著,内容涉及医学、植物学、动物学、矿物学、化学等诸多领域。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称该书为“中国古代的百科全书”。18世纪到20世纪期间,《本草纲目》被全译或节译成英、法、德、俄、韩等20多种语言文字,再版100余次,在世界广泛流传,成为西方许多领域学者的研究对象。


  《黄帝内经》(2010年入选)

  《黄帝内经》版本是公元1339年由胡氏古林书堂印刷出版,为当今世界上保存最早、最完好的版本。《黄帝内经》是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奠基性著作,成书于距今2200多年前的中国战国时期。该书系统总结了公元前2世纪以前中国古代传统医学的实践经验,揭示出中医学的生命观、思维方式和认知方法。《黄帝内经》所构建的理论体系和医疗模式至今仍然被传统医药学运用和西方医学借鉴,是世界医学和人类文明发展的最好见证。


  侨批档案-海外华侨银信(2013年入选)

  “侨批”通俗的叫法是“番批”,也叫“汇款与家书同襟”。“批”在闽南语和广东话中是“信”的意思,海外华侨寄回家乡的信或款被称为侨批。侨批是海外侨胞通过民间渠道及后来金融邮政机构寄回国内、连带家书或简单附言的汇款凭证,主要发生地以广东潮汕、福建闽南地区居多。100多年前,大量国人前往东南亚谋生,当时通信相对闭塞,华侨们只能靠侨批传音信、寄钱回家。侨批是维系海外侨胞和国内侨眷的纽带,也是侨乡发展的重要原动力。“侨批档案”包括“福建侨批”和“广东侨批”两部分。目前,福建和广东保存的侨批档案及相关文献达16万件之多,来自广东三大侨乡的达到16万件,包括潮汕侨批10万余件、五邑侨批4万余件、梅州侨批1万多,福建侨批数量仅万余件,但保存时间跨度长,独具闽南特色,是“侨批档案”的主要组成部分。有一种说法是,侨批档案,广东看数量,福建看精品。侨批具有真实性、唯一性、不可替代性、罕见性和完整性等特点,作为珍贵的民间文书,有别于一般书信,它涵盖侨乡与世界各地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信息,融汇中外商贸往来、邮传、驿递、金融、汇兑等方面的历史记录,是未经后来人刻意雕琢的史信,被盛赞为中国“20世纪的敦煌文书”。


  元代西藏官方档案(2013年入选)

  “元代西藏官方档案”共有22份珍贵的元代历史档案。这些珍贵的元代档案文献大致年代为1304年至1367年。其中有4份文档是用八思巴文书写的元代皇帝给西藏地方寺院、官员等的圣旨,是元代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之间来往的重要文书档案之一。由于八思巴文是曾在元代辉煌并流行近百年之后逐渐从人们的视觉和意识中消失的文字,到目前,纸质版八思巴文档存世极为稀少,西藏自治区档案馆保存至今的这4份纸质八思巴文档案对元代时期与西藏地方政府关系等方面的研究工作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依据作用。其他18份藏文铁券文书形成年代大致为公元1304年始到公元1367年止,其内容多为当时地方政权所有者为其管辖的官员、寺庙下发的文书,包括萨迦法王的法旨,帕竹王的一部分文书。这些档案文书保存完好、发掘并向世人展示它的历史文化价值,将对元代西藏地方政权变化、经济发展水平等方面提供极高的研究价值。这22份珍贵的西藏历史档案是西藏自治区档案馆馆藏档案的极少部分,是从整理出的近一百万件档案中挑选出来的年代较久远、价值较高的西藏历史档案。


  南京大屠杀档案(2015年入选)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在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血腥屠杀30多万手无寸铁的平民与放下武器的士兵,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在国际史学界,南京大屠杀与奥斯维辛集中营、广岛长崎核爆并称为二战史上三大惨案。这是公正的结论,有利于更好保护南京大屠杀历史。”11组南京大屠杀档案,全部为记录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第一手史料,具有毋庸置疑的权威性、真实性和唯一性,对于研究当年历史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2014年3月,国家档案局以世界记忆工程中国国家委员会的名义,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秘书处递交了《南京大屠杀档案》提名表。档案具体由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辽宁省档案馆、吉林省档案馆和上海市档案馆、南京市档案馆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联合申报。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9日发布的消息,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国际咨询委员会第12次会议决定,将中国申报的《南京大屠杀档案》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


      转自百度百科

TOP

世界记忆项目:背景

Programme Background
http://www.unesco.org/new/en/communication-and-information/memory-of-the-world/about-the-programme/

UNESCO established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Programme in 1992. Impetus came originally from a growing awareness of the parlous state of preservation of, and access to, documentary heritage in various parts of the world.War and social upheaval, as well as severe lack of resources, have worsened problems which have existed for centuries. Significant collections worldwide have suffered a variety of fates. Looting and dispersal, illegal trading, destruction, inadequate housing and funding have all played a part. Much as vanished forever; much is endangered. Happily, missing documentary heritage is sometimes rediscovered.

An International Advisory Committee (IAC) first met in Pultusk, Poland, in 1993. It produced an action plan which affirmed UNESCO's role as coordinator and catalyst to sensitize government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and foundations, and foster partnership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projects. Technical and Marketing Sub-Committees were established. The preparation of General Guidelines for the Programme was initiated through a contract with IFLA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together with the compilation, by IFLA and ICA (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Archives), of lists of irreparably damaged library collections and archive holdings. Through its National Commissions, UNESCO prepared a list of endangered library and archive holdings and a world list of national cinematic heritage.

Meanwhile, a range of pilot projects employing contemporary technology to reproduce original documentary heritage on other media was commenced. (These included, for example, a CD-ROM of the 13th Century Radzivill Chronicle, tracing the origins of the peoples of Europe, and Memoria de Iberoamerica, a joint newspaper microfilming project involving seven Latin American countries). These projects enhanced access to this documentary heritage and contributed to its preservation.

IAC meetings have since been held every two years. Several National Memory of the World National Committees have been established around the world.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 in some ways the most publicly visible aspect of the Programme - was founded on the 1995 General Guidelines and has grown through accessions approved by successive IAC meetings.

已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项目完整清单(截至2015年)
Full list of documentary heritage inscribed to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http://www.unesco.org/new/en/communication-and-information/memory-of-the-world/register/full-list-of-registered-heritage/registered-heritage-page-1/

相关信息:



如需更多信息,可登录世界记忆项目网站查询:
http://www.unesco.org/new/en/com ... the-world/homepage/

TOP

2016-2017(国际项目)提名进程

Nomination process for the 2016/2017 cycle of the Memory of the Word International Register

In line with the nominations process of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Programme (MoW), the UNESCO Secretariat has been receiving proposals for the 2016/2017 nomination cycle for possible inscription on the MoW International Register.

To this date,130 proposals have been received by the secretariat of the MoW Programme by the deadline of 31 May, 2016.

In the context of the 38th session of the General Conference in November 2015, Member States have been calling for the strengthening of the MoW Programme - which was created in 1992 -  in light of new circumstances, notably to reaffirm its role as a tool for dialogue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countries and to inform future generations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preserving digital heritage.

In this respect, the 2016/2017 cycle is occurring at the same time as the review of the MoW programme, undertaken by the International Advisory Committee, which was welcomed by UNESCO Member States in a decision at the 199th session of the UNESCO Executive Board in Spring 2016.

In line with Member States’ calls, the current review is designed to strengthen the transparency of processes of the MoW Programme and its alignment with UNESCO’s overall mission to advance dialogue, mutual respect and understanding between countries and societies.

“As per the MoW General Guidelines to Safeguard Documentary Heritage, the secretariat has recorded each nomination, confirmed receipt to the nominator and is presently verifying contents and accompanying documentation,” said Frank La Rue, UNESCO Assistant Director-General for Communication and Information. “The secretariat is in discussion regarding a number of proposals, in terms of required documentation and compliance. At the same time, the process of transmitting complete nominations has started to the Register Sub-committee for assessment and recommendation,” continued Frank La Rue. “As such, the posting online of nominations for the 2016/2017 cycle will be effective once all the necessary steps have been completed.”

The submission of a nomination is the beginning of a detailed process, in which complete nominations will be reviewed according to set criteria by the Register Sub-committee and the International Advisory Committee, for decision on possible inscription.

Throughout the process, the UNESCO Director-General has been clear on the importance of bolstering the MoW Programme as the basis for greater solidarity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all countries. This draws also on the preamble to the Recommendation concerning the Preservation of and Access to Documentary Heritage, including in Digital Form, that was agreed by Member States at the 2015 UNESCO General Conference, underlining the importance of documentary heritage “to promote the sharing of knowledge for greater understanding and dialogue, in order to promote peace and respect for freedom,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dignity.”

“Today, more than ever, there is an urgent need for dialogue, respect and understanding – to preserve, promote and share humanity’s documentary heritage as a foundation for strengthening humanity as a single community, sharing a past and a future,” said Irina Bokova. “This is what UNESCO stands for.”

FRANK LA RUE

UNESCO

Assistant Director-General for Communication and Information

来源:
http://www.unesco.org/new/en/com ... inations-2016-2017/

TOP

中国项目:浏览网址链接

ChinaAncient Naxi Dongba Literature Manuscripts
Documentary heritage submitted by China and recommended for inclusion in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in 2003.

>> More information



Ben Cao Gang Mu (《本草纲目》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Documentary heritage submitted by China and recommended for inclusion in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in 2011.
>> More information



Documents of Nanjing Massacre
Documentary heritage submitted by China and recommended for inclusion in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in 2015.
>>More information



Golden Lists of the Qing Dynasty Imperial Examination
Documentary heritage submitted by China and recommended for inclusion in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in 2005.
>> More information



Huang Di Nei Jing 《黄帝内经》 (Yellow Emperor’s Inner Canon)
Documentary heritage submitted by China and recommended for inclusion in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in 2011.
>> More information



Official Records of Tibet from the Yuan Dynasty China, 1304-1367
Documentary heritage submitted by China and recommended for inclusion in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in 2013.
>> More information



Qiaopi and Yinxin Correspondence and Remittance Documents from Overseas Chinese
Documentary heritage submitted by China and recommended for inclusion in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in 2013.
>> More information



Qing Dynasty Yangshi Lei Archives
Documentary heritage submitted by China and recommended for inclusion in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in 2007.
>> More information



Records of the Qing's Grand Secretariat - 'Infiltration of Western Culture in China'
Documentary heritage submitted by China and recommended for inclusion in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in 1999.
>> More information



Traditional Music Sound Archives
Documentary heritage submitted by China and recommended for inclusion in the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 in 1997.
>> More information

TOP

亚太地区世界记忆名录项目清单及访问链接

International Register
Successful nominations from Asia Pacific to the International UNESCO MOW Programme are listed in the International MOW Register.
International MOW RegisterDocumentary heritage in Asia/Pacific region listed on the International Register includes:
AustraliaCambodiaChinaFijiIndiaIndonesiaIslamic Republic of IranJapanKazakhstanRepublic of KoreaMalaysiaMongoliaMyanmarNepalNew ZealandPakistanPhilippinesSri LankaTajikistanThailandTimor-LesteUzbekistanVanuatuVietnam

TOP